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阀风流 第十一章 一对美婢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门阀风流 > 第十一章 一对美婢

第十一章 一对美婢

        夕阳如血,落日熔金。

        刘浓坐在牛车之中,奔波了一天,最为疲乏的时候已经熬过了。到得此时,反而觉得有些莫名的兴奋,挑着帘眼望着黄昏下的江南。天空极是高远,一簇秋雁正在穿着云翦。忙碌了一天的佃户们,背依青山与稻田,嬉笑于田埂。在那水墨盎然的远山之边,错落有致的衔着座座巨大的庄园。

        刘訚扬着鞭,笑言后面的那辆车启码有得上千贯。刘浓再如何沉稳,此时也嘴角微挑,蒙郗鉴赐字赠玉,再得朱焘赠财,实是他所料未及。得了些这车钱财,再加上卫玠所赠百金,建庄园的钱便多少有得一些了。

        士族,还是要尽力去谋取,若真沦为寒门庶族,那也着实让人胆战心惊了些。只不过此事有卫玠帮忙操持,不可心急。欲速则不达。顺势而为,披棘而行,水到渠自成。终有一天,自己也能建得庄园揽山水,笑看风云比肩齐。

        来时车单,去时成双;来时忐忑,去时洋洋。

        牛车跑得飞快,不多时,便到了竹林清溪畔。沿水而行,遥遥见得徐节领着差役而来,缚着那个挑事的庄丁。庄丁耷拉着脑袋,双眼茫然,满脸的死灰气。徐节上前朝着牛车行礼,刘浓微笑而应,眼光掠也不掠那庄丁一眼,泥潭污物,何须再顾。

        此案尚未结,别墅庄园仍属张家产业,一待结案,则会没收充公。而那张恺的弟弟,免不了一死,至于县丞,那便要看他有没有后台,能不能和江东朱氏抗衡。待得那时,刘浓便得另觅他处而居了。只不过,他并未打算在建邺久待,一旦注籍之后,他便会带着娘亲与家仆,前往心中早已定好之地。

        “小郎君,小郎君……”

        来福在竹林小桥边翘首张望,瞧见了牛车,边跑边呼。待看见刘浓从青帘中探出个头,向他挥手。他脸上的神色,瞬间由焦急转为欣喜。

        还未待牛车停稳,他便一把将刘浓从牛车上抱了下来,嘴里则喃着:“小郎君,来福真傻,要不是嫣醉提醒我,来福还不知道小郎君去石头城很危险。小郎君,你总算回来了,下次可别再丢下来福……”

        “来福,没事的,那有什么危险,嫣醉哄你的。”刘浓微微一笑,早有准备的伸着两个小拳头,抵着来福的胸膛,免得再和上次一样,被他箍死。

        溪上小桥过于狭窄,牛车不能通行,刘訚便领着朱焘的随从绕林而行。刘浓担忧娘亲的病情,疾疾的踏着小桥,边行边问来福医生怎么说。

        来福跟在他的身后,笑道:“小郎君莫忧,医生说了:无妨,只是心忧之下又染了秋寒,需得将心慢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摸着脑袋,羞涩道:“小郎君,来福,来福自作主张,多买了几个人……”

        刘浓头也不回的道:“也好,咱们以后需要很多的人手。”

        “可是……”

        “嗯,怎么了?”

        刘浓心中微奇,回过身,看着他几翻欲言又止,一脸的窘样,便笑道:“我先去见过娘亲,一会,你把你买的人都带到东楼偏室去,我见见他们!”

        说完,转身便进了院中,来福傻笑了半天,才一跺脚跑上去跟着。

        此时,院中炊烟四起寥寥,而自家东楼亦有烟色徐冒,应该是来福买来的人,正在准备晚餐。木屐踏得院中青石脆响,南楼的人听见了声响,都纷纷依在窗前悄望,面色各不相同,甚至有人在指指点点。

        西楼依旧如昔,没有任何声响,也无人观望。

        刘浓振着大袖,从那各色的眼光中穿行而过,踩着木梯便上了楼。来到门口,弯着腰脱木屐,唤了一声:“娘亲!”

        “婢子,见过小郎君!”

        脆嫩的声音响在耳边,却不是嫣醉和夜拂。抬起头,略一扫眼,愣了,啊,双胞胎!

        眼前是一对双胞胎,年约十三四岁,长得眉目清秀、玲珑可爱,正朝着他浅浅的弯着身子万福。其中还有一个胆子大些的,久久不见他回应,弯着眼角往上一挑,正好与他的眼光对上,雪白的脸唰的一下全红了。赶紧躲了起来,长长睫毛轻轻的扑扇颤抖,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嗯,来福倒是挺会挑婢儿!

        刘浓心中好笑,挥手道:“不用多礼,都起来吧,娘亲呢?”

        另一个婢儿低声道:“小郎君,夫人睡着了。”

        “哦。”

        刘浓笑了笑,轻手轻脚的转过屏风,刚刚走到床边坐下,谁知刘氏睡得极轻,挣扎着醒了过来,瞳孔微缩,继尔大放,呼道:“虎头……”

        一把拖过了他,紧紧的搂着,用脸厮磨着他的额头,眼泪扑簌簌的直掉。颗颗咸咸的泪珠,滚到了刘浓的脸上。

        刘浓心中既是温暖又是尴尬,毕竟他的灵魂比这娘亲还要大些,多少有些不适应。刘氏可不管,只顾死死的磨,深怕一个不小心,他便又不见了,而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半晌,刘浓轻轻的挣开了她的怀抱,笑道:“娘亲勿要如此,小心伤着身子。事情儿子都解决了,没事了。”

        刘氏取了丝帕抹了眼角,又把刘浓的脸上也抹得干净,问道:“我儿,事情都如何了,你快说给娘听,莫要啥事都哄着我,不让我知道!”

        刘浓怕她担心,便将事情都逐一说了。

        刘氏抚着他的脸,心中一会惊一会喜,说道:“谢天谢地,虎头福缘深厚,才能屡次得遇贵人相助。我今天求了三官大帝,保佑我儿平平安安。等为娘身子好些,也该去道院里,给三官大帝上香才是。”

        刘浓笑道:“一切都等娘亲身子好些吧,到时候,孩儿陪您一起去。”说着,瞅了瞅侍立在旁的两个婢儿。

        问:“娘亲,嫣醉和夜拂呢?”

        刘氏道:“她们回西楼了,虎头,杨家小娘子真的好人。在你们走后不久,那些庄丁便来闹事,被嫣醉和夜拂骂了个狗血淋头。后来,来了一个穿青衣服的,不知和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些人便都退走了。”

        刘浓微敛着眉,沉吟道:“嗯,我知道杨小娘是个好人,等娘亲身子好些,咱们便去谢过她!”

        心中则暗道:西楼啊西楼,本想两不相干,避而远之。奈何却一再相欠,如果再要言避,那便是忘恩负义了,岂可行得。

        刘氏撇见了刘浓腰间的玉阙,她是名门望族的女婢,多少些有见识,知道这是上好的玉,惊道:“虎头,你哪来的这枚好玉?”

        刘浓大窘,他方才避过了郗鉴赐字赠玉之事,没想到还是被母亲问及,只好答了。

        刘氏乐了,一把又搂住了他,喜道:“我儿长得好看,哪个见了不喜,哪个见了不爱。那郗贵人的女儿,也定是个才貌俱佳的,依我看,倒是合适!”

        “娘亲……”

        刘浓两世为人,一时半会还不习惯她的怀抱,一张小脸上红扑扑的。刘氏乐的格格乱笑,直说他已然知羞。

        两个婢儿,也各自抿着嘴,忍着笑。

        香!

        矮案生香,虽不是一品沉香,亦有徐香绕怀。

        刘氏见刘浓微疑,便笑道:“这是巧思和碎湖带着来福去购置的,一并还购置了些家常用具。虎头,她们心灵手巧,还能识字,可知书达礼呢呢。巧思、碎湖,快来见过你们的小郎君!”

        “夫人过奖了,只是识得几个字而已!”

        两个女婢齐答,随后又逐个上前与刘浓见过。刘浓被她们晃得迷了眼,只觉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

        稍后,心宽且安,刘氏本就有病在身容易犯倦,说了会话,便歪着睡了,两个婢女侍着。刘浓自己也有些困意,便悄悄的离去。

        屋外,落日已经完全沉下去了,苍穹昏黑如盖。刘浓将将绕过转角,便见在走廊里候着一群人,高高矮矮,有男有女,有长有幼,见了他齐齐跪伏在地。

        “见过小郎君!”

        刘浓微怔,来福果真是多买了几个人啊。拿眼去寻来福,他则躲闪着他的眼睛,慌得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只知道嘿嘿的傻笑。

        “进去说话吧!”

        年长的男女四十上下,是对夫妻,男的叫李催,女的余氏。两个小孩,一个叫旺儿八岁,一个叫狗儿六岁。巧思和碎湖都是李氏夫妇的女儿,他们原本是北地的小富农,在南渡之时遇上了强盗,本就不多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到了建邺,无奈之下,只好卖女儿求生存。只是倒底舍不得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希望若是有人能买,便一起买走。

        只是在此时,南渡流民过多,有着大量的青壮供人选择。他们又带着两个螟蛉童子,谁家愿意买他们。来福到东市之时,见得他们正好在制标,便上前探询。他是个心地善良的,经不得两个婢儿相求,便都带了回来,反正他们也只求有个安稳的落脚之处。

        李催见小郎君坐在案后,不言不语,心中甚忧,怕他心中不喜两个幼子光吃不干活,便道:“小郎君,小人原本亦是北地的庶族寒门出身,只是逢着家道中落,才弃了诗书种田为生。小人识得几个字,会记账,农田也能操持。还望小郎君莫嫌弃,能恩顾收留。”

        说着,按着身旁不听话的小儿子,再度重重跪伏在地。

        刘浓暗思: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们能识字。我的底子薄,娘亲的贴身女婢亦是门面,如果什么也不懂,说不得日后便得由我亲自来调教。如此甚好,能让我省点心。这李催能识字记账,可不多见,以后建庄园,诸般杂事繁多,有地方借用到他。

        轻轻的扣着桌面,思索着,稍许,说道:“你们阖家随我,我自是感激的。今日之事,想必你们也知道。有人欲与县丞一起谋我,可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罢了。我刘氏如今虽是暂居于此,但不日便会注得士籍。若你们诚心待我,我亦不会相亏,自会将你们一并纳入刘氏家生。”

        “小郎君……”

        李催猛地抬头,大喜,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虽然只来了大半天,可是对这户主家极是满意。主母是个柔弱善良的,小郎君虽是年幼,可听说极有手段,亦能护得他们周全。若真能入得刘氏家生,那他们就再也不是流民,再也不用担心受人盘剥。而家生子与佃户不同,佃户可聚可散,家子生则世世代代的随着主家共荣共辱。

        在这乱世中,还有什么是比稳定更好的盼头呢?

        刘訚在屋外候得已久,知道小郎君是在收人之心,便大声道:“小郎君,朱府君的随从已经走了。临走之时,把车留下了,说是府君交待将牛车一并送予小郎君。小人方才点过了,有两千贯!”

        府君送礼,两千贯!

        李催一家惊得面面相窥,神色恭敬的退下了。来福和刘訚也跟着忙活了一整天,便也自行下去休憩。

        诸事皆毕,困倦乏心,一阵阵的眠意渗来。刘浓没有等摆晚餐,便和着衣服歪在床上睡着了,连袜子亦没有脱。

        一觉睡醒,已是下半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窗外浮白,月光斜斜透进屋中,映得一片水色。屋中亦有烛影摇曳,一个窈窕的身姿蜷伏在矮案一侧,案上则摆着食盒。而自己居然躺在被窝里,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中衣,还好不是脱光光。

        胡乱的穿上搁在床边的葛袍,没有束发戴冠,扯了一条月白色的飘带系了头发。把那伏着的婢儿一阵细瞅,真个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她是巧思还是碎湖?微微一笑,拿了一条白梅丝毯,轻轻的往她身上一披。顺手,提了案上食盒。

        转身推门,门外,勾月飞天。

        &a;lt;ahref=&a;gt;,!&a;lt;/a&a;gt;&a;lt;a&a;gt;&a;lt;/a&a;gt;

        ...

  menfafengliu/2121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