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二十二章 大营里耍耍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二十二章 大营里耍耍

第二十二章 大营里耍耍

  这般折腾,夜已过半。

  沈秋檀乖乖的被人抱着,看上去就像是刚发芽就经历了秋风摧残的小白菜,又蔫又叫人生怜。

  两个护卫出身国公府,今晚不久前才见过老国公爷对这兔子的宝贝,所以十分贴心的找了块软毯将兔子包好,先去采青那里,由采青给肥兔子洗了个澡,才敢往老国公爷那里去送。

  两个边走边道:“你说……这大半夜的,世子爷怎么就要给这兔子洗澡了?洗澡也就罢了,还没洗干净……”

  “谁知道,像世子爷这等人物的内心,岂是你我可揣度的?不过嘛……”

  “不过什么?”

  “这兔子确实有些不凡。你没养过兔子可能不知,兔子是会游泳不错,可最是怕水,小时候我爹给我寻摸了一对白兔,我年纪小不懂事,趁着父母不在家,给那对兔子洗了个澡……”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那一对兔子都死了,活生生的吓死了,结果被我娘炖了吃肉,早在我的五脏庙内走了个轮回了。”

  嗤,沈秋檀不屑的嗤笑,自己岂是那种没用的兔子?

  想完,又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做兔子做上瘾了?

  她本来想着晚间悄悄潜回枯荷轩,免得明早有人去送饭,自己不在房中再露了馅儿,但刚才看采青那样子嘛,估计都顾不上给一个小小孤女送饭了。

  那正好,今晚就安心的跟着老国公爷吧,抱紧大腿,明天说不定还有更好吃的!

  两个护卫到了远香堂,听闻老国公爷已经就寝,两人将兔子交给门人,就算交了差。

  沈秋檀裹着毯子,随意的将就了一夜,第二日天微微亮,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原来,是老国公爷起身了。

  老人普遍觉浅,但老国公爷却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习惯晨起练武。

  萧旸熟知祖父的习惯,正院与后罩房之间的庭院也不小,萧旸便命人拾掇出来正好方便祖父松松筋骨。

  沈秋檀也没了睡意,她不过睡了不到三个时辰,竟然觉得又饿了。

  可这种饥饿程度还能忍,所以她也跑到后罩房的廊下,看老国公爷施展拳脚。

  庭院的一侧摆了刀枪棍棒锤等一色兵器,另一侧还放了几个树桩、木人。

  老国公爷却没选兵器,而是赤手空拳的耍起了拳。

  那套拳法,很慢,有些像是沈秋檀熟悉的太极拳,但又比太极拳刚猛一些。

  沈秋檀睁着通红的兔子眼,看得津津有味。

  大半个时辰过去,老国公爷收了拳势,见一直乖乖的胖兔子,老脸笑出了褶子:“走,乖兔,爷爷带你用早膳!”

  沈秋檀喜出望外,一跳跳到老国公爷脚边,老头儿将兔子抱起,回了正院。

  萧旸一早就回了大营,用膳的只有一老一小一兔子。

  虽然吃了两块香饼香篆,沈秋檀已经不那么饿了,但也没少吃。

  厨房知道国公爷带来了一只巨能吃的肥兔子,早膳的量一再斟酌,加了又加,这些刚好填进了沈秋檀的肚里。

  “爷爷,我想去四哥的大营看看。”萧昀乖巧的道。

  老国公爷喝完最后一口粥,点了点头:“去吧,将小白也带出去遛遛。”

  “小白?”

  沈秋檀立即放下粥盆,红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萧昀。

  萧昀昨天夜里还不怎么喜欢这只兔子,但这会儿,再看一眼这兔子,竟然觉得怎么看怎么顺眼,而且心里软乎乎的要化了。便也笑着应承道:“好,爷爷放心。”

  沈秋檀眨眨眼睛,此刻有些明白这次变身的能力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大概是卖萌吧。

  她内心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威武雄壮、路见不平能拔刀相助的汉子,没想到还有需要靠卖萌来维持生计的一天。

  用过早膳也不过才辰时一刻,萧昀少年人心性,已经急急叫人备马了。

  沈秋檀被一个护卫抱在马鞍上,颠来颠去的到了大营。

  听闻是节度使的族弟,一行人自是畅通无阻,直接进了萧旸的大帐。

  “四哥,这军营可真大!”萧昀意气风发。

  萧旸嘴角一勾,露出点笑意,却在看见护卫怀里抱着的兔子时,立即收敛了神色:“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四哥是说小白么?是爷爷叫我顺带遛遛的。”萧昀摸摸这儿,瞧瞧那儿,觉得什么都新奇。

  萧旸眉头微簇,看来祖父是真心喜欢这兔子,竟然还取了名字。不过,有必要像遛狗一样遛兔子么?

  “四哥,我再出去看看!”

  萧昀看完了兄长处理公务的地方,又要去找下一个新鲜的地方。

  沈秋檀想了想,从护卫手里跳了下来,她不要继续跟着个傻孩子瞎逛,她要留下来,看看萧旸是不是压下了自己交给他的账册。

  兔子跑了,护卫要去抓,萧旸淡淡道:“随它去吧。”

  护卫领命告退,帐中便又剩了一人一兔。

  萧旸今日穿了银霜色圆领袍,看上去就带着些冷意,他回到座位上处理公务,一会儿皱着眉,一会儿舒展开,笔不停的勾勾画画,很快便忘记了身边还有一只肥兔子的存在。

  沈秋檀一寸一寸的挪动着圆滚滚身体,小小的红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

  很快的,她便挪到了萧旸的桌子旁边。

  那桌子很大,萧旸的右手边放着触手可及的砚台、镇纸和笔,和一个没有点燃的烛台;至于左手边垒了一大摞的公文,公文垒的有点高,而公文之后还有一块空余的地方。

  就是这儿了!简直是量身定制啊!

  沈秋檀自以为轻手轻脚的跳上了桌子,并借着高高的公文隐藏自己。

  却不知,从它挪动第一寸的那一刻起,萧旸已经将它的动作收入眼底了,他本来是想看这只肥兔子发现桌上没有食物,会露出多么失望的表情,结果便看到了更好玩的事。

  明明那么肥了,还妄想着区区一摞公文能挡住自己的视线?

  真是愚蠢,果然只能做一只兔子!

  他终于像是找回了场子,最大限度的取笑起肥兔子来。

  笑过之后,又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幼稚了!

  沈秋檀确实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更不知萧旸对她的嘲笑,她躲在公文后面,红眼睛盯着萧旸正在看的内容。

  心头不由一跳。

  fuguiyingxiang/447401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