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若止水 二十三 艰难抉择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净若止水 > 二十三 艰难抉择

二十三 艰难抉择

  “将消息放出去吧。”

  “主子,属下不明白,明明公羊祁私炼禁药的罪名更大,为什么只放出他囚禁人类的这条消息。”

  “你可知温水煮青蛙?”

  小火慢煮,待其醒悟,早已万劫不复。

  “你不会以为凭借囚禁人类和私炼禁药这两宗罪名就能将他拉下神坛,他的背后可是贺逸宸!”

  贺逸宸这几年,渐有了与亓官璇抗衡的势力。

  “亓官璇刚刚损失一员大将,现在,贺逸宸也该换换血了。”

  亓官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亓官去书房看了会书,确是怎么也看不进去,他与自己内心焦灼对抗,面前的空气凝结成一片通透的水镜,气泡点点堆积,形成一个动态的画面。

  “总策,她等下就到,你们快点,我穿着这个,看不见。”

  “先生,保证万无一失,什么特点您再给我们说一遍。”

  “白色连衣裙,头发长长的,不是有照片吗?”

  “好的,你们还不快去布置?”总策命令道。

  “快了,就剩收尾工作了。”

  男人将自己塞进卡通人偶里,拿起头套戴在头上。

  温馨小店被布置成玫瑰花花海,最内的花墙上写着醒目的“Os  At  Nb”的字样。漫天的led  灯落在花蕊上,地面的光线如脉脉水光,温暖细腻,两边的椅子上绑着无数粉白气球,总策将一大袋气球挂到顶上,满意地拍拍手。

  店外,写着“歇业”两个字。

  “咦,怎么打烊了?”

  净一探头看了一眼店内,这么漂亮?

  “照片呢?”

  “我给你了啊!”

  “人马上就到,你们把照片弄丢了?”

  “……”

  “去门口看看,这样的女生哪有那么多。”

  ……

  “你们看是不是那位?”

  “白裙子,长头发?”

  总策命令道,“还不快去!”

  “是。”

  一位女士走出去,礼貌地邀请,“小姐,您好,你的男朋友给您准备了一个小惊喜,请随我来!”

  “男朋友?”亓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男朋友!”

  女士不由分说便将她拉了进去,“不用害羞,以后就不是男朋友了。”

  “……”

  店铺入口摆着一个卡通主题的翻糖蛋糕,花香笼罩,气球环绕。

  “啊!”

  顶上的气球全部掉落,从净一头顶滑落掉在地上,然后四散而开。

  “来了。”

  “我看不见,麻烦你扶我过去。”

  男人拿着一束花,站立在摇曳的蜡烛之间,他开口,声音富有磁性。

  “你今天能来,我真的特别开心……第一次见你,我俩都很小,你的笑容像一缕阳光照进我晦暗的心里,7岁,我在你身后的位置,看你的侧脸,那年,我发誓,我一定要一直走在你前面,这样,就可以让你一直注意得到……9岁,我带你去看你喜欢的动漫展,看你开心的样子,我觉得那一个月的零花钱好值得……12岁,我看着你为学习发愁,你留校,我就在门外等你,等你出来的时候装作进去拿东西,只是为了能陪你回去,可以看你那小小的身影跟我印在一起……16岁,好些女生给我写情书,我装作得意地拿给你看,你却毫不在意,我转身将它们丢进垃圾桶,然后告诉你,我们还小,谈恋爱是不对的……18岁那年,父亲要求我考取国外的大学,我看你走进考场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我们就要分离,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国外几年,我拼命学习,只愿自己能早点见到你,不敢见你,只怕一见你,就再也不想去到那没有你的千里之外,因为弥足珍贵,所以视若生命,害怕失去,所以不敢触碰,……二十年来,我只想认真地告诉你一句话:既然遇见你,如何能够忘记你……”

  既然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你,是谁?”他明明在说着自己能懂的话,却又不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

  “你找错人了……”净一推开男人手里的花,跑了出去。

  费蔚南从后面出来,伤痕深深地刻在他心上,如一朵美艳的彼岸花。

  “想着它就是你的心上人,大声地对着它说出来。”

  总策牵过一只狗。

  “我……净一……你这……”

  “汪汪……”狗朝费蔚南大吠。

  “安静,再来。”

  “净一……净一……我……我祝你幸福……”

  “哎。”

  ……

  净一走在路上,她不是什么都不懂,这一刻,她真的被感动了。

  费蔚南为她做的事,仿佛还停留在昨日。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坏女人,明明明白费蔚南的心,却还是选择跟他走得这么近,只因这段情感来的珍贵,珍贵得她也想去守护,她想,只要费蔚南不说,他们就可以一直是亲密的朋友。

  年少不懂的时候,她也会崇拜费蔚南,那位优秀的男子。

  感情没有出场顺序,费蔚南守护她十八年,亓官却只救了她两次,到底是因为什么?

  那份俗气的安全感?

  “亓官?”

  “心情不好?”

  “恩……”

  “带你去看个东西。”

  静谧如后院。

  “净一,闭上眼睛。”

  须臾。

  “睁开吧。”

  只见亓官手上的蓝色之气连通天际,一股宝石般的蓝色迅速笼罩整片天空,地上的水珠随着亓官抬起的手缓缓上升,然后化作漫天星辰,无垠的蓝,璀璨星光。净一尾戒的红光也跟着汇入星河,瞬间一道道炫目的星雨落下,风儿轻轻地吹起草地,带出了草和泥土的清香。这幕景象,如置身水晶球内,绚丽的光落在一对年轻人的脸上,时间静止一般,悠然入画……

  “为什么给我看这个?”净一浅浅地问道。

  “给你的补偿?”

  “补偿?”

  “是因为我吗,你拒绝了他?”亓官不加掩饰。

  “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考验考验他……”

  “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有一个会消失,你更害怕是谁?”

  净一看着亓官,看流星的光打在他立体的脸上,煞是好看。

  “你们对我都很重要,不一样的重要……”

  “如果没有二十年前的婚约,你还会选择我吗?”

  “我没有选择你……”净一发现亓官这一刻是认真的,“不会吧,应该我们不会见面。”

  “会的,这是宿命……”

  亓官低头,温柔地吻上她的唇。

  费蔚南拿出一把布满灰尘的小提琴,立在窗前,拉起一首忧伤的曲子,待他睁开眼,一行眼泪掉落,这一刻,他知道,她已离自己远去,再难寻回……

  背景,如烟火般绚烂……

  jingruozhishui/447925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