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皇后很轻狂! 前往边塞 - 着笔中文网

前往边塞

  ……

  来到这里已经三月有余,从原来的破草毛屋住进了当今的镇北大将军府。

  从每日猜那个娘亲的心思到每日看娘亲哭哭啼啼。

  从那个走不都会磕磕绊绊的,到现在能跑能跳。

  从那个穷小孩儿到现在的……穷小孩儿。⊙▽⊙

  ——————??分割线————

  “青儿,你看看外面为什么这么吵啊?”

  “是,小公子。”

  青衣婢女,垂头弯腰向朱子行了礼之后,边向外面。看看小主子说的吵闹。

  “小闹子,外面何事如此喧哗,都吵到了公子。”

  “回姑娘,好像是宫里面来人了。”

  回到屋子

  “公子,外面好像来的是宫里面的人。”

  “什么你说是宫里面的人。”

  “什么?你是说宫里面来人了?”宫里面怎么会突然了?难不成是丞相家的大公子谋权篡位失败了。我的天呐!这可不好办了,毕竟自己这便宜娘亲和这丞相可是一伙儿了,该不会连累到了我们将军府吧。

  “青儿,伺候本公子梳洗。”

  “是,公子。”

  ————————————

  “娘亲,这是来的什么人呐,怎么都堵家门口啦?”脆生生的童音,萌化了,在场上的每一个人。

  “宇儿,你怎么来啦?快回去快回去,这里是大人的事儿,哪有你这小孩子什么事儿,快回去啊,去和你哥哥玩,快去!”一到女人歌声音闯入了大家的耳朵。这声音很是柔美,很是动听,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就不会听到这声音中仿佛还有一点点焦急的味道,但是这却被我给听到了。

  心中不免疑虑。这便宜娘亲到底在焦急着什么,怕自己被这群公里人给带回去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娘亲——”

  “宇儿让你抱抱宇儿不要去找哥哥。”奶奶的脆的声音又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都被苏化了。特别是在场上每一个太监。毕竟他们都已经不可能会有孩子了,所以特别想抱一个回家去养着。

  咦,这孩子平常不是感觉挺早熟的嘛,这个时候怎么会让我来去抱她,哎。也难怪,毕竟他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呀,自己这个做娘的真的是唉,太不合格了。

  “来,到娘这儿来。”

  “娘,他们都是谁呀?”

  “他们,他们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大人。”

  讨好地对在场上的每一个人都笑了笑,只不过那笑似乎比哭还难看。好在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萌娃,不至于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太过于不好。

  “哼!镇北大将军夫人听旨。”

  碰的一下在场的人全部都跪了下去,除了那个证要宣纸的太监。

  “臣妇,接旨。”

  赵暖暗自咬牙,虽然知道这旨将要下的是什么,但是自己并无法反抗。只得暗自接受,默默地在心里将那老皇帝骂了个千百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镇北大将军的夫人与丞相家的大公子勾结,与谋权篡位,但好在只是一个妇人在这中间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念在其夫市镇北大将军为吾国,牺牲,所以三岁的儿子封为镇北大将军。其母赵暖一起到恩边塞,但这其中必须有罚,但是却要罚他的下一代。镇北大将军,终生不得娶妻。”这意思就是给你个甜枣,再给你个巴掌。再给你一刀。!

  不可置信地抬眼望着那个太监,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句“这旨为什么不罚我,而罚我的孩子?”

  “大胆刁妇。”

  “臣妇……接旨。”

  将那圣旨拿在手中,眼泪不由自主的滑了下来,这就是自己所造的孽吗?这就是自己所选择的吗?这就是自己为自己的夫君所铺好的路吗?这到底是什么?自己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自己真的是好糊涂好糊涂,不仅连累了自己,而且还连累了这一双儿女。想自己称为京城第一才女,这才女啊哈哈哈。真是讽刺自己。竟会如此愚蠢。

  “那……谢谢公公了。”

  便宜娘亲走上前去,用手帕好像是遮住了什么,递给了那太监,这动作作为的机位细致,一般人还真就看不出来,直接那他估摸着这东西的手中的分量,瞬间,笑了起来。态度也比刚刚好上了许多。

  “哟,镇北大将军夫人的是什么话呀?这不都是咱家应该做的吗?”声音极为刺耳。

  “⊙▽⊙”

  “娘亲刚刚他读的那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这他刚刚读的东西呀,就是皇上让咱娘仨去换个地方住这个地方啊,不好,所以呀,就让咱换个地方住。”“那宇儿说好不好呀?”

  “不好。宇儿就想在这儿住哪儿也不想去,宇儿就想在这儿住,然后等爹回来。”

  孩童幼稚的话语瞬间让赵暖泪崩。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呀,自己这不是正在坑女儿吗?

  佛祖啊!你难道是……让想让我常伴于古佛青灯吗?

  自己手软的人命太多了这件事。不可能的,难道自己连赎罪的机会都没有了吗?自己的厉害啊太深重了。夫君为何你走的时候没有带上我为什么?

  “可是……我们还是要走哇,宇儿你乖好不好?”蹲着身子,用充满泪光与慈爱的眼神看着韩雨嫣,应用细嫩的手。摸了摸韩雨嫣的脸颊。

  “咱娘仨立刻就启程好不好?”

  “不好。”

  “啊,为什么呀?”这次轮到赵暖有些蒙了,为什么呢?

  “娘亲,我还想吃西街三家的酥皮桃花糕。还有西街第六家的冰糖脆葫芦。哎,我西街街的油炸婆子饼。当然当然还有东市的莲花酥。桂花酥,榴莲酥啊不对,榴莲酥,我不要那个东西太臭了。还有云片糕。最好是要东城那家的,然后我还要,北街的烤鸭子。还有北街的油炸鸡腿儿背街的油炸土豆。还有梅花点。”

  “啊,不对,我还要一些东城家的菜,他们家的菜是我最喜欢的,我就点几道菜就行了。”

  “好哇,那你点吧,娘给你记着。”

  “瓜丝儿、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浇鸳鸯、烧鱼头、烧槟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糖熘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酪、小炒螃蟹、氽大甲、什锦葛仙米、蛤蟆鱼、扒带鱼、海鲫鱼、黄花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酱泼肉、炒虾黄儿、熘蟹黄儿、炒子蟹、佛手海参、炒芡子米、奶汤、翅子汤、三丝汤、熏斑鸠、卤斑鸠、海白米、烩腰丁儿、火烧茨菰、炸鹿尾儿、焖鱼头、拌皮渣儿、氽肥肠儿、清拌粉皮儿、木须菜、烹丁香、烹大肉、烹白肉、麻辣野鸡、咸肉丝儿、白肉丝儿、荸荠、一品锅、素炝春不老、清焖莲子、酸黄菜、烧萝卜、烩银耳、炒银枝儿、八宝榛子酱、黄鱼锅子、白菜锅子、什锦锅子、汤圆子锅、菊花锅子、煮饽饽锅子、肉丁辣酱、炒肉丝儿、炒肉片、烩酸菜、烩白菜、烩豌豆”

  “就先要这些吧,其他的等我想到了再说哦,对了,还有香蕉拔丝葡萄一定要东城山脚下那位老婆婆做的。”

  “……”

  “告诉你的娘亲这些菜名你是怎么记下来的?”

  “……”

  “娘亲,你是不是嫌我太能吃了,呜呜呜,我就知道。”

  “才没有娘亲才没有怪你那现在我们现在就去买这些吃的然后我们就立刻启程你现在去通知你的哥哥把你哥哥的东西都收拾好我相信你可以。”

  “嗯嗯,好啊。”

  ————⊙▽⊙————

  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可以启程了。

  “娘亲,我们现在是要去他们说的边塞吗?”

  “是啊。”

  “娘……娘什么是边塞??娘,那边塞能吃么?娘那边塞可以治好我的病吗?那边赛是不是一种很苦的药?我不要,我不吃。”

  “……”

  “笨哥哥才不是那边菜是一个地方你懂不懂,不懂不要说话。”一个白眼儿丢过去,砸的笨哥哥晕头转向。

  “娘亲,你可会唱歌?我前些日子听到了小狗子家的娘亲给她唱首歌,可好听了娘亲你会不会唱?”

  “会唱,娘亲年轻的时候啊,经常唱歌给你爹爹听。”提到了那便宜爹爹瞬间她好像变得有些哀伤起来。

  “那娘亲你快唱快唱!”

  “小池塘清露踏涟漪

  一圈一圈泛起

  那眷恋依旧被微风凋零

  翻阅相濡以沫的梦

  长不过天地间

  每一篇如青涩般浮现

  落雨声嘀嗒嘀嘀

  回荡着轻声细语

  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城外湿呀沥沥

  满地的呢喃细语

  我发现身边的你漠然回避

  ……啊——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这个还没有唱完,刚刚唱了几句,这马车便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应该是遭遇了什么?

  “娘亲莫急,宇儿下去看看。”

  小小的身子像个泥鳅一样,瞬间就滑到了外面。这里面的人还没等阻止,外面的童音便闯入了马车内的人耳中。

  “外面的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们的马车?”

  “哟,老大你看见没有这豪华的马车里面竟然装的是个小不点儿,哈哈哈。”

  一道粗糙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中。

  

  jiangjunhuanghouhenqingkuang_/4249122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