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三十六章 众人心各异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三十六章 众人心各异

第三十六章 众人心各异

  回广陵?

  众人一愣,广陵陈氏,近几年来的香料生意做得愈发大了。

  沈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沈秋檀姐弟并不是只有他们沈家可以依靠,原来沈晏沣没有外放的时候,陈氏的那个庶弟每到年底,可是不远万里的从广陵而来,亲自进京送年货的。各色的珠宝、香料、布匹通通都是给陈氏的。

  如今,陈氏的一双儿女回来了,他们的舅舅会坐视不理?

  所以,这对姐弟是一个宝库啊!只要笼络住他们,陈家的钱还都不……

  沈晏海显然不这么认为:“你姓沈,陈家凭什么管你?就算管你,我们家又不是没人了,一个商户,敢和堂堂靖平侯府闹,哼,你小小年纪,上蹿下跳,忤逆长辈,毫无半分娴熟可言,真是丢尽沈家脸面。”

  这是早就憋了的话,终于有了发作的机会。

  沈秋檀一点儿也不生气:“沈家,还有脸面可言?”

  “再说了,我就算再丢人,也不会像二伯一般,靠着死弟弟升官发财。”沈秋檀告诉自己别生气,就算生气,也得先气死这一窝。

  “你……这个小畜生!”沈晏海果然气的跳脚,身上的肥肉都抖了起来。

  这也是沈秋檀极其厌恶沈晏海的一个原因,他一身肥肉抖起来,竟然和袁贲有些相似。这叫她怎么亲近的起来?

  “够了够了,都散了!”老侯爷揉了揉酸痛的额角,老三原来看不上自己这个爹,现在他生的女儿又要来折磨自己了。

  “祖父,为何要散?沈家借着我爹娘的死,得了多少好处,多少实惠,我偏要问问,可有谁为我爹娘治过丧,设过灵堂,可守过一天孝?少喝过一天酒?”

  “这……”老侯爷语塞。

  沈秋檀嘲讽道:“样子都不知道做,难怪别人都那么议论沈家。”

  说完,灰色的斗篷一扬,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令人作呕的宴席。

  “怎么议论沈家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啊!”沈晏海气的大叫,结果沈秋檀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沈晏海狠狠的摔了酒杯:“反了她了!”

  老杨氏拉拉老侯爷的袖子:“侯爷,您看着,她也太不孝了,这看上去活像一头母老虎,我可降服不了……要不,还是把她赶出去吧?”

  “是呀是呀,这看上去要吃人啊!”小杨氏跟着附和。

  “就你们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你要赶她出去,你知道外面人会怎么说我们?”老侯爷简直气的无奈了,之前听了这老妇的撺掇,要给三子除名,这已经叫人看了笑话。如今,三子的一双子女回来了,侯府一边把她们赶出去,一边还要靠着沈晏沣的名声谋好处。

  这简直……叫人戳脊梁骨啊!

  而且,棽棽贴在自己耳边说的话,若是真话……那,她还是有利可图的。

  “此事,休要再提。”老侯爷思前想后一锤定音,跟着就要离去,走到一半,忽然又对老杨氏道:“这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地道,以后,沉香居想要什么,你尽量满足就是了。”

  老杨氏张嘴就要拒绝,老侯爷目光一转,看向老四媳妇头上的红宝。

  众人齐齐的看了过去,小杨氏缩了缩脖子。

  她这些年拿惯了,拿着拿着便觉得好东西都是自己的,她哪里还记得这是陈氏的红宝。

  陈氏生的小畜生也是讨厌,不是傻乎乎的么?怎么还记得自己娘亲的首饰?

  她果然真是老三和陈氏的孩子,再也错不了了。

  其他人心知肚明,小杨氏拿了,老杨氏安能不拿?

  见小杨氏缩了脖子,老杨氏一阵眼神闪烁。大夫人姚氏冷笑一声,带着一子一女率先离去。

  一场宴席就这么散了。

  …………

  沈秋檀直接去了清风苑,将弟弟抱回了沉香居。

  沈家如今这样,她谁也信不过。

  之前被沈秋檀勒令看门的小丫头紫苏坐在门槛上打着瞌睡,见到沈秋檀回来了,笑着道:“姑娘回来了?”

  沈秋檀点点头,走进内室,紫苏又跟了上来。

  那样子,已经全然忘记了白日里的训斥。

  “你叫什么名字?”沈长桢睡的很香,沈秋檀先将他放好,才任由其他的丫鬟服侍着解开了斗篷。

  “奴婢叫紫苏。”紫苏以为是自己下午晚上表现好,姑娘已经原谅了她。

  结果:“嗯,是个好名字,不过不适合你。”紫苏就死在她面前,那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

  “姑娘……”

  “就叫山楂吧!看你这样子,我还挺开胃的。”不知这丫头是府中哪位安排进来的人,看着真不像个精明人儿,沈秋檀麻利的净了手:“来人,摆饭吧。”

  “是,谢姑娘赐名。”这片刻之间,山楂觉得自己经历了无数个起起落落,先是被罚,现在得了新名字,她真的分不清姑娘是喜欢还是厌恶自己了。

  有老侯爷的吩咐,丫鬟很快就提了食盒回来,还有一小碗温热的迷糊。

  沈秋檀不由多看了这丫鬟一眼,只见那丫鬟十四五岁年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比甲,身材纤长,此刻,那如葱白一般的手正在给自己摆饭,沈秋檀问:“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还没有名字,请九姑娘赐名。”

  怎么会没有名字?这是也打着叫自己赐名的主意,不过倒也没什么,知道讨好自己就好。沈秋檀想了想,随意道:“有了山楂,你便叫红豆吧。”

  红豆连忙放下手中的盘子,跪下:“红豆谢姑娘赐名。”

  沈秋檀摆摆手,专心用饭,许是感应到饭菜香气,小长桢也醒了过来,见他瘪瘪嘴哼哼唧唧又要哭,沈秋檀立即将一小勺米糊塞进他的嘴里。

  哭声戛然而止,深秋檀有些得意,一连喂了小半碗米糊,才停了手,结果刚一个转身,小长桢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沈秋檀不太熟练的将弟弟抱起,问红豆:“这是没吃饱?”

  红豆接过孩子,又将孩子放到床上,解开了襁褓,顿时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传了出来,沈秋檀失笑:“这小家伙,原来是尿了!”

  又满意的看着红豆:“以前照顾过孩子?”

  新的奶娘虽然还没有,但尿布却是直接打包带来了,红豆一边换新尿布,一边回道:“奴婢家里原先有五个弟弟,长大一点的时候,也帮娘带过弟弟。”

  原来如此,沈秋檀眼睛微微一眯:“你不是府里的人?”

  这靖平侯府好歹也传了五代,应该不少家生子才是。

  红豆笑着道:“奴婢家里遭了灾,才被家里卖了,先前去了……”她小心的看着沈秋檀的脸色,见沈秋檀脸上并无不满,才斟酌着道:“先前,曾在原先的吏部侍郎杜大人府上做活,后来……”

  原吏部侍郎杜明,韩王谋反的马前卒,后来韩王事败,杜明自然不会有好下场,这红豆竟是犯官用过的奴婢。奴婢也分三六九等,犯官罪奴无疑是最低那等,这种奴婢,即便是被主家打死了,也不会有人过问。

  沈秋檀审视的看着红豆,门口一个小丫鬟回禀道:

  “姑娘,有两位管事带了一个婆子求见。”

  fuguiyingxiang/445432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