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皇后很轻狂! 樊天宝 - 着笔中文网

樊天宝

  “哈哈,别说还真是个小不点儿。嗨!小子,你该不会只有三岁吧。”一道略为爽朗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中。

  “哎呦,大傻个儿,你先等一等。你谁呀?凭什么来拦我家的车队?干嘛呀?想给我们家当壮丁吗?可是,我看你旁边的人还行,但是你呀……弱不禁风啊!”不得不说,韩语嫣这眼神很到位,满满的嫌弃。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还有,你知道我是谁吗?不过看你这架势应该是不知道我是谁了。看来你很有胆量嘛,不知道这对方的人是谁?就敢这么嚣张。不过呢,我还是劝你一句。你现在呀,太小了还是去找你娘亲要奶吃吧。哈哈哈哈。″这人眯了眯眼睛,阴测测的说。

  空气中寂静了两秒,随后空中爆发出了一阵阵爆笑声:“噗哈哈哈哈,可真是笑死我了,对呀!你还是去找你的娘亲要奶吃吧。″

  韩语嫣并没有管那些笑的不成样子的人。

  “大傻个儿,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那个兴趣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就是那狼牙帮的帮主,樊天宝!”

  旁边的车夫,听到他报出自己的名号的时候,便立刻想要拉住前面的小主人,把小主人塞到车里,然后把身上值钱的东西赶紧交给他们,好让小主人安全的到达边塞。

  “公子,你快回车上去!老奴……老奴来保护你。

  这奴仆倒是忠心,只不过明显是害怕的双腿都哆嗦着。

  看着这老奴害怕的样子也不忍心说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退下。

  “那就让我告诉你我是谁,我是当今圣上亲封的镇北大将军。″

  看着面前这个骑着棕红色战马的三岁小孩儿瞬间感觉这小孩儿是在唬自己。顿时心里就升起了一股无名火,难道自己就像是好骗的人吗?

  “镇北大将军?我呸!镇北大将军不是韩言吗?韩言大将军,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征战了多少!打下过多少胜仗!受过多少伤!你知道吗?就你这小不点儿,还想冒充他,哼,自不量力!″

  这人到底是谁?竟然还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他们两个是旧识!还是这马匪听说过自己这便宜爹爹的生平事迹。

  “大傻个儿,往这儿看。″身下骑着棕红色的战马,手举圣旨,本应该是特别潇洒的,但是这人换成了一个三岁的小孩儿,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看怎么好笑。

  只不过他手上的这道圣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刚刚已经说了,我是镇北大将军。说吧,到底放不放人?“

  “好,既然你不愿意说的话,那就不说。如果我说这场仗我就是要打呢,再说了,这东西不过是一道圣旨罢了,谁知道它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呢?兄弟我们都不识字。所以,这场仗你们要打,咱们就打,不打咱们就不打你们说呢。″目光似狼,仿佛在他的眼中,这一群人都是它的猎物。

  人群中好像有一个人不满的说道:“老大,你说什么呢?这场仗必须要打呀!“

  此话一出,就有众人跟风。“对啊,必须要打。““打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厉害。“……

  “好,那本公子就陪你″稚嫩的童音,闯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对面的每一个人都在嘲笑这个小不点儿自不量力。而这面的家奴们不禁都开始纷纷担忧起来,想着该怎样逃跑。

  就在这时,一道微微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刚刚这位好汉说,你是叫樊天宝?好巧,我这儿有个人让我给你带一样东西,不妨先看一下,你们再打可否?″

  明明是一道普通的嘶哑声音,却让樊天宝的灵魂微微一怔,好像是又回到了当年的时候。

  “哼,好啊,那本寨主就与你同去,如果让本寨主知道你是在耍本寨主,那么本寨主便会用手上这把屠龙刀,一刀捅死你。“

  樊天宝在心中默默叹道:刚刚这人的声音明明是一道普通的声音,没有什么震慑力,但却让他不由自主的答应下来。

  骑着战马与他来到旁边的树林当中,刚刚下了马,就听见了让他震惊不已的一句话。

  “怎么?小宝子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高成说道。

  然而就是这个让他震惊不已的,便是面前这个'老人'!!

  “你是?”

  像是瞬间想起了什么,樊天宝惊颤的问道:“高将军!?”

  “原来你还记得本将军。”面前这位'老人'调笑道。

  樊天宝瞬间激动了起来。面颊通红,激动地都快要无语伦次了。

  “你,你,真的是高将军!!”高将军是当时他所在的军营里面职权最大的一个将军。跟着韩将军一起打下万里江山的人。

  “正是,不过,我想问你的是,你为何突然改行做了这马匪,你以前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位将军呀,最痛恨的不就是这马匪了吗?你怎么还要去当这个马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高城说道。

  “这……高将军,你有所不知。当我解甲归田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官兵借着皇上征军饷税收的名义大肆的敛财,到百姓家里搜刮银两。纵容属下当街强抢民女。欺男霸女,甚是可恶。偏偏这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然这上面不管那我就来做这个马匪来管一管。”

  樊天宝越说越生气,脸颊通红,好像,马上就要和那群官兵先打一仗似的。不过这语调又突然一转。

  “怎奈我做这个马匪。这群老百姓不仅不领情,反而还越来越怕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这群人是如何想的!一看见我,就像是看到了凶极大恶之人。既然他们这么想,一开始我也是不想与他们计较,但是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当上了如今这个狼牙帮的帮主!我发现这个狼牙帮的兄弟们其实本性都不坏,这胸腔里面都有一颗热血沸腾的心。我很欣赏他们每一个人,我很在意他们每一个人对我的想法,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每一秒”

  前句话说的十分无奈和悲凉,但是到了后面却透露着淡淡的欣喜和自豪。

  “好啊,听了你的话,老夫还想像当年一样称赞你一句,好儿郎!”高成捋了捋胡子,眯了眯眼,对樊天宝说道。

  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今日之事做的又是对是错呢?”

  高城没有说话,望着面前这个一米八大个儿的男人。

  “其实是这样的……”

  ————⊙▽⊙————

  “什么呀,就放着本公子不管啦。”语气中满满透露着失落,仿佛,这仗,不能打下去,就很失望一样。

  众家丁:“……”我们还能说什么?公子你高兴就好,啊呸,大将军,你高兴就好。

  早在这之前赵暖就叮嘱众家奴要改口,不能再叫公子了,要改口为,将军。不然就是犯了大忌。

  “行了行了,走吧走吧。真没意思。”韩语嫣说道

  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扭头下了马,转身跳回到了车厢内,这一连串的动作可把家奴们吓得不行不行的了,因为这种高难度的动作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儿来做,虽然这三岁的小孩儿是一位大将军,但是他到底说还是一位三岁的小孩儿啊!

  看见他安全地跳到了车厢内,不由自主地舒了一口气。

  呼——平安就好,平安就好。这是大部分家奴心中的想法,但是除了一位老婆子。

  哼!这小子,刚刚的战乱中那马匪怎么就不杀死他!让他留在这世上干什么呀?还白白浪费我老婆子的时间,有这时间,老婆子我还不如回家照顾孙子呢,哼。这皇帝真是的,明明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儿,命人暗中做掉就是了,还非得浪费我老婆子的时间。真是晦气。哼,来日方长,不就是要把这小子养废吗?老婆子,我的手段多的是。

  撇了撇嘴,转头走向了下人们坐的马车。

  “宇儿,怎么样啦?是什么人呀?这车厢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吧?为娘可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听见,你快和为娘说说,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遇上什么马匪了还是这车坏掉了。”赵暖焦急地望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哎呀,娘,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就是这轮子呀。崩掉了一块木头然后呢,这可巧了,马蹄子踢到了一块儿大石头把它的脚给磕出血了。”孩童不在意的撇了撇嘴,随意的说道。

  “你看,娘,我就说没事儿吧,看把你担心的哦,头上的汗都出来了,来,宇儿给你擦一擦。”暖暖的,软软的声音传入了两人的耳中,心里面不知觉的一化。

  天呐,这小孩儿也太可爱了吧,虽然自己现在比他小,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当过20多岁的人呐。天呐,我的姨母心都要化了。

  “对了,娘。自打我醒来你还没有告诉过我我叫什么呢?还有哥哥叫什么?你都没有告诉我!还有你叫什么?父亲叫什么?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是不是不在意我了?”韩语嫣嘟了嘟嘴委屈的说。

  “哎,你瞧,娘这记性。你叫韩宇然(韩语嫣),你的哥哥叫韩语。你的父亲叫韩言,你的娘亲我呀,叫赵暖。暖是冷暖的暖。你父亲的言是言语的言。你哥哥的语是语气的语。”

  所有人都解释了,只是没有解释到我的吗?所以我想我一定是不叫这个名字的,所以呢,我的真实名字又是什么?算了,不想了,太费脑力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想想一会儿该吃什么好。好不容易重返一下小时候,这还不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娘,原来我的语是语气的语呀,我还以为是气宇轩昂的宇呢?”

  震惊!

  “娘,娘,你刚刚听没听见哥哥他说成语了!他用成语了。”双目瞪得老大,一边用手,着急得拍着赵暖的腿,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刚刚说了成语的哥哥!!

  自己的笨哥哥竟然说成语了。

  那是不是代表自己这位笨哥哥其实不笨呢?只是有点儿大智若愚吧?

  “宇儿,你哥哥是痴傻而不是笨。娘有请过夫子来教他学的。”赵暖无奈的说,仿佛对这种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哦哦,好,那你刚刚的歌是不是还没有唱完你去唱吧,继续唱,哈哈哈。”韩语嫣急忙忙的打着哈哈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误。同时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穿了一次越就智商下线了吗?

  “好!那娘亲就继续唱。”虽然看出了自己的女儿其实是在打哈哈,但是自己并不打算去拆穿女儿,毕竟这种事情不能怪得了女儿。

  “那眷恋依旧被微风凋零

  翻阅相濡以沫的梦

  长不过天地间

  每一篇如青涩般浮现

  落雨声嘀嗒嘀嘀

  回荡着轻声细语

  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城外湿呀沥沥

  满地的呢喃细语

  我发现身边的你

  ”

  歌声还是悠扬动听。只不过其中掺杂了一些哀怨的味道而已。

  

  jiangjunhuanghouhenqingkuang_/4246868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