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若止水 九 北宫一族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净若止水 > 九 北宫一族

九 北宫一族

  会议室里,一群人拼命地抽着烟。

  他们正死气沉沉地讨论着一些问题,他们的脸上,藏不住的愤怒,精明的眼睛里,闪现着商人的势利。

  可想而知,亓官羽收回地盘的举措,撼动了他们的利益。

  “当年北宫家没落的时候,我们将手里的地盘都带了过来,璇主可是承诺了,不会去动摇我们的位置……”

  “对啊,现在是世道变了吗,亓官家轮到你亓官羽做主了?”此时的他们似乎已经拧成了一股绳,用尽全力嘲笑眼前这位毛还没长齐的小辈。

  一时,昏暗的会议室里,群起愤懑,像一群发了瘟的鸡……

  亓官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么点小事,还用得着动这么大怒?”亓官璇杵着拐杖走进来,时不时咳嗽几声,其中一位年长者起身来扶他,却见亓官璇摆摆手,表示自己还行。

  “璇主,怎么还惊动了您老人家……”他们违心地说着。这里,除了亓官羽,谁不是一把年纪?

  亓官璇点头笑着,示意大家坐下。

  “那几个地方,你们留在手里也是个累赘……”他的声音沧桑却有力,“这样,你们开个价,我买下……”

  “这……这怎么好意思……”这个结果早已超过他们的预期,令他们欣喜万分。

  “亓官家做事向来不会亏待了你们。”亓官璇拉起一位年纪相似的老者的手,在他手背上轻拍几下,“几个小地盘,又怎会撼动你们的位置……还不如亓官家给你们接盘……价格报上来……亓官羽,吩咐下去,照办了……”

  “是。”亓官羽走出去。

  亓官璇嘴角含笑,细微处,无人看出。

  北宫家的残余,只要撕出一道小口子,同化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最近可还好?”

  “跟以前一样……”亓官一边吃饭,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亓官璇的问题。

  “你看看她那缺什么,不要省,我们亓官家,还不缺她那一口。”

  “知道了!”

  亓官璇摇摇头,这个孽障。

  亓官羽放下碗,踢掉拖鞋,准备出门。

  “上赶着去哪?”亓官璇皱着眉头,问道。

  “我能去哪……”亓官羽慵懒地将手搭在门口的大鞋柜门上,“夜店……”

  “死小子!”亓官璇将手中的筷子“啪”地掷在桌上,筷子碰到桌子那一刻,冒出一缕青烟。

  亓官璇看着迅速消失在自己眼前的亓官羽,怒不可遏,“你……”。

  他顺了口气,继续吃着饭,好似刚刚的一切重来没有发生过。

  刚刚会议室的那群老者,笑容可掬的走在一起,三人成虎,好不热闹……

  “我还以为璇主要动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呢,原来是变相的安抚。”

  “可不是吗,到头来我们倒成了受益者。”

  “如此,我等也只能却之不恭了,本来那几个地盘我等也没打算要。”

  “亓官羽可是亓官家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可得好好给他点颜色瞧瞧才是……”

  “别说你我,璇主都骂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了……”

  “毕竟不是亓官家的正主……”

  “你说璇主以后……这么大的南部势力……”

  “小点声……”

  ……

  一辆银色跑车,汇入车海之间。

  两边的建筑物不断驰向身后,车主带着时尚的墨镜,不时变换着车道。

  亓官看了一眼后视镜,突然加快油门,驶入匝道。

  后面一辆黑色越野车从刚刚的位置驶过……

  他打开音乐,将车开到一个叫“倾城”的夜店门口停下来,他迅速环顾四周后走了进去。

  舞池的女子娇艳欲滴,她们在领班的带领下,跳着性感的舞蹈。里面烟雾缭绕,音乐喧嚣,富丽堂皇。

  亓官绕过人群,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主子……”

  “嘘……”亓官敏锐地看看四周,示意对方,“怎么样?”

  “给,”对方拿出一个信封,“亓官流搦,之前有过一段情史,是跟北宫家的掌门。”

  “就是那位过世的掌门?”

  “是的……里面是他的照片……”

  亓官拿出里面的照片看了一眼,那名属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

  照片上的男人长得英俊绅士,皮肤白净,五官可谓精致,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深邃的眼睛里透着一股温柔。

  一种熟悉的感觉,不可言喻……

  亓官将照片塞进信封,放进胸前的西服的内袋中。

  “还有其他线索吗?”

  “二十年前的事,查起来确实有点难度……”

  “你现在就跟紧这件事,其他的事情暂且放放。”

  “明白。”

  ……

  他们聊了一会儿,期间还喝了几杯烈酒。

  亓官放下杯子,从杯子透明的杯壁看向身后……

  “出去的时候注意,我们分开走……”

  亓官走后,那名男子拿出一只黑色的帽子戴在头上,然后从后门消失……

  她斜靠在沙发靠枕上,一头柔软的发丝半掩着面,她肩上连衣裙的吊带滑落,露出光洁的肩膀,裙摆随意地遮住身体,两只白净的脚丫露在空气中……

  窗外的风时时撩拨,有意无意地掀起她的裙角……

  亓官看着熟睡的净一,呆呆地站在原地,良久才想起什么,他拿起一条薄被,盖在净一身上,可是,手却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净一身体,那处不可描述的柔软……

  “亓官,你干什么?”

  净一赶紧起身,却发现这样只会让两个人靠得更近,连忙躺下去。

  亓官扯开被子,却不想,竟扯住了净一裙子打结的吊带上……

  衣服从净一的肩上掉落……

  “你……你……”净一扯过衣服重新系上“还看?”

  ……

  jingruozhishui/424841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