木兰志 第四十二章 一个条件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四十二章 一个条件

第四十二章 一个条件

  注意到李江怀与那女子之间的互动,花厥忍着恶心脱口而出,“不知李伯伯需要小侄做些什么?”

  “你把瑶瑶交出来。”李江怀的视线从女子的身上移开,落在花厥身上。

  花厥怀疑自己听错了,迟疑道:“小侄没有听清伯父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李江怀吃吃笑了起来,肚子上的肉随着他笑的动作轻轻地抖动。

  花厥惊在原地,他怎么下得去手。

  李江怀斜了他一眼,随手从床上捡了件袍子罩在身上,他系着袍带懒洋洋道:“不用遮掩了,真相我都知道了。”

  “小侄听不懂伯父的意思。”花厥的脸色白了几分。

  “你是不是在想,树生死了,你找个替死鬼送来就算了事。”李江怀冷哼一声,“就算是找替死鬼你也应该弄得高明一些,你以他的家人性命相威胁,却忘了我的专长是什么,一颗药下去,审问点真相轻而易举。”

  说话间李树生已经走到花厥面前,怨毒的目光狠狠钉在花厥身上,“说!她究竟是怎样害的我儿?!”

  “伯父息怒,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瑶瑶与树生自小一起长大,她怎么可能害树生?”花厥迎着李江怀的目光朗声回答。

  李江怀就是个变态,若是承认了,等待着他们兄妹俩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他现在还有求于李江怀,不能与他撕破脸。

  “误会?”李江怀冷笑,“要是误会你何必费心遮掩?

  “就算不是她杀的我儿,此事必定脱不了干系。

  “我儿死了,她难道不该下去陪着我儿吗?”

  疯子!花厥心中大喊。

  天帮里这些后辈之中,花菲瑶是除了李树生外李江怀最愿意亲近的人。如今他仅是怀疑花菲瑶与李树生的死有关就对花菲瑶起了杀心,变态的想法果然不能按常理揣度。

  但花菲瑶是他的亲妹妹,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样死去。

  片刻间,花厥已经想好了执行哪个计划。

  花厥倏地跪在地上,对着李江怀猛地磕起头来。

  李江怀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花厥也不过如此,一诈就给诈出了原形。

  “伯父不能杀瑶瑶。”花厥伏在地上身道。

  李江怀牙呲目裂,恨声连连,“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瑶瑶有了树生的孩子。”

  “什么?”

  轻飘飘一句话,在李江怀心中激起千层浪。

  “树生之死确实与瑶瑶有关,那是因为……”花厥重重叹息了一声,“因为树生侵犯了瑶瑶,瑶瑶羞愤难当,拿鞭子将他绑了起来后跑开了。

  “等她想起来派人找他算帐时,树生已经失踪了。许是因为树生在胡府里冒犯了太多女子,被她们的家人找到了机会报复,后来的事情我们知道的也和伯父您一样的了。

  “瑶瑶的确逃不了干系,但树生不是她杀的。”

  “树生有后了?”李江怀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一句上。

  老年丧子,香火断绝是何等凄凉。听闻李家有后,他不能不心动。花菲瑶就算是该死也要将孩子生下后再死。

  花厥点头。

  李江怀好女色,与人交合从不避忌,却从未让别的女子有过身孕,他推断李江怀早已没有生育能力。

  李家延绵子嗣的希望寄托在李树生身上。

  李树生遗传了李江怀的嗜好。

  他十三岁开荤,成功令几名女子怀上过,或许是李树生身体底子太弱,又或许是那些女子都是用惯了极乐丸,那些胎儿无一保住。

  若李江怀知道了花菲瑶有了李树生的孩子,命肯定是保住了。

  同时,只要拿捏住孩子,李江怀不可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这样一来,极乐丸及其它药的配制就不会有问题。

  李江怀示意黄衣女子将床上那些女子带了下去,他一脸严肃道,“带我去找瑶瑶。”

  花厥这人鬼得很,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虽不擅长妇科内症,但把个脉还是没有问题的。

  花厥没有起身,他一脸为难,“伯父去看孙子当然可以,可大夫说了瑶瑶现在胎象不稳受不得刺激。这个孩子来得屈辱,瑶瑶心中本就抵触,好不容易说服了她安心保胎,还请伯父等胎坐稳了再去。”

  李江怀没有作声。

  花菲瑶的性格他也清楚,也是说一不二的。且花菲瑶对齐天平的心思,天雷帮上下都知道,她气李树生也能理解。

  想到花菲怀中意齐天平,李江怀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你就敢确定她腹中的孩子一定是树生的?”谁知道她是不是与齐天平有了首尾。

  闻言花厥脸色有些不好看,“伯父休要羞辱人,若不是念在与树生情同手足的份上,我也不想让瑶瑶遭这一回罪。伯父若是不允,一碗药下去也留不下什么,瑶瑶未婚生女也不必遭受流言蜚语。至于您的怀疑,孩子生下便知。”

  花厥说得笃定,李江怀心中的疑虑打消不少。

  “她怀的是我李家的孩子,自然不会亏待她。”李江怀接话,“回头我去找一下老萧,商量安胎事宜。”

  天雷帮人数众多,当然有正经的大夫,但大夫老萧与李江怀的关系并不好。李江怀犹豫要不要低声下气一回,看花菲瑶到底怀了多久。

  花厥欠身:“伯父,替瑶瑶看病的并不是萧叔,是我临时从山下请来的。瑶瑶心中仍然有气,十分忌讳未婚先孕的事实,所以没敢在帮里散播开来。”

  花厥言语之间都在提醒花菲瑶看不上李树生,李江怀面色难看,淡淡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既是为树生生孩子,七七过后举行婚礼,定了名分住过来,谁敢嚼舌。”

  “不可。”花厥拒绝,“伯父这里常年要试药,瑶瑶住过来多有不便。松山院离这里也不远,等孩子生下后再住进来也不迟。”

  李江怀本想否定花厥的提议,但他儿子都已经死了,活着也就那点乐趣了。他虽看重花菲瑶腹中的孩子,但那块肉能不能顺利长成还尚未可知。

  “也好,听瑶瑶的,一切以她为重。”李江怀淡淡回答。

  “伯父放心,瑶瑶那边我会照顾好。小侄一直与瑶瑶相依为命,她的命就是我的命。

  “小侄一直觉得站得越高,看得越远,才越有能力保护想保护的人,还望伯父成全。”

  “你来安排。”

  mulanzhi/4391485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