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二十六章 夜宿破木屋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二十六章 夜宿破木屋

第二十六章 夜宿破木屋

  风起雪落,十来具尸体杂乱的散落在马车周围,刀剑声不绝于耳。

  萧旸弃了宝剑,改用一杆红缨枪,此刻那枪头的红缨已经吸饱了人血,而枪的主人玉面染血,一脸冷森,征伐来回间真如那索命的阎王,无情又冷酷。

  老国公爷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对敌了,已是越战越勇,到兴起时,还要和自己的孙子比比谁杀的人头多,萧旸不敢不从。

  很显然,这场袭击是突然爆发,却是蓄谋已久,刺客们早早隐在雪里,身穿白衣借着白雪隐藏行迹,就等着萧家人经过。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又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头,原本萧旸安排的那些隐在暗处的护卫已经全部加入了战斗,依旧没能扭转战局。

  这和萧旸想的小打小闹很不一样。

  在所有人都密切关注着战局的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打开车帘窜出了马车。

  它的块头不小,但动作却十分迅速。

  众人看见,只觉一个白影匆匆略过,再具体些,却不知是什么了。

  萧旸知道是那肥兔子,吩咐两人去抓回来,老国公爷听到,匆匆喊了一声:“随它去吧,勿追。”

  萧旸点点头,不再管那肥兔子。

  沈秋檀瞅准时机,跳了马车,在雪中一路狂奔,借着毛色的掩护,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落雪纷扬,天地昏沉,四处都是荒山野岭。

  跑呀跑,跳呀跳,身后的战斗声越来越弱,至微不可闻,至完全听不到。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天色愈发暗沉下来,沈秋檀四腿用力,慌不择路之下,终于找到了一间破败的木屋。

  她用屁股对准木门,后腿用力一蹬,木门应声向后倒了下去。

  白兔子动了动身子,钻进了屋里,带起一阵的灰尘。

  不过,看到灰尘,沈秋檀反倒是放心了,这屋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这么脏,定然是已经废弃许久,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前来,她匆匆一瞥,便找了个挡风的角落躲了起来。

  天眼看就要黑透了,所以她其实已经跑了足足四个时辰了,这般体力,放到以往,她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这一处,距离萧旸那厮的马车已经很远了。

  肥兔子昏昏沉沉的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之前在马车上,她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不是她刚吞服的那块栀子香篆,而是她每次变身时都会散溢出来的香气。

  似花非花,似麝非麝,初闻带着些清甜,再细闻又透着些微微的苦涩,清甜与苦涩糅杂在一起,显得十分特别,叫沈秋檀一阵神清气爽。

  这是自己吃香饼香篆的后遗症么?

  记得当初变猫的时候,也是有这么一股味道存在的,但那时,她浑身上下除了燥热和疼痛,便是渐渐不清的神智,当时她以为是她杀狼太累所致,现在想想,也许是这香让她陷入昏睡。

  可如果是这般,为何现在又闻到这种香气,神智却丝毫没有收到影响呢?

  是自己猜错了,还是说自己的身体已经适应了这种香气?

  究竟是何种原因,暂时不得而知,但沈秋檀知道,她很快又要变身了。

  熟悉的挤压敢袭来,胸口传来剧烈的灼热感,这回,依旧不知道是变回人,还是变成某种动物……

  沈秋檀抬起头,想找几件衣服,万一变回人了,她可能就要衣不蔽体了,这才是她看到木屋就闯进来的原因。

  木屋总归是人建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件落下的衣裳。

  借着最后的微光,她终于找到了一件打着补丁的破衣裳,沈秋檀不敢嫌弃,也不敢想这衣服究竟有多脏。

  香味越来越浓郁,那股苦涩完全被压了下去,小小的木屋浓香弥漫,一只兔子藏在破衣服里,身上全是汗水。

  忽然,哐当一声,有人踩着倒了的门走了进来。

  …………

  通往青阳县的官道上,直到暮色笼罩的前一刻,萧旸才将前仆后继的行刺者处理了个干净。

  那些人身穿与白雪同色的衣裳,只露出两只眼睛,各个悍不畏死,最后剩余十来人,萧旸本预备留着审讯,但那些人见大势已去,当机立断,服药自尽,片刻间,便全部毙命。

  这已经不是寻常的刺客了,而是有人豢养的死士。

  萧旸擦干净红缨枪上的残血,脸色愈发冷然。

  这一次被袭击,是动用了道府驻军才得以平复。祖父已经退下来了三十余年,所以,这伙子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而他们要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还有那一样东西。

  是因为沈晏沣女儿落到了自己手中,这伙人才赶尽杀绝么?可他们并不知道,沈晏沣的女儿,已经逃跑了!

  自己……竟然替一个小女孩背了锅。

  想到这里,萧旸的一张脸如同乌云遮日,黑的叫人不敢看。

  “四哥,爷爷,我能下来了么?”萧昀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他被人扶着下了马车,看到车辕上的血迹还有倒地的马,差一点又要晕倒。

  老国公爷摇了摇头,拍了拍萧旸的肩膀:“四郎,先回去吧,你祖母不喜血腥。”

  萧旸点了点头,吩咐整顿人马回程,又吩咐属下务必找出沈秋檀来。

  自己是这么容易背锅的人么?

  …………

  沈秋檀已经吓傻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就忽然来了个人?而且,这种四面透风的破房子,除了自己迫不得已,竟然还有人敢住?

  心得多大?

  可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雪越下越大,黑糊糊的木屋中,“刺啦”亮起了一簇火苗。

  火光的映照下,可以看出到来的男人已有些老迈,蓄着的胡子花白带雪,脸上的褶子藏都藏不住。他一身酒气,穿了一身粗布短打,背上背着个有些大的木匣子,长得不高,也有些瘦弱,但背却没有佝偻。

  沈秋檀躲在破衣里,咬紧牙关一动不敢动。

  变身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她的大脑转的很慢,她想,先看看变身之后是什么再说吧,现在要跑,也跑不动了。

  fuguiyingxiang/4469720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