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三章 终于到了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三章 终于到了

第三章 终于到了

  东朝的行政建制为州县两级,共计九州二百一十三县。这九个州自北向南、自西向东依次为冀州、胡州、雷州、朔州、中州、云州、定州、楚州以及长州。

  其中,中州位于东朝版图的中心,其治所永安城为东朝都城。木兰他们现在所在的正定县也是中州的辖治范围,是中州最西的一个县。

  木兰将何木兰的记忆整合了一下,却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哪个朝代。东朝的皇帝姓季,根据木兰有限的历史知识,她没有听说过历史上有哪一任皇帝姓季。

  夜色来临,风雨继续。

  出于好奇,木兰曾撩起帘子在城内看过几眼。

  除了有几个当值的兵士守在城门口外,街道上根本看不到有人活动的痕迹,耳边只能听到车轮的飞驰声和雨声,让人有种错觉仿佛置身一座空城。

  但团团昏黄的光亮透过雨幕来到眼前,呈现着这里的生活气息。

  在木兰她们往正定县县衙赶的同时,县衙后宅里的灯火早已点亮。

  书房内,余同明正端座在书桌前,津津有味地翻着新搜罗到的奇闻秘记。

  正在兴起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叩门声。

  余同明眼神顿了一下,他决定不去理会,捧着书继续看起来。

  正轻叩房门的刘妈妈见久没有回音,她心中苦笑。她知道余同明就在书房内,她在来的路上从窗户上看到了人影。但是她是仰仗余夫人的仆妇,奉夫人的命而来,总不能没得到命令就这么回去。

  “老爷,夫人派奴婢来请老爷,有事相商。”刘妈妈知道光叩门没用了,毕恭毕敬地冲门内说道。

  “什么事?”真不知趣,余同明声音有一丝不悦。

  “关于大少爷的亲事,夫人拟了几个人选,请老爷共同定夺。”刘妈妈答道。

  余同时听到这话脸色阴沉。她的夫人曾氏,一天到晚尽琢磨着谁高升了,哪家结了门好亲事,谁家孩子有出息了。她自己琢磨也就罢了,还总是拉着他商量。说是商量,话里话外暗讽他不思进取,怪他在官场混了十年还在原地踏步,一直是六品上。

  “不去,我忙着看案卷。”余同明沉声回答,那样的絮叨他早听够了。

  “是,老爷。”能去回话了,刘妈妈暗舒一口气。老爷的性格夫人也清楚,想必也不会为难她。

  刘妈妈退下。

  余同明听到脚步声走远,重新翻开了书本。

  “……将鸡蛋敲一小孔,将蛋清与蛋黄倒出,而后滴入数滴清水,用桂圆壳将孔封住。于烈日当头之时,将鸡蛋置于阳光下,鸡蛋能升入空中,最高能离地三尺……”

  余同明默念着书上记着的法子,觉得这事十分有趣。

  他正估计这个鸡蛋升空的可行性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思绪被打乱,余同明很不耐烦,冲着门外喊道:“又怎么啦?”

  有什么好商量的,谁会喜欢被人念叨。

  “老爷,外面有人找您,姓何,说是从永安城来的。”门外的人回答。

  余同明听出来了,是门房老周的声音。

  永安城来的,姓何,余同明心中瞬间有了答案,脸上浮现出喜色。

  “快请。”余同明两眼放光,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后朝门外走去。

  待走近门房,余同明看到三女一童共四个人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你们是?”余同明不解,竟然不是何元毅。

  “余伯父,我是何木兰,这是弟弟何南星。”木兰有何木兰的记忆,依礼向余同明福身。

  何南星看了何木兰的举动,也向余同明作了个揖。

  “是你们!”余同明大感意外,但心里还是喜,“你爹呢?”他问。

  “此事说来话来。”何木兰回答。

  一阵风吹过,余同明觉得身体一凉。看着面前几人,他为自己的大意汗颜,“先进屋再说。”

  转身之际,木兰向余同明说道,“余伯父,车夫还在门口。”

  “你去知会管家一声。”余同明看向老周。

  老周转身离开。

  余同明想了想,将她们向正堂领去。人还没有走到,余同明对着堂内喊道:“夫人!来客人了!”

  曾氏听了刘妈妈的回话后,原本正在次间生闷气,听到余同明的话,心中升起一段疑问。

  这种天气谁会这么晚过来,并且还要她来相见?

  曾氏调整了一下心情,脸上摆出一幅和煦的笑容走出次间。

  一走入正堂,曾氏首先看到的是一位女子牵着一位小男孩,正认认真真地冲自己行礼。好标致的女子,好可爱的小孩。

  “这是……”曾氏看向丈夫。

  “何兄的一双儿女。”余同明笑道,她指着木兰道:“木兰,你见过的。”

  曾氏知道余同明所说的何兄是谁,早些年老听他念叨。

  她想了一下余同明说过的她见过何木兰,走上前拉起木兰的手,亲热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第一次见你时你还在襁褓里,如今出落地这样标致了。”

  手中传来寒意,曾氏惊讶道:“手怎么这么凉?”她转头看向刘妈妈,“翠竹,你赶紧去将我那件新做的披风取来,给小少爷也取一件披风。”

  寒喧的同时,曾氏不动声色将几人打量了个遍。

  这一对姐弟,姐姐肖母,弟弟像父,女子艳丽,男孩虽然年纪小,也是个美男子的胚子。只不过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他们怎么会穿得这样单薄出现在这里?他们一家不是在永安么?

  但她没有当面问,眼前的主子带下人虽然都站得很直,但看上去还是有狼狈之感。

  远方的客人刚到她就去刨根问底,这样容易令人反感。

  眼下三个女子一个孩童,进的是县衙的后宅,也惹不出什么麻烦。

  “何兄怎么没有随你们一起来?”余同明还想着他之前的疑问,他问木兰。

  木兰顺着曾氏的指引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她想了想,向余同明说道:“回余伯父,爹爹没说原因,不过他让我带了信给您。”

  说着,木兰从怀中掏出一封用火漆封好的信递给余同明。

  她带来的是两封信,但临行前何元毅千叮咛万嘱咐。先拿信封背面没有记号的那一封给余同明,另一封若是余同时找她要就给,他不提就将信烧了。

  余同明微笑地接过信,当即拆开看了起来。他越是往后看,脸上的笑意越少,看到最后眉头都皱起来了。

  木兰一直注意到他的神色,心中忍不住开始犯嘀咕。

  “余伯父,我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木兰问道。

  余同明看到木兰眼中的忧色,他心中一惊,一拍脑袋笑道:“瞧我!让你担心了。没事,你爹挺好的,没什么事,我看着何兄的笔迹想起很久没见他了,有些伤感。”

  闻言,曾氏看向丈夫,眼中神色不明。

  mulanzhi/424689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