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二十章 你也出去吧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二十章 你也出去吧

第二十章 你也出去吧

  早先张婆子的残羹冷炙早被收拾干净,一张四方小桌上,摆了四碗面,三人一兔各占桌子一角。

  经过了和面、打条、拉抻,均匀用力而成的面,细如龙须、状若银丝、柔韧弹爽。

  闻一口,浓香扑鼻,吃一口,爽滑劲道,回味无穷。

  沈秋檀再也忍不住,三瓣嘴急不可待的埋进了面碗之中,吸溜吸溜,再也不愿意拔出来。

  萧昀矜持的拿起筷子:“这兔子,怕不是成精了吧?不怕烫么?”

  沈秋檀才懒得理他,现在对她而言,吃饭大于天,伺候好谁,也比不上伺候好自己的胃重要。她有一种预感,若是这一回吃不饱,她后面可能会面临很艰难的局面。

  别人不过刚刚动筷,她的一碗面已经见了底。

  沈秋檀抬起胖兔头,看着正优雅吃面的萧旸,红眼睛转了一转。亲爷爷来了,他应该不会如以往那般关注被关在角落里的自己了吧?他应该还没有发现,那个房间已经空了吧?

  主要是方才采青的眼神,分明一直黏在这位世子身上,想叫人不注意都难。

  现在正主回来了,采青的关注点应该已经顺利的转移了。

  不过略微转了转脑子,刚刚平复不久的肚子又开始叫嚣,沈秋檀委屈的看着老国公爷。

  一只圆肥如同白汤圆的兔子,瞪着两只红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你……

  “咳咳……”老国公爷搁下筷子,将剩下的半盆面直接端到了桌上,对肥兔子纵容到:“吃吧。”

  又转过头来,对萧旸道:“四郎何时有空?”

  萧旸放下筷子,十分恭敬的道:“随时,祖父可是急着去祭拜祖母?”

  现下还有不少事物需要过他的手,可那些与祭拜祖母比起来,不过是些冗杂小事了。

  老国公爷点点头:“好,三日后,你们两个陪我去一趟青阳县吧。”

  两个孙子点点头,又听老国公爷道:“少带点人,这是我们的家事。”

  这便是对萧旸说的了,他忙道:“是。”

  “另外,你祖母最喜鲜花,但这寒冬腊月,要找鲜花不免兴师动众,四郎多准备些香料,全了心意便也罢了。”

  萧旸称是,暗自羡慕祖父祖母之间的情谊。

  此时,三人的面碗也已经空了,同时空的,还有沈秋檀面前的那个盆。

  萧旸和萧昀看着滚圆的兔子,都有些无语,老国公爷却笑眯眯的。

  沈秋檀终于吃了个半饱,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露出了圆溜溜的粉白肚皮,那架势那神态,就好像是……一个人。

  萧旸眼中划过一道利芒。

  找到的那只小花猫,和自己当初见过的那一只,确实极像,可也仅限于相像罢了。

  它根本不像是当初见到的那般通人性。

  但眼前这只兔子么……

  “好了,天色不早了,四郎早些回去安置,小六就陪着我吧!”

  老国公爷抱起了兔子,带着孙子离开了厨房。

  萧旸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才起身去往自己的居所。

  夜风萧瑟,寒意催人清醒。

  拐角的一株雪松前,萧旸星目微敛,剑眉紧簇,心中有疑窦渐渐生了出来,祖父到底从哪里弄来这样一只兔子?还让它上桌。

  不过那兔子……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

  老国公爷带着孙子,抱着兔子,快步走到了远香堂。

  到了此时,寝室内早准备好了供人洗澡的热水。老国公爷叫孙子回了自己的厢房,把肥兔子抱回了自己的卧室。

  沈秋檀:……

  我还没吃饱,我不想看老爷爷洗澡。

  肥兔子转过头去,老头子已经进了浴桶。

  这可真是……沈秋檀动动前腿,见老国公爷没反应,她往前挪了一点,再挪一点,还是没反应,然后没多久,肥兔子就挪到了门边,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冬夜无虫鸣,倒是鸟叫声时不时的有个一两声,沈秋檀拖着巨大的肚子,真心觉得兔生艰难。

  才这一会儿工夫,又饿了,这回该去哪里找吃的呢?

  这次的变身,读心术没了,力大无穷使不出来了,只剩下了吃……

  等自己变回了人,肯定也会变成一个大胖子吧?

  这么吃下去,不会撑死么?

  所以,说不定她连变回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肥兔子缩缩脖子,想要和饥饿抗争。坚持住,你是人,不是兔子。

  悠悠冷风吹来,一片枯叶打着旋儿落了下来,沈秋檀与饥饿的抗争也结束了。

  她不是不能忍饥挨饿,之前在济阳城哪一天不是吃不饱穿不暖,可那种饥饿感,和现在的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心里就像住着一头凶兽,一头饿兽,时刻叫嚣着要吃,叫她抓心挠肺,甚至狂躁不安。

  沈秋檀担心她这样饿下去,会渐渐失去理智。

  于是,她只能无奈的继续去找吃的。

  能让萧旸安身的府邸自然不小,沈秋檀蹦来蹦去还是想再去厨房,一来,那边的张婆子应该已经记住她了,现在就算她堂而皇之的回去找吃的,张婆子以为自己是老国公的人,哦不,是兔,定然也得好吃好喝的招待;二来,熟门熟路不是?这府邸这么大,万一不小心迷路了呢?

  她可还惦记着天亮之前,回到关着自己的枯荷轩,免得穿帮。

  蹦啊蹦,跳啊跳,饿呀饿,沈秋檀双眼通红的向着厨房奔去,却在途中被一阵香气吸引。

  有桂花香、蔷薇香、茉莉香、栀子香、雪球香、菊花……

  都是花香,掺在一起,沈秋檀却分了个一清二楚,她抬起前爪揉了揉要打喷嚏的鼻子,一双红眼睛愈发水润,熠熠动人,这香闻上去好好吃!

  各色香饼香篆放在统一大小的托盘上,八个侍女便是八种香料……

  肥兔子跟着侍女们,闻着那香气,肚子里的馋虫竟似止住了闹腾。

  虽然明知这东西不能吃,但她还是舍不得就这么离开了,结果,她一直跟着侍女们到了另外的居所。

  采青亲自来开门。

  侍女们鱼贯而入。

  “放到临窗的案几上吧。”采青吩咐道,很有架势。

  侍女们目不斜视,依言将香料放下,各个脸颊飞红。

  香浓的室中传来轻微的水声,屏风的另一面,是那位青年将军,公府世子,在洗澡。

  采青自小到大不知看了多少这样的小心思,冷笑道:“世子沐浴不需要人伺候,都出去吧。”

  侍女们脸色一白,快步离开。

  水声大了一些:“采青,你也出去吧。”

  fuguiyingxiang/4476528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