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阀风流 第一百八十七章 伊人几何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门阀风流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伊人几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伊人几何

        阔别七载,再回建康,刘浓首任要务并非前往吏部呈递牒品,亦未去拜访城中各位尊师长辈,而是来到了南山新亭。

        站在山脚下一望,苍苍翠翠,满山青。

        沿着弯曲的青石小道拾级而上,因天色较早,山中不见游人,唯闻林梢之鸟跳脚轻唱,微风透叶而来,夹带着昨夜的雨露,更显清湿幽静。

        来福在山下守牛车,革绯不紧不慢的跟着,脚步声轻浅致极,哪怕近在咫尺也弱不可闻,若是留心细观,会发现那对粉底蓝边的丝履脚跟未着地,而小巧的脚尖若青螓点水,莫论刘浓走得的快与慢,她始终保持着三步距离,一分不多,一寸不少。

        一路匍匐往上,月白与粉蓝两个身影状若起伏的音阶,充满协调的美感。

        到得半山腰,青石小路一分为二,一条向上缠绕盘荡至山颠,一条往左斜伸。择左道而行,草丛极深,渐行渐深渐不见路,刘浓有着七尺身躯,与草丛并肩而齐,革绯身材娇小,整个人都被青丛之海淹没。

        卫玠之墓在杂草道的尽头,孤零零的卧在两株青松后。

        坟前的杂草被清理的极是干净,显然时常有人前来凭吊祭扫。

        刘浓见无草可拔,只得细细辩明了方位,而后接过革绯手中的短柄锄走到百步外,默然挖土取壤,随后用手捧着黄中带黑的新土,轻轻的洒在坟上。

        待坟身焕然一新时,半个时辰已去。

        拍了拍手,撩起袍摆,跪于坟前。

        大礼三稽之后,革绯递来酒壶与丝帕,刘浓只接了酒壶,将满壶好酒沿着坟头细细一洒,酒水入土即浸,仿佛听见有人在赞:“虎头,好酒!”

        嘴角微笑,直起身来,按膝面对墓碑,用手拂去方才不小心挥洒在碑上的泥沙。

        “世叔,虎头,回来了。”

        凝视一阵,眼前恍似出现卫玠清瘦的身影,面色依旧苍白,眼里带着赞许与笑意,又隐约有着几许疑惑。

        刘浓按着膝,重重一个顿首,而后深吸一口气,徐徐抬头,指着面前被酒水浸出的斑驳痕迹,说道:“世叔,洛阳在此,建康在此,虎头欲至洛阳,然有人拦江横截,往不得,亦退不得。尚请世叔在此松间稍待几载,虎头将于此城,缓积薪火以期厚发,终将一日,虎头定携世叔之魂与叔母相见于洛阳。”

        言罢,三度稽首,长身而起,负手转身便走,再不回望一眼。

        穿出乱草丛,来到山颠一山亭,依亭远眺,明目清新而致远,烟云缭绕的建康城孔孔格格,不知暗藏多少风起云涌,不知犹存几多欢声笑语。

        “嘎……嘎……”

        一丛秋雁由建康城上方遥遥而来,领头的雄雁眼看即将飞临新亭时,不知何故将身一旋,一振双翅插向北方。

        纵目极视,风往南来,雁往北飞。

        接过革绯递来的丝帕,擦了擦手,慢慢走到一块飞石下,仰头一望,裂了裂嘴,撩起袍摆往上一纵,几个起突便至石上。

        “来!”坐在石上,拍了拍身侧。

        不闻声,但见粉蓝相间的蝴蝶轻盈盘旋,眨眼之间便掠到了石上,革绯看了看石上的丝帕,抿嘴一笑,缓缓跪坐于丝帕外,双手慢慢推至石上,以额抵背,轻声道:“小郎君,一切尚好,婢子与刘訚自来建康……”

        俩人坐在石上吹着山间清风,革绯轻声娓叙着建康之事。

        刘浓看着远方,默然无语,革绯是杨少柳四婢之一,杨少柳遣她来建康陪同刘訚经营商事,其意在何,他心知肚明,虽是带着几许怅然,却知此法乃不得不为。莫论兴盛家族尚是一意往北,身为唯一的家主,他便是临风之乔木,华亭刘氏所有人的期盼与希望皆系于一身,他进,家族荣,他衰,阖族败。

        前唯多险,任重而道远。

        “走吧。”

        徐徐站起身来,双手用力撑向天空,听着浑身上下传来的“劈里卟罗”爆豆声,心爽而神清,轻轻一跃而下。

        革绯莞尔一笑,紧紧跟随。

        上山较缓下山快,袍角拂得青草弯。待至山腰时,红日冉冉初升,爬了满肩。携日而下,登上等候已久的牛车,杳然而去。

        华亭刘氏在城内有酒肆,城外有别墅,小桥流水青竹斜,辗转复回见人家。刘訚站在桥畔,眼望着青牛从竹林中挑出一对弯角,面上一喜,快步迎上前。

        “小郎君,可要进去看看?”

        “不必,需入城造访诸位尊长。”刘浓稍作打量便闭了帘。

        革绯下车时,刘訚看了她一眼,而后便随车步行,当至桥畔时,刘訚又招呼随从赶出一辆牛车,车上置放着各色物什:新茶、琉璃、美酒。他向来细心,小郎君尚未至建康,各色礼物便早已备下。而这城外别墅所处的位置,正是昔年刘浓母子暂居之所,刘訚花重金购之,将别墅推倒重建,与往昔相较,同而不同。小郎君乃念旧之人,定喜。

        入城,从沉睡中苏醒的建康城热闹非凡,行人车辇往来如流水,沿街两旁满布各式商肆与歌舞酒坊,隐约听得丝竹声绵绵入耳,细细一辩乃是胡笳。北地陆沉已有数年,大规模的南渡结束,北地沿江一带,十室九空,江东却迎来繁华鼎盛。

        行经草市时,高台上有人在贩卖家仆,一排女子站在台上,高低不齐,大者不出十六七,小者不过岁,辩其样貌打扮,竟十之都是胡人,或秃额结发、或褐发蓝眼。想必又是北地的士族初进江东,因而将家仆恢复旧装,期以卖个好价钱而重建庄园。

        “嗯……”

        漫不经心的眼光突然一滞,在高台的角落里,踞着个黑碳头,躲在女仆的身后,双手作爪按在地上,身子微微前倾,一头乱发遮住眼睛,自缝隙处乍射野兽般的寒芒,仿佛随时会一跃而起,扑人嚼噬。

        刘訚顺着刘浓的眼光一看,笑道:“小郎君,那是羯人,两缗钱。”

        刘浓摇了摇头,刘訚见小郎君兴趣不大,笑了笑。

        车行至十丈外,由然一顿。

        “且往购之!”

        “是,小郎君!”

        刘訚愣了一愣,带着两名白袍走向高台,片刻后大步回返,手中牵着一条铁链,另一端系在羯人的脖子上。那羯人手上也捆着粗绳,正不甘心的咬着牙挣扎,扯得铁链荡来荡去,刘訚一个没牵牢,铁链坠地。

        “嘶啦啦……”

        “锵!”一名白袍恐他惊着小郎君,抽出腰刀,欲以刀背击之。

        “慢!”

        抽刀白袍闻声而止,刘訚眉锋一竖,另一名白袍赶紧将铁链拽在手中,猛地用力一拉,将正欲逃跑的羯人扯翻在地。

        刘訚皱眉道:“小郎君,此羯人虽是年幼,但却凶性顽野之极,莫若刘訚先将其带回,待挫其野性后,小郎君再择其所用。”

        “虎……虎虎……”羯人被两名白袍死死压制在地上,但他却奋力抬起头盯着刘浓,喉咙里发出沙哑嘶吼。

        刘浓剑眉一皱,淡声道:“他并非羯人而属鲜卑。”说着,看了看蜷伏成一团的黑碳头,冷声道:“我若放汝,不出此城,汝必亡。”

        “虎……”

        “年至几何?”

        “虎……”

        来福跳下车来,飞步窜向黑碳头,伸手一拿,便将黑碳头高高举起,双足离地一尺:“小郎君与你说话,为何不答?”

        “虎,虎虎……”黑碳头拼命挣扎,奈何来福双手若铁箍,犹若长在他的肩上,任他如何施为,也动弹不得。

        “啪啪……”

        来福单手将他擒住,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挑着浓眉笑道:“嘿嘿,待汝再长几年,或可脱得我手,而现下,且答小郎君话!”

        “十,十一,十三……”

        “到底几何?”

        “十……”

        黑碳头低下了头,不敢看来福。

        来福回头歪嘴笑道:“小郎君,他十岁,能听懂。这胡人小子,长得可真壮!”

        若仅十岁,这黑碳头长得确属雄壮无比,肩宽体阔,身材六尺有半,站在刘訚身侧时,几与刘訚等同。

        刘浓笑了笑:“放了他,若愿便随,若不愿,也由他。”

        刘訚犹豫道:“小郎君,这……”

        “是,小郎君。”

        来福唯刘浓之命是瞻,当即将黑碳往地上一顿,接过白袍递来的铁钥,将铁链打开,拍了拍黑碳头的头,再顺手把链条卷在手臂上,笑道:“也不算亏,有此铁链,亦可铸两尺剑一柄。”

        黑碳头瞥了一眼来福,再瞅了瞅刘浓,“嗖”的一声,跑了个没影。

        刘浓叫过刘訚,笑道:“带人随着他,救他一命,若愿归,便带回。”

        “是,小郎君。”

        刘訚微微一笑,携着两名白袍领命而去,边走边想:‘果不其然,小郎君并非要放他,这么一个小胡人奴,逃不出千步外,便会被巡城的刺奸、游奸拿了,小郎君这是在收心哪……然,小郎君为何对他如此在意……罢,小郎君之意难以揣度,将事办好便可……’

        初秋深巷,晨阳掠痕,青墙斑驳。

        来福扬着牛鞭,轻车熟路的来到卫氏门口,将帘一挑,刘浓迈出来。站在辕上一看,青瓦连院成片,门前一株参天古柏,树后蹲着两具白兽,门前挺立两名带刀部曲,便是昔日那小小的偏门也未改变,上面爬满苔痕,若由此而入,需得当心脚下……

        一切,依稀如昨。

        唇左微启,跳下车,正了正顶上青冠,扫了扫袍摆,徐步而往,半半一拱,朗声道:“华亭刘浓,拜见卫氏尊长,尚望通禀!”

        “吱呀……”

        “娘子,小些心……”

        恰在此时,正门开得一线,裙衫轻闪,两名小婢迈出来……

        ...

        ...

  menfafengliu/21212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