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七章 突发状况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七章 突发状况

第七章 突发状况

  老林驾着马车朝离开了正定县城,一路上,他的心情如同车轮卷起的扬尘一般,久久不能平静。

  想起之前在街道上迎面遇到骑马经过的女子,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很奇怪。

  但奇怪归奇怪,他心底十分清楚那位女子他之前从未见过。

  她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而他十六年前失忆。他只在十年前经过胡州一次,他们之间不可能有交集。

  他不知道为何会产生这种感觉,他努力回忆十六年前的事情,然而,结果还和从前一样。他越是深想,脑袋越是昏疼。

  车轮前滚,县城被马车甩在身后越来越远。

  车内,木兰坐在马车正中间的位置上,她此时眼神微闭,看似在闭目养神,实际上在复习何木兰的记忆。

  右前方的座位上,何南星和吴妈妈依次坐着,二人正津津有味地翻花绳。

  左前方,若月嘴角噙笑看着何南星和吴妈妈,时不时撩开窗户帘子,向车外看上一眼。

  马蹄声和车轮的滚动声渐渐重叠,车内几人听出来了,有马车靠近了。

  突然,这重重的混合声中蹦出一阵男人的暴喝。

  “停下!快停下!”

  若月立即起身,快步走到车厢前掀起车帘。

  两匹马的长嘶声几乎重叠在一起。

  马车骤停,车上的人身体失衡。

  若月刚站到车门口,处境极为危险,好在她眼疾手快,迅速抓住车框稳住了身形。

  车内,木兰在惯性作用下差点向前栽倒。何南星体重轻,已不受控制向吴妈妈倒去。吴妈妈神情严肃,左手抓住她左前方的窗棱防止自己跌倒,右手张开防止何南星跌下车座。

  在何南星跌向吴妈妈的怀中时,她脸色痛苦,发出一生闷哼。

  “您没事吧?”木兰迅速站起,将何南星抱离吴妈妈,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吴妈妈暗呼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被撞到的地方。她随即看向何南星,“星哥儿怎么样?哪里疼?”

  何南星摇头,“不疼。”

  吴妈妈和何木兰松了一口气。

  若月这时也看清了,对面的车夫也是一幅惊魂甫定的样子,此时他双手紧勒着缰绳。马车停稳,对面车夫突然抬起握着鞭子的右手,指着老林破口大骂起来:“怎么驾车的!耳朵聋还是眼睛瞎啊!找死啊!”

  车内人也听到了咒骂声,木兰对吴妈妈说了句“我出去看看。”

  她来到车厢门口,一手支着车帘,一手提着裙子,探身问站在门口的若月,“发生什么事了?”

  若月回头,脸涨得通红,“小姐,惊了对面的马车。”

  木兰看向前方,难怪对方火气那样大。

  正定县多山修路艰难,这边的官道不像永安城里那样宽敞,错车的时候只允许两辆马车缓慢通过。现在,老林将马车停在了路中间,将对方的去路结结实实挡住。

  最令人心惊的是,两匹马的马头仅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若两位车夫刚才的动作慢了点,恐怕已经起了一场事故。

  是她们这边不对在先。

  不过,即便事实是这样,对方的火气也确实太大,骂得也太难听,难怪若月无法理直气壮反驳又气不过。

  木兰本想劝劝对方好好说话,不要搞言语攻击。

  但她仔细一看,对方那车夫凶神恶煞的。她想着己方要么是妇孺,要么听不见,她怂了,心中默念忍一时风平浪静。

  老林这时也看清了,他自知理亏,默然看着对面身着粗布衣衫神情激愤的粗犷汉子,见他干裂的嘴唇开开合合。他听不到,也无立场法辩驳,站起身来向对方弯腰致歉。

  见对方认错态度良好,憋了一肚子火的老马气消了些,他嘴角动了动,哼了一声,将到了嘴边的脏话吞了回去。最近真是诸事不顺,烦得很。

  “少夫人!少夫人!”突然,车厢中传来一声惊呼。

  听到这慌乱的女声,老马心中咯噔一下,忙回身冲车内喊话:“怎么啦!”

  “少夫人昏死过去了。”妇人高声回答,“老马你快!快去找大夫!”

  “好好好!你别慌!”少夫人的安危事大,老马不再纠结刚才的不快,他握起缰绳扬起马鞭,只等对面的车夫将车移开就将鞭子挥下。

  老林已经在挪马车。

  “老马老马!少夫人不行了!”妇人又在喊,声音比刚才更大,声音中的无措也更加明显。

  木兰也有点慌,不知道那位妇人说的不行了是什么意思,要那位夫人是因为刚才的状况有个好歹,老马难辞其咎。但她名义上是老马的主子,也脱不了干系。

  这里是城外,去城里的医馆至少半个时辰,赶过去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老马快啊!少夫人不行了!”妇人又在那里喊。

  “知道了知道了!”老马焦急地看着对面的车夫。

  那位妇人一喊,木兰也有些慌。

  她决定了,还是先替人家看看。吴妈妈这些年照顾何南星下来精通一些医理,自己也懂一点急救知识。妇人的喊声太吓人,今日视而不见她日会良心不安。

  她不再纠结,大声问对面的车夫,“你们是不是需要大夫?”

  老马脸上早已没有之前剑拔弩张的模样,听到这话他猛地抬头,“你是大夫?”

  木兰摇头,“我不是大夫,我家仆妇通一些医理。”

  听到有人懂医,老马喜出望外,他立即冲车厢内喊道,“老婆子,有大夫了!”

  “快请快请!”妇人激动的声音从车厢里飞出。

  若月听到木兰的话后早已行动起来,她示意正在挪车的老林将车停稳。

  木兰转身去叫吴妈妈,发现她已经牵着何南星来到了门边,应该是听到了车外的对话。

  事不宜迟,车还没有停稳若月就拿起老林身边的马凳率先燕子一般飞下马车。

  看到若月的动作木兰很惊讶,若月竟然会武?何木兰之前不知道。

  马车很快停稳,若月将马凳摆好,木兰催促着吴妈妈,两人迅速下了马车。

  “你看着星哥儿。”木兰下车的过程中向若月说道,站稳后又抬头看向站在车厢门口一脸茫然的何南星,快速说道:“星哥儿,你跟着若月在马车里等一会儿,我和吴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小姐,我和你们一起。”若月飞快向老林打了个手势,先一步朝对面的马车奔去。

  老林点头,扶着何南星。

  老马听说替她们少夫人看病的是女子,早就摆好了马凳。

  若月上了对面的马车后,她掀起车帘向车内看了一眼,回头将吴妈妈和木兰扶上马车。

  mulanzhi/4244758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