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二十五章 半路遇敌袭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二十五章 半路遇敌袭

第二十五章 半路遇敌袭

  用了早膳,萧家人按照计划,有马有车向着青阳县驶去。

  马车外表朴实,内里豪华舒适。

  老国公爷一把掀开帘子,看着日光下泛着光芒的冰天雪地,任凛冽的寒风灌进马车,深吸一口冷气,才满意道:“天气不错!四郎你进来坐,换我来骑马。”

  原本是老国公爷带着萧昀坐马车,萧旸骑马跟在马车前后,但现在老国公爷来了兴致,萧旸自然不敢扫兴。

  老国公爷将手里的兔子放进萧昀怀里,跳下了马车。萧旸长腿一抬,随后上了马车。

  马车里点着暖炉,熏熏蒸蒸的热气里,还飘散着一股栀子花的味道。

  萧旸抬眸一扫,就见萧昀抱着大肥兔子,迷迷糊糊已经睡着了,而那肥兔子见他的目光扫来,从东张西望立即变成了闭睛装睡。

  萧旸:……

  呵,欲盖弥彰的蠢兔子!刚觉得它不过是只寻常兔子,没想到还是鬼精鬼精的,他伸出手放到肥兔子的三瓣嘴下。

  沈秋檀立即僵住了,这人,要干嘛!红色的眼睛警惕的盯着萧旸,沈秋檀张开三瓣嘴,就要去咬萧旸的手指……

  “嗤!”手指收回,萧旸拿着一小块栀子香篆的残渣,嘲讽道:“下次偷吃,记得擦干净嘴。”说完便懒懒的靠在车上,闭上了眼睛。

  看这样子,现在偷吃的,肯定还是祭奠祖母用的香篆,不过祖父都不说什么,自己也不必再如之前一般动气。

  沈秋檀:……

  萧昀发出轻微的鼾声,沈秋檀扭扭身子,从他的怀抱中跳了出来。

  毛茸茸的脑袋顶开车帘的一角,一阵冷气扑面而来。

  红色的眼睛望着白雪皑皑的远山近丘,露出了求而不得的焦急。

  一只兔子,能急什么?无非是吃不上萝卜青菜了。但沈秋檀并非真正的兔子。

  她想逃跑。

  做人的时候被关进屋子里,做兔子的时候,也有一群人跟着。因为老国公爷对它的喜爱,她可以吃饱喝足,但也因着这种喜爱,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

  他们一路轻车从简,可不是真的从简。

  马车之外,除了车夫,加上在骑马的老国公爷,不过就只有六名护卫,但沈秋檀相信,只要自己从窗户跳出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回来。

  隐在暗处的护卫,不知还有多少。

  那,该怎么逃呢?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不多时,便到了马车前。

  “启禀大人,沈家的那位姑娘逃走了!”

  假寐的萧旸睁开眼睛,一把掀开帘子:“什么时候的事?”

  来人支支吾吾,还是硬着头皮道:“许是有三四天了……”

  萧旸一把敲在车壁上:“三四天了?都是怎么办事的!”

  “这……沈姑娘是女眷,属下几个只能守在院门外,平时也就采青姑娘能进去……而且,确实没有看到有人出来……”来人说的含糊,萧旸已经猜了个大概。

  他忆起沈家姑娘那双明亮飞扬的眼睛,还是自己大意了。

  这几日,他将一大半希望都放在了那只小花猫身上,加上祖父来了,叫他没能及时再审讯那位沈姑娘。

  可惜了……

  “确定是她自己逃跑,而非被人掳走?”

  “是,房中并无打斗痕迹,是采青姑娘发现沈姑娘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忍不住进去看看,这才……”

  萧旸的怒气又上来了,这个采青,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他并不知道,自从他回来,给枯荷轩送饭的活早都叫采青分配给了别人,但别人哪有她那般尽心,直到方才,萧旸一行人离府,采青才做回了送饭的活计,没多久就发现,人早都不在房中了。

  也是她对府中的防卫太自信了。

  沈秋檀靠在车壁上,三瓣嘴动一动,眼中闪着愉悦的光芒。

  说起来,对府中防卫的自信,除了采青,可还有眼前这位节度使大人。

  现在好了,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还是自己跑的,叫他怎么不生气?

  不过,气死才好!

  谁愿意被软禁?

  兔子总比人好逃些,沈秋檀告诉自己,按下心思,寻找机会,不要着急。

  这几天,加上刚才的那块儿栀子花香篆,她一共吃了五块香饼香篆,虽然饭量还是很大,但对食物已经不是那么渴望了。

  她终于明白,之前那一股饥饿感,来自于对香气的渴望,而非寻常的食物。

  食物也有香气,能暂时减缓她的饥饿,但真正有效的,还是这些浓缩的香饼香篆。

  而且,每次吞掉香饼或者香篆之后,从会有一股暖流从她胸中升腾,进而全身暖洋洋的。

  “去追,去找,找不到不要回来见我。”

  “是!”

  萧旸放下帘子,将肥兔子揪到腿上,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沈秋檀背上的毛,不知在想些什么。

  鼻尖萦绕着一股甜香,有些像方才的栀子花香,但又不像,萧旸想,许是方才这兔子偷吃,余下的残存香气。

  沈秋檀任他所为,就当是做按摩了……

  她正尽量的放松自己,做出享受状的时候,不知为何,萧旸忽然揪紧了它的皮毛,沈秋檀吃痛,想要逃开他的魔抓,萧旸已经把它丢在一边,袍角一抬迅速的跳下了车。

  沈秋檀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马车外传说刀剑之声。

  红兔子眼中一亮,有敌袭!

  真是天助我也,就是萧旸这种人,怎么会没有仇人?

  这么大的动静,萧昀已经吓醒了,一会站起来想跳车而逃,一会儿又坐下觉得车里面安全,来回站站坐坐,最终只是抱着自己的肩膀,犹豫惶恐。

  沈秋檀借着扒开的车帘一角,始终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这些人里面,对她最好最纵容的就是老国公爷了,只见他横刀立马、踏雪迎敌,其英姿一点也不逊于身旁的年轻人。

  至于萧旸,沈秋檀虽然看不懂斗武的法门,却能感受到萧旸的气势。

  他一脸肃杀、面无表情的斩去白衣刺客的头颅,带着温度的鲜血霎时喷涌出来,溅了萧旸一脸,又撒了一地,晕湿了大片大片的白雪,像是白底上开出的红色大花。

  红色花朵的数量越来越多,萧旸冷哼一声,要求属下留活口。

  此时,萧家守在暗处的护卫们,已经加入了战斗,所有人全付心神,都落在了马车周围。

  沈秋檀摩拳擦掌,就是此时!

  fuguiyingxiang/4470858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