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若止水 三十四 异界战役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净若止水 > 三十四 异界战役

三十四 异界战役

  四周的一切变得暗淡无光,几日,睡一场,梦一场,出一身汗,仿佛做了一个梦,醒来就会淡忘,可是噩梦却折磨着他,现实亦是更加残酷。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额间出现一道深深的纹路,眼眶深陷,嘴唇发干,皮肤苍白,他早已没了半点先前的神气。

  高贵如他,冷静如他,城府如他,这时,早就不知哪个才是真的他?

  他发过誓,以后不会再发生……

  痛苦来的猝不及防,伤口早已千疮百孔,任凭时间如何斑驳,也无法让人独自吃下这颗苦果。

  书房里,凌乱不堪,那个位置,是她消失的地方。

  书房被封印起来,这样,她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地留在这里。

  酒,从他胡渣的下巴掉下。

  醉生梦死该有多好……

  “贺先生……”

  一人自门外径直摔在贺逸宸的脚下,他痛苦得抱着自己的肚子,缓缓地抬起手,往门外指去。

  亓官羽的眼睛摄人心魄,脸色沉重,怒发冲冠,浑身有一股滔天的气势,他伸手一抓,便将地上之人捏在手里,一股蓝得发黑的火焰划破长空,将无比愤懑的情绪狠狠地劈了过去,顿时,地上一片血光。一招毙命,这力量如同上古而来,地上的残肢,瞬间被撕裂。

  贺逸宸呆在原地,身上尽是血迹,他惊骇地看着亓官,稍后,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肩膀却还止不住地颤抖,他厉声质问,“亓官羽,你发什么疯?”

  亓官羽一把扼住贺逸宸的衣领,“你派人去的井家?”

  亓官羽眼睛发红,血液膨胀。

  贺逸宸却是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你说什么,我是叫人去拿了东西,只拿了东西而已……”

  亓官羽推过贺逸宸,体内一股洪荒之力直冲而来,将贺逸宸重重地按在墙上,亓官羽腾跃而起,一拳砸在贺逸宸头旁的墙上,墙体倾泻而下,灰尘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出金色的色泽。

  贺逸宸睁开眼,一屁股坐在残石上,身上尽是灰尘。

  他脱离亓官羽的控制,立马逃遁而去。

  “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还是他本来就……”

  贺逸宸的猫头鹰停在枝干上,一封信旋飞而来,他打开一看,突然起身,“来人!”

  “贺先生?”

  “集结兵力,今晚行动!”

  “是。”

  亓官璇动了金家,现在又要动天其府,若天其府一倒,下一个死的应该就是自己了,与其这么窝囊地活着,不如绝地一击,亓官这一家子,是要将他往绝路上逼,他必须采取行动,他的手里,可还有四万人马,孰生孰死,一念之间……

  “璇主,属下刚刚收到消息,贺逸宸的兵马正往神殿集结。”

  “哪几家?”

  “灮远离神殿,他现在能紧急召集的,应该只有天其府和洛家。”

  “长鱼呢?”

  “据了解,没有。”亓官璇手下握紧——他被骗了!可是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让他以为贺逸宸手里还留有一只王牌军——长鱼族。不去触及到贺逸宸的底线,只要适时削弱他的部分势力,这才是亓官璇最真实的想法,但是,令亓官璇没想到的是,贺逸宸手里最后剩下的不是长鱼而是天其府,一个回手掏,逼得贺逸宸狗急跳墙。

  “大殿现在能用的就只三万人……”时间紧迫,亓官璇拿出印鉴,在一张绢帛上盖上黑色的印,“去调木丘家的人!”

  “可是木丘……会不会来不及……”

  “快去!”

  方爵看了一眼亓官璇,纵身跃下。

  战刀之上,乌云翻滚,贺逸宸带领的人马黑压压地碾压而过,天际塌陷,法力混沌凶猛,金光慢慢散去,千军万马从地平线向神殿汇聚。

  亓官璇退至神殿之内,看着欺压而来的贺逸宸军。

  一道穹顶之光罩住神殿。

  闪电划破云层,直击大殿。

  神殿百丈之外,瓦砾横飞,砖石四溅。午夜钟声响起,贺逸宸带领人马形成一股夹击之势,向神殿左右进攻,两队人马互相厮杀,全力对抗,两道极光在天地间相撞,将宇宙照的透亮,一时,法力相抗,呐喊不歇。

  神殿之内,大军将冰冷的寒箭飞快地装上箭弩,向殿外射去,中箭者刹那间魂飞魄散。贺逸宸身骑战马,那是一匹黑色的马,马的头顶长着一只黑色的犄角,它眼睛怒视前方,周围散落着黑色的迷雾。一只箭向贺逸宸射来,他长剑挥出,击毁寒箭,忽然他将长剑变成一只弯钩,将身前一人拉过来,挡住前面射来的箭羽。贺逸宸剑身一震,向前方飞去,他划出一道屏障,将箭羽尽数挡在屏障之外,他飞速起身,凌冽地凌空一脚将箭羽悉数向殿内发去……

  两军相抗,势不可挡……

  乌鸦叫嚣着,在天空划出一道白光,从天而降,直线掉落在一根柱子旁。

  “贺先生,这样下去,只能两败俱伤!”

  贺逸宸咒骂着,“没用的东西。”

  可是无数的伤亡让他不能再犹豫下去。

  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管子,管子在他嘴里变成极短的音符,音符越飘越远,直到飘向黑暗森林。一股势力平地而起,冰封的黑森林如冰封的巨龙破冰而出,无法控制的势力铺天盖地而来,黑暗森林顷刻下陷,白骨横生,银铠披身,长枪紧握,恐怖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地动山摇……

  神殿内的人瞪眼看着外面的变化,他们放下了手里的箭弩,紧张地不敢动弹。

  北宫的残余将再次袭来,那种黑暗,那种恐惧,那种不敢去提及的可怕势力,这一刻,真的来了!

  “去,杀了他们!”

  贺逸宸得意地命令道。

  “啊!”

  贺逸宸回头看去,自己的人在猝不及防之时被银铠白骨一一刺中,一击毙命。

  “怎么会这样?”

  他抬眼望去,只见极远之处,远在月亮的轮廓里,亓官羽手里拿着一只一模一样的玉管,在吹着一种旋律,他向贺逸宸靠近,落地生尘。

  “贺逸宸,你完了!”

  贺逸宸半跪在地上,衣服破裂,伤口凄凄。

  贺逸宸体内涛涛法力涌现,数刻间,化成数万道洪动力量直击亓官羽胸膛,亓官双手紧握,挥起管子插入贺逸宸体内。

  “啊……”

  贺逸宸嘶吼着,脸部扭曲,身体崩裂,自暴毙处蔓延空中。

  “开神殿门!”

  亓官羽大喝一声,他身后大军奔腾而来——是叶家人马!

  大殿内,人人相觑。

  “你小子,原来是你,布的一手好棋!”

  “你为什么要杀净一?”

  “哼,净一,你倒是找了一个好借口,难道井净一活着,你就能停止你的阴谋?”亓官璇身居高耸的大殿,“她是北宫血脉,早就该死。”

  自井净一第一次遇刺,方爵告知他刺客乃是北宫余孽他就开始怀疑,井爷爷不愿待在异界,就是怕净一的身份有一天暴露,性命不保。

  “早该知道是你,亓官家收养的白眼狼!”亓官璇骂道。

  “开门!”亓官羽命令道。

  “轰”的一声,殿门打开,护法解除,亓官璇后退一步,“你们……你们也是他的人?”

  “将他拉下去,关入神殿最下层的监狱。”

  “是。”

  一时,天地换面。

  二十年前战役重启,虽然不似当年激烈,却是可以让人再次体验什么是残垣断壁,尸骸遍野。

  “你们都是璇主的人,你们就算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愿意跟我走的就跟上!”

  方爵挥起长鞭,向北部撤去,身后一万人马,扬起一路黄沙……

  

  jingruozhishui/4471814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