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志 第八章 救了一人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木兰志 > 第八章 救了一人

第八章 救了一人

  走到车厢里,木兰和吴妈妈都吃了一惊。

  那位年轻的少夫人身形消瘦、面色苍白、嘴唇发紫,此时正毫无生气倒在一位农妇打扮的中年妇人怀里。

  中年妇人看到她们,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她一边掐着那位夫人的人中,一边祈求道:“求求两位救救我家少夫人。”

  吴妈妈伸手去探病人的鼻息,心头一凛,她神色严峻地看向木兰,“没气了。”

  木兰心中大呼不得了,竟然被吓得昏死了。

  这种急症最关键的就是前面几分钟,据说呼吸暂时四五分钟以后,大脑会受到不可逆的伤害。那位夫人已经昏死过去,时间已经过了两三分钟,要是放任不管,就相当于眼睁睁看着她死。

  “快将病人放平。”木兰吩咐,脑中快速回想着当初去游泳馆做兼职救生员时学的急救知识。

  呼吸受阻,第一要务是确保呼吸通道畅通。除了懂点心肺复苏,更多的木兰也不懂,但看她看吴妈妈一脸为难样,估计吴妈妈也处理不来这种情况。

  木兰心一横,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妇人和吴妈妈一齐动手,很快就将病人平躺着放在马车的座位上。

  “尊夫人发病前有何症状,平时身体有何不适?”木兰松开病人的领口,一只手托着病人的后颈向上轻托,一只手按住病人的前额向后轻推,使其下颌上翘,有利于通气。

  妇人见木兰有条不紊,一颗心落下了一半,她深呼一口气,强令自己镇定后快速说道:“少夫人这病据说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平时就有些心慌气短的毛病,少夫人受不得刺激,一受刺激就容易晕倒。最近发病的次数有些多,本是想去县城里找大夫看看,不想刚才受了惊吓,本来我们……。”

  木兰不是医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的病症,知道这是顽疾,她的心理压力小了些。

  她挥手制止妇人,示意这些够了,时间紧迫。

  但她也得给自己一条后路,木兰看着妇人说道:“你家少夫人这次犯病很严重,我只能放手一试,不能保证一定能救回。”

  “请姑娘施以援手。”妇人连忙说道。

  “你们转身,不许回头。”木兰说道。

  她不知道古代有没有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这样的急救方法,万一没有,怕是会被人当成异类,她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

  妇人和吴妈妈转过身,妇人立即双手合十直念阿弥陀佛。吴妈妈心中直犯嘀咕,小姐会一手精妙的女工,在医术上却无半点天赋,她什么时候会治病救人了。

  木兰捏住病人的鼻子,立即对着病人的口吹气;见病人胸腔鼓起之后,她将双手叠于胸廓上用力按压。以略快于呼吸的频率按压三十次后,俯下做口对口人工呼吸两次,如此循环往复。

  两三个来回下来,木兰就感觉到胳膊酸了,汗也出来了。这其实是个体力活。

  见病人毫无反应,她忍不住怀疑自己,觉得自己有些盲目自信,不知道这样下去有没有用。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她要是放弃了,病人基本上必死无疑。

  不管了,她一边继续之前的动作,一边心中默念没问题我可以坚持就是胜利。

  坚持完五个来回,木兰掀开那位夫人的眼皮。她希望的情景终于出现,瞳孔变小了。

  看到有效果,木兰心中欢喜,变得干劲十足。

  她动作不停,继续按之前的步骤进行。

  终于,木兰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呼气声。

  紧接着,又听到一声抽气声,再接着,又是一声轻咳声。

  每一声都像是在给木兰报喜。

  木兰有种想要欢呼的冲动,但她忍住了。她将那位少夫人扶坐起来,替她拍背顺气。

  中年妇人和吴妈妈听到动静纷纷转身。

  妇人一脸惊喜,直呼谢天谢地;吴妈妈松了一口气。

  那位年轻的女子见到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她准备起身向木兰施礼,“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木兰大度地摆了摆手,“客气客气,举手之劳。”

  施救的过程比她想像的令人惊心动魄,但结果比想象的好太多。

  她不敢坦然居功,真要追究起来,那位少夫人犯病也是因她们而起。

  在那对主仆的千恩万谢之中,木兰和吴妈妈下了马车,回到了自家车上。

  双方萍水相逢,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赶,一扬马鞭,两头行动。

  又往前走了一个多时辰,马车停了下来,木兰一行找了个地势开阔处休整一下、吃点干粮。

  木兰将饼咽下,接过若月递来的水囊喝了几口,向若月说道:“你去问一下老林,后面的行程看他是怎么样安排的?今天天黑之前能不能到达胡州。”

  若月领命,走向靠坐在树下闭目养神的老林。

  两人比划了一阵,若月回来回话,“小姐,老林说按现在的速度行进,天黑之前可以到达胡州境内。”

  “好,休息一下后出发。”木兰点头。

  她现在一心想将何南星送到他外祖父手上,早一刻完成任务她好早一刻脱身。

  两人说话间,吴妈妈领着何南星走了过来,“小姐,我看老林的状态有些不对。”

  “怎么了?”木兰不解。

  “应该是伤寒没好。”吴妈妈说道。

  吴妈妈说的木兰信。何南星自小身子弱,吴妈妈一直在照顾他。吴妈妈常年照顾病人积累了不少经验,又有何元毅从旁指导,现在替人看个头疼脑热绰绰有余。

  前天老林淋雨染上了雨,木兰听吴妈妈说当晚给他熬了药,又见他两日忙进忙出的全无疲态,以为他已经挺过去了。

  她自责自己还是大意了,老林今日的驾车水平明显下降,稍微留心一点就应该想到那是他身体不适导致精力不集中所致。木兰看向若月,“你和老林说一声,赶路不着急,到下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停下来,先歇一歇再走。”

  若月没有动,她沉吟了半晌,选择对木兰实话实说:“奴婢之前和老林提过了,他说还是赶路要紧。”

  “你再去说一遍,就说是我说的。”木兰坚持。

  路途遥远,没必要带病赶路。宁可慢一点,也不要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

  mulanzhi/424333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