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若止水 五 青梅竹马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净若止水 > 五 青梅竹马

五 青梅竹马

  “喂,你好!”净一接过电话。

  “我……”

  “……”

  长时间的沉默……

  “你还好吗?”电话那头的问话打破了沉默。

  “挺好的……”净一平静地回答。

  “我刚回来,有时间出来聚聚?”可能感觉出自己的唐突,“这么久没有见面……”

  “好。”净一爽快地答应。

  “恩,地址发给你。”对话那边的人,好似对这个答案了然于心。

  “谁?”挂完电话,净一听见亦玖的声音。

  亦玖其实是替亓官羽问的,她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谁。

  “费蔚南,刚回国,说要聚聚……”

  “哦哦,可以带上我吗?”亦玖撇撇嘴。净一想着,自己不在家,留亦玖一人确实尴尬。

  “恩,一起吧。”

  “帅哥,可以麻烦你送送我们吗?”

  亓官这才放下手里的书,看向她们,“我刚好要出去一趟……”他看看腕表,“走吧。”

  一切这么顺利成章,等到了约定的地址,亦玖又觉得既然来了,不如让亓官一起,反正是一家人哈。

  净一觉得这样做,难免有点无礼。

  三年未见,似乎生分了彼此二十年的情分。

  “净一,”费蔚南看到净一的那一刻,眼里微光,可是看见身边的亓官后,显得有点局促。

  “费蔚南,不仗义啊,只记得净一,居然把我忘了。”亦玖露出鄙夷地眼神,“好歹我们三个一起长大的。”

  “哪敢,这不知道净一跟你亲近,她来能少了你亦大美女?”费蔚南一如既往的语调,“这位是?”

  “净一的男朋友。”亦玖炫耀道。

  亓官将费蔚南眼角的失落收入眼底,走过去礼貌地握手,“你好!”

  席间,费蔚南、净一及亦玖谈起小时候的事情,一时欢声笑语。

  亓官安静地给净一夹菜。

  末了,费蔚南却好似提不起兴趣了。

  一盆呵护二十年的青梅,被人连盆端走。

  费蔚南自嘲地笑出声。

  亦玖晚上要回家住,便提出让费蔚南送一程。

  “净一,她,什么时候找的男朋友?”费蔚南若无其事地问,“她还没毕业……”

  “大概是孤独寂寞冷吧,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还有一年?”

  “我爸希望我赶紧回来帮忙。”他看了一眼后视镜,打开左向灯。

  “为了净一?”

  “……”

  “就不用在我面前装了吧。”

  “她有男朋友了,我以为……回来的不会太晚……已经用了最短时间……”

  “资助净一的那个人是你吧?”净一先前只有一位年迈的爷爷相依为命,却可以过得比常人还好,怕是只有这个解释。

  “是我爸。”

  “啊?”亦玖八卦的眼神收不住了。

  “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可不是兄妹……”

  “吱吱吱,童养媳……可惜了……”

  车窗外的树影一道道从净一的脸上划过,热风袭来,行人飞快,路灯点亮孤独着的城市,车辆驰过,令她看不见灯下散漫的小小飞蛾。

  “到了。”

  “哦……”

  净一拿上包,随意地搭在肩上,然后低着头,霸气的往前走。

  “啊……”净一撞上前面正在开门的亓官。

  亓官看了一眼,也不说话,继续开门。

  净一瘪着嘴跟着。

  净一洗漱出来的时候,看见亓官接了一个电话便出去了,她拿出一本小说,盘着腿在床上翻阅,时而还忘情地笑出声来。

  空气中弥漫着烟和酒的味道,昏暗的灯光打在人们迷离的眼上,男男女女轻佻地说着话,梦寐中,听着外面喧嚣的音乐,浓厚的酒划入喉咙,仿佛人们要纷纷倒在这黑夜的暧昧之中。

  “怎么,亓官少爷不喜欢这?”

  女子胸前的扣子留得恰到好处,这可令对面的人恰好看到那一片旖旎,她扬起性感的红唇发问。她,便是老爷子口中的方爵,大名鼎鼎的爵爷。

  “没有,只是今天太晚了,既然是老爷子派来的,”亓官回答中规中矩,“以后尽量不要约这么远见面!”

  “家里的小娇妻管的忒严了吧,我们风流的亓官少爷,也有如此克制的一天?”

  亓官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我说,你的娇妻知道自己被亓官家养了这么多年吗?”

  “你明明知道,不止我们一家……”亓官冷冷地说。

  “是,还有她的小竹马。”方爵继续补充“她可是你的童养媳。”方爵挑眉,脸上一抹红晕,甚是美艳。

  亓官干咳几下,好似喝太快。

  “费蔚南什么底细?”

  “没什么底细,三年前去国外留学,是H集团的公子爷,只用了三年便修完了四年课程,怕是……”她故意提高分贝,“心里有惦记的人儿呀!”

  “这些不用你操心,你跟紧他。”

  “这是自然,我明天就去H集团,职务是……费蔚南私人助理……”

  亓官回来的时候,净一便醒了。

  “你身上什么味?”

  “一个朋友,喝了两杯。”亓官纳闷自己为什么心虚。

  “哦,睡吧,我好困……”净一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亓官见净一如此,不动声响地躺下,他欣慰于净一对自己的依赖,突然萌生出一种希冀。

  “童养媳”三个字一直在亓官脑中盘旋,挥之不去,他侧身,看着身边熟睡的净一。

  她,是真实并属于自己的。

  亓官将她抱紧,轻轻地吻上去。

  jingruozhishui/4252467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