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阀风流 第三百零四章 红楼抱美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门阀风流 > 第三百零四章 红楼抱美

第三百零四章 红楼抱美

        天公作美,碧空如水洗。

        冬日初绽,洒下道道丝缕光芒,悄然漫浸林梢,偷偷斜绕檐角。

        华丽的马车停于林下,矫健的白马头戴红绒,时而扑扇着耳朵,俄而打着兴奋的响鼻,刘浓身着吉服骑着飞雪,领着迎亲队踏出了山岗,直奔华亭陆氏庄园。共计九十九人,加上新郎便是一百人,寓意着百年好合。

        依循吴人古礼,迎亲需得好友陪同,在他的身侧,青一色的高头大马,乌衣子弟。袁耽、谢奕、褚裒、祖盛、桥然、萧然,环围在列,尚有朱焘与王羲之。原本并无朱焘,奈何朱刺史一大早便赖在迎亲马背上,不肯下来,非来不可。至于懒洋洋的王羲之,他是不得不来,因为迎亲所用的白鹅乃是白将军。

        祖盛居于队前,不时的逗弄着马前雁,王羲之与他并列,挑着卧蚕眉,与白将军对眼神。

        “雁……”

        “嘎,嘎……”

        一路上,雁声与鹅鸣,不绝于耳。

        来往行人见之,皆知今日乃刘、陆联姻之日,纷纷避在道旁,指指点点、私语不休,感叹着迎亲队伍的奢华,自永嘉南渡后,南北同行于道,便若凤毛麟角,何况王谢袁萧子弟,一个不拉。

        西迎八里,按礼,祖盛勒马,以雁头对着刘浓,笑道:“瞻箦,志得意满乎?”

        刘浓答道:“桃夭芬芳,宜室宜家,乐在斯也。”

        祖盛再道:“瞻箦,比翅于飞,剪尾作双,终不改乎。”

        雁性高洁,终生仅有一妻,乃忠贞不渝之象。

        桥然挑了挑眉。

        刘浓早已有备,朗声笑道:“何期比翼鸟,何寄连理枝,愿为一束发,慢漫赋苍老。”

        “妙哉!!”

        “美鹤擅咏,信手拈来尔!”

        众人拍手大赞,桥然扬了扬了嘴角,瞥了瞥满面春风的刘浓,暗中却在腹诽:瞻箦恁地性贪矣,一束发,几许发丝也……

        复迎八里,迎亲队伍来到小山岗,将入华亭陆氏庄园。

        一大群陆氏族人守在岗下,等待已久。

        两方即将相汇,王羲之卧蚕眉一抖,慢条斯理的拍了一下白将军的头,对着刘浓,淡声道:“瞻箦,何为洁也?”

        刘浓目光柔和,看着烟云中的庄园,笑道:“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此情,当为洁也。”

        王羲之裂了裂嘴,高声咏唱着迎亲赋:“雁北于南,鹅浮于水,阳鸟中和,挽颈对曲。今为采葛,于林之下,子佩于矜,求于……”

        朗朗的咏声漫遍岗上岗下,足足半个时辰过去,王羲之犹在咏诵,迎亲的人极力忍耐,候于华榕道口的接亲队伍,一个个神情古怪,刘浓剑眉一挑、一挑,便连飞雪也不停的扇耳朵,轻轻的刨着蹄,仿若欲将那咏诵的人踢翻在地。

        少倾,兴许是他咏累了,停顿了一下,并且用手松了松颔下冠带,好似欲振奋精神再续,谢奕赶紧趁人不注意,驱马到其身侧,一阵低语。便见王羲之挑眉飞了一眼刘浓,面上淡淡一笑,放声道:“吉洁如素,斯华斯美,当为室家!”

        “驾!”

        刘胤早已等得不耐,一扬马鞭,雪白的健马拉着马车,漫向岗下。

        沿着十里平湖,穿过华榕道,迎亲的队伍鱼贯而入朱红大门,到得此地,刘浓一马当先,遥行于众人之前,他要去将陆舒窈抱入马车中。陆纳与其并肩行骑,指引着陆舒窈的闺房。其实何需陆纳引领,刘浓心知,舒窈必然便在《云胡》院,他们结缘的地方,小仙子曾在那里荡秋千,而他一眼得见,咏了一首《蝶恋花》。

        殊不知,当他纵马欲行之时,陆纳却叫住了他,指着高高的红楼,笑道:“瞻箦,且往!”

        嗯……

        刘浓剑眉一扬,不过十余丈尔,岂能难得住他,当即翻身下马,大步若流星,钻入红楼中,一撩袍摆扎于腰际,绕着朱红绣柱盘旋而上,赤色舄踏得又快又疾。

        “叮铃铃……”

        铃声浅弱,如丝似缕,缠绕于耳间。

        刘浓微微笑着,脚步渐渐放慢,想起了往日,便是在楼,小仙子提着裙摆,行于他的前面,踩落一地金铃扬。也是在此地,少年郎摒除了一切顾忌,愿与那系铃的小女郎相知相惜,共渡彼岸。原来聪慧秀丽的小仙子作如是想啊,她在要这里,等待她的郎君,抱她下楼……

        不知不觉中,刘浓摸出了另一枚金铃,轻轻挥动着。铃声追索着铃声,一路匍匐,一路往上,当赤色舄衔上楼颠时,满眼嫣红。花海如丛,刘中郎的眼光穿过层层锦云花丛,直直定在那背对着他的小仙子身上,嘴角扬着足以融化万物的笑容。

        小仙子浑身袭红,梳着烟云髻,朱色深衣,朱色带,俏生生的跪坐在同色苇席中,浅浅露着欺霜赛雪的皓腕,以三根手指捏着小金铃。

        当铃声停滞时,陆舒窈慢慢转过身来,一寸一寸乍现,美得不可方物。头戴降珠华胜,九缕金苏云翼浅垂至眉际,中有一珠,璨若星辰,可依旧不若小仙子的眼眸,那弯弯的细眉下,蕴藏着星月坠湖,颗颗绽放着夺目却温柔的光辉,忽闪明灭。

        继而,两把小梳子一唰,齐齐一黯,沉入湖底不现。(红盖头,是南北朝后的事。)

        “夫君……”

        陆舒窈浅浅笑着,微微扬起玉手,伸向她的郎君。

        刘浓心中柔情寸展,微笑着走向她。

        小静言从角落里窜出来,指着刘浓,飞扬着眉,高声道:“美鹤,可是欲娶我阿姐?若是如此,当经三问八难方可,静言现为首难……哎,哎哎,美鹤,美鹤……”

        刘浓懒得理她,脚步斜斜一踏绕过,穿过各色襦裙花海,来到小仙子身前,握着她的手,蹲下身来,迎着小女郎的眸子,不作一言,随即,将她打横一抱,揽着腿弯,慢慢下楼。小巧精致的朱红丝履上绣着比翼蝶,随着迈动的步伐,一扬,一扬。

        陆舒窈缩在他的怀里,小手贴着他的胸膛,触觉着那怦怦的心跳,小嘴一弯,甜甜笑起来。

        “夫君,曾记否,昔年此楼?”小女郎眸子绕着绣柱,内中绣着浮水鸳鸯。

        刘浓微笑道:“终日蕴怀于心,岂敢忘却。”

        小女郎明眸浅浅一睐,咬着嘴唇,柔声道:“夫君知否,舒窈常梦此楼。梦中,舒窈居前,夫君处后,偷窥着舒窈的铃儿……”说着,偷偷瞧了一眼夫君,见夫君微微笑着,嫣然一笑,脸颊红晕层染,深深的酒窝里,注满了浓浓的情意,细声再道:“夫君若是累了,咱们便歇会。”

        “不累,稍后便至。”刘浓走得极慢,深怕摔着她,小心翼翼的抱着娇小玲珑的身子。

        陆舒窈眸子唰了一下,悄悄看了一眼身后,见无人,亦不知想到甚,把嘴咬得樱透,低声道:“夫君,若是,若是夫君与舒窈一直这般走下去,即,即是死生契阔也。莫若,莫若歇,歇……”难以继续,两把小梳子唰个不停,朱红丝履轻轻踢扬。

        “舒窈……”

        “嗯。”

        刘浓低头看着怀中的美人儿,融身于那眼眸里,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阳光,于此时,从门口泄入楼中。

        守侯于楼下的人,洋着笑脸,注目刘浓抱着小女郎踏入阳光中,小女郎的脸蛋伏在夫君的怀中,弯着嘴角,娇羞无限限。

        迎亲队伍如绢流淌,漫出陆氏庄园,刘浓骑着飞雪徘徊于马车边,神气非凡。看得尚未成亲的祖盛与袁耽极其羡慕。

        待至华亭刘氏庄园,翘首以待的宾客堆云簇海。

        正婚礼,庄严肃穆。纪瞻位于高台之上,念诵着冗长的祝福致辞。伴随着致辞,刘浓携着小仙子款款行于朱色喜廊,赤色舄与朱翼蝶齐迈,阳光便若柔麈,缓缓的拂着,刘中郎貌胜潘安,英姿骄人,陆令夭雍容华贵、美若天仙。

        一时间,千众失声,尽皆侧目。满心满腔暗觉,郎才女貌,当如是。并蒂玉莲,当如是。天作佳人,当如是。穷尽卫风与楚辞,皆难以表书,此时的玉人。

        陆玩与张氏坐在高大广阔的正堂里,刘氏与其并肩而居,如坐针毯,眼泪汪汪。张氏笑颜如花,陆玩目不斜视,眉正色危,捋着短须的手却在微弱颤抖,看着美丽娇小的女儿,即将许以他人,心里有着不舍,更生些许揪疼。

        是以,当大礼拜毕,刘浓奉茶之时,陆侍中捧着茶碗,重重假咳了一声,挑着眉,板起脸,训道:“瞻箦,令夭,令夭乃我陆氏……”

        “夫君……”张氏摇了摇头,及时将陆侍中的话头掐断,笑盈盈的凝视着跪于身前的女儿与佳婿,眼眸中,喜色荡如涟漪。

        刘浓当即递茶于丈母娘,张氏笑道:“甚好,甚好,良材佳质,当作天合。”

        抹勺托着金盘,陆舒窈大方的捧起一茶碗,螓首微垂,呈奉于刘氏,柔声道:“娘亲,舒窈奉敬此盅,愿娘亲不弃孩儿姿薄织陋。”

        刘氏颤抖着手接过茶碗,深深的看着面前的小女郎,宛若梦中,忍住眼眶中的泪水,浅浅抿了一口,拉着陆舒窈的手,抚了又抚,怜爱道:“玉莲中生,华贵人家,端庄典雅,笔织书麻,罗敷恐亦不如也,我儿有福。理当白首及老,生生不弃。”

        “娘亲……”

        ……

        斜月挑檐,星光摇影。

        刘浓挥着衣袖,快步行于楠木廊中,院内院外,大红灯笼高桃,此起彼伏的欢笑声洋洋漫洒。因他有诺在身,不可饮酒,故而,诸般繁琐礼节下来,神采半分不减,星目依旧吞吐,尽作光辉,嘴角笑容则始终扬着,正当春风得意时。

        一步踏入东楼,看着静候于室口的抹勺,刘中郎嘴角愈裂愈开。

        舒窈,终至华亭……

        ...

        ...

        ...

  menfafengliu/2121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