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四十四章 夜中来客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四十四章 夜中来客

第四十四章 夜中来客

  第二日,花菲瑶的身边多了一位照顾她的女子。同时,她的屋外多了一名护卫。

  护卫身着灰衣,长着一张丢在人群中就认不出来的脸。但若是收拾打扮一下,会有人将他认作李树生。

  花菲瑶认命了,吞下了花厥送过来的能让人有怀孕脉象的药。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约定出货前一天。

  齐天平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穿上夜行衣在断黑后溜进了胡家。

  他轻车熟路,趁着夜色来到海棠院,无人。

  他摸黑到他与胡湘灵成亲后住的院子,无人。

  他想了想后去了正房,胡湘灵父母曾经住过的屋子。

  齐天平在黑暗中等了许久不见灯熄。

  “夜深了,少夫人歇息吧。”柳妈妈见胡湘灵在书桌的灯前出神,伸手收拾摊在她面前的帐本。

  齐天平趴在屋顶,支起了耳朵。

  夜风阵阵,寒入骨髓。

  “哦。”胡湘灵回神,她从座位中站起,带着一肚子疑惑走向床边。

  花菲瑶走了,她顺势将胡府重新掌管起来。胡府是她的家是没错,但花菲瑶经营了一年,她重新接管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阻力,总觉得一切太过顺利。

  还有,很久没有见到齐天平了,问老马也不说,不知道他去哪里。

  收拾妥当以后,胡湘灵掖了被子躺下。吹灯之后,柳妈妈去了外间。

  很快,柳妈妈均匀的呼吸声响起。

  想起过往种种,胡湘灵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暗下决心,等再见到他一定要冷静,要好好问问他。

  问他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问他相识以来有没有……罢了。

  大夫说她命不久矣,他会回来吗?

  走前还能见到他吗?

  黑暗中,胡湘灵用手指揩了揩眼角,她伸手拉过被子盖过头顶,而后又用手捏住鼻子。

  被子下面,她的嘴唇微微张开,这样就不会发出声音了,柳妈妈就不会察觉了。

  确认屋内没有动静之后,齐天平轻巧地从屋顶飞下。

  暗卫早就和齐天平对过暗号,他看了齐天平一眼后别过头。

  齐天平小心翼翼将窗户开了一扇后跳了进去,他拿出一个瓶子在柳妈妈鼻前晃了一下。

  柳妈妈睡得更沉。

  齐天平轻手轻脚来到胡湘灵床边,像之前很多个夜晚一样。

  他不知道明日结局会怎样,就是特别想来看她一眼。

  月色如水,齐天平心中苦涩,但看到床上后他轻笑起来。

  她还是那样怕冷,竟然将头缩到被子里去了,那时她总喜欢往他怀里蹭,口口声声称只是要取暖,然后两个人滚作一团。

  齐天平嘴角噙笑,静静立在床边。

  可惜看不到她的脸,有些遗憾。

  也不知道这半个多月,她有没有胖一点。

  齐天平往前一步,轻轻坐在床边,他伸手虚放在被子上面,手在被子上方上上下下却始终没有放下去。

  他担心将她惊醒,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最终讷讷收回了手。

  愿老天保佑,让他有机会再次与她夜话。

  屋外明月高悬,屋内一派寂静。

  那就先这样吧,齐天平起身转身。

  胡湘灵让自己平复了下来,捂得久了,被子里的空气显得沉闷,她伸手掀起被子。

  眼角的余光瞥见有人影,胡湘灵的精神瞬间高度紧张,她腾地坐起,“谁?”

  带着鼻音的女声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齐天平担心不明情况的她大声喊叫引起骚动,他回身疾步到床前,伸手捂住了胡湘灵的嘴。

  熟悉的气息盈入鼻间,胡湘灵的身体一僵,怎么是他?

  她暗咬嘴唇,痛感清晰。

  这竟然不是梦。

  不知怎的,鼻子突然发酸。

  大颗大颗的泪珠砸在齐天平的手背上,也砸在他的心上,他的心底一阵一阵地疼。

  胡湘灵胡乱揩着眼睛,她好恨自己。

  眼前这人和自己隔着杀父杀子之仇,她怎么就不能忍一忍,为什么要让这幅样子给他看。

  粗糙的指腹停在胡湘灵眼下,惹起更多的泪。

  毕竟他是想过生生世世生死相托的人,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她恼自己这般懦弱,质问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胡湘灵别过头看向床里。

  泪水无声,滴滴被锦被吸入。

  齐天平确定她已经认出自己了,他大步跨到床尾,从屏风上取下一件披风往她身上罩。

  她扭身不从。

  他将她按住,弯腰替她披上披风。

  她的身体再次僵住。

  那时他经常替她系披风,他笑她闹,岁月静好。

  如今两人没有对视,咫尺天涯。

  齐天平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发现她认出他后就一直没有出声,她是不想他被发现吗?

  意识到这个可能性,齐天平突然有些贪心。

  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他希望给她留下的不只是恨,万一这是最后一面呢?

  “湘灵……”齐天平在她耳边轻唤她的名字,声音化作了从前的呢喃。

  很久没有当着她的面这样叫她,齐天平自己也是一愣。

  但很快他又释然了,这是他的结发妻子,他生死认定的女人,多叫几声又何妨。

  “湘灵……湘灵……”

  鬼使神差,他一声接着一声,声声在她心头萦绕。

  她挣扎过也用眼神制止过,都怪这月色蛊惑人心,让人变得没有力气没有脾气。

  没有过多的言语,都不再去想明日的事。

  夜深夜凉,怀抱温暖。

  时光从月亮的影子中溜走,更夫的锣声飘入耳中。

  齐天平心有不舍,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我该走了。”

  胡湘灵坐直身子,也回到现实中。

  口口声声骂他是仇人,却乖顺地扑在仇人怀中。

  耻于自己的表现,胡湘灵低头嗯了声,没脸抬头看人。

  齐天平突然想起两人成亲时的情景,那时她害羞,掀了盖头后不好意思看他。

  齐天平胸中涌起无限柔情,他突然蹲下身与她对视,像那夜那样轻轻捧起她的脸。

  胡湘灵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心中有如擂鼓一般,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唇。

  连动作都是一样的,齐天平愉快地想着。

  他将她的脸微微抬起,满眼欢欣地看着她。他嘴角带笑,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一手托着她的下巴,双唇准确地向那两瓣柔软贴了上去。

  本是极亲密之人,很快进入佳境。

  难分难际,齐天平靠不断默念清心咒才守住清明。

  他喘着粗气,依依不舍地离开她。

  对于明日,他的心中突然多出许多眷念与勇气。

  “等我回来。”

  

  mulanzhi/4388688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