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盈香 第四十章 如此刘泠玉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富贵盈香 > 第四十章 如此刘泠玉

第四十章 如此刘泠玉

  人间四月,春光明媚。

  此时的樱花开得绚丽,桃花也不甘其后,正是最佳的赏春时节。

  豪华的马车络绎不绝的出了城门,有的是三五同窗,有的是一家老小,还有的是闺中密友,三五成群的出城赏春。

  远远望去,山道一片迤逦。

  在挤挤挨挨的马车中,一两朴实的榆木马车并不显眼。然而,一个男人却盯紧了这辆不显眼的马车。

  到了山脚下,徐氏下了马车,为表虔诚,她预备亲自爬到白云寺。

  旁人都爱赏春、赞春,她却不喜欢春日,因为每每季节变化,女儿总会生病,前一日,女儿不过稍稍吹了阵风,便一病不起,到如今已经昏迷了快两日了,老爷请了太医院的孙太医,已经换了一副药了,可依旧没什么起色。

  做娘的,难免心焦。于是,她便想着来白云寺求一求。

  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徐氏一个弱质女流,为了女儿竟然真的徒步上了山。

  全身筋疲力尽的徐氏,却觉得心中安宁,虔诚的为女儿求了个平安福,又舍了大笔的香油钱,才下山而去。

  山路石阶不算陡峭,徐氏便也由丫鬟仆人簇拥着,走下山去。

  一行人不快不慢,山路曲折,到了一个拐角,忽然冲出来一个汉子,好笑不巧的正撞在徐氏的肩膀,徐氏的丫鬟出言发难,那汉子年纪不小却生的白净,脸上带着焦急与匆忙,却也知道是自己撞了人:“这位夫人恕罪。”

  那汉子口中赔罪,却仍旧焦急的要走,徐氏身边的丫鬟喝道:“你可知你撞得是谁?赔礼还这般敷衍。”

  那汉子看着白云寺,一下子给徐氏跪下了:“请夫人绕过小民,小民的女儿病了,药石无医,小民是想上山求道平安福,保佑女儿渡过这个难关,这才走的快了些。”

  徐氏原本确实有些来气,可这男人文质彬彬,态度恭敬,她想起自己的女儿,自己与他不过都是为人父母罢了。

  “罢了,你且去吧,快些上山要紧。”

  那男人感恩戴德的上山而去,此事就算揭过不提。

  徐氏回到家中,换了衣裳,匆忙来看女儿。

  病床上的瘦弱的女儿一脸苍白,秀气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梦中也不得安宁。徐氏心里发苦,她是过了三十才有了这么个女儿,比之前面的儿子也不差什么了,可女儿自小体弱,现在已经十三岁了,连自己的闺房都没出过几次。

  她忙将求来的平安福挂在女儿的脖子上,心里又默默的求了求。

  也许是这平安福真的有效,也许是徐氏心诚,那平安福不过刚挂上去,徐氏就看到女儿原本皱着的眉头松了许多。

  徐氏心中欢喜,觉得女儿定然能熬过这一关,却没想到,第二日天还不亮,伺候的丫鬟哭着来报,她的女儿,竟然去了!

  徐氏的夫君,鸿胪寺卿刘炳仁本来已经换好了官服预备上朝,闻言立即留了下来。

  他中年得女,对这唯一的女儿疼得如珠似玉,女儿怎么就突然去了呢?

  夫妻两个跑到女儿的闺房,就见女儿苍白的躺在床上,似乎与昨日并无不同,只是已经没了呼吸。

  徐氏恸哭不止,两个儿子也匆匆赶到,刘家一团乱。

  就在这时,门子忽然来报:“老爷,夫人!”

  那门子本不该进内院,但是他一脸惊恐,此时说话还发着抖,刘炳仁不得不问上一句:“何事惊慌?”

  “老爷,外面有个十来岁的女孩子,说是小姐……小姐回来了。”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那门子自己说完都是毛骨悚然,鸡皮疙瘩一阵又一阵。

  刘炳仁摇摇头:“哪里来的妖言惑众的女子!打出去!”

  徐氏却一把抱住他:“不,老爷!也许真的是我们的玉儿呢!我要见见她。”

  刘炳仁本想拒绝,可是看着发妻失魂落魄的脸,这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罢了,我同你一起。”

  不多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便被带了进来。

  她穿着粗布衣裳,走路轻盈袅娜:“爹爹……娘亲!”

  声音柔柔弱弱,说话的方式像极了他们的女儿泠玉,徐氏心中当时一震,就连刘炳仁都震惊不已。

  徐氏激动的道:“你是我的玉儿?你可有证据?”

  “娘……我生在八月里,那时候金桂飘香,满月如玉,爹爹便给我取了玉儿的乳名,后来爹爹翻遍了诗与书,才给我定了泠玉的大名。可惜我自小体弱,这些年一直让母亲担忧,我在枕头下藏了一幅画,那是我预备送给娘的寿辰贺礼。”

  “去翻,立即去翻!”徐氏浑身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

  不多时,丫鬟果然在刘泠玉的枕头下,找了半张画。

  “玉儿啊,你真的是我的玉儿么?”徐氏心里其实已经信了大半。

  刘炳仁一把拉住发妻:“这事太过匪夷所思,我不能相信。”

  那少女噗通一下跪在了冰冷的青砖地上:“不光爹爹不信,就连我也是不信的。可是我担心我这一去,爹娘太过伤怀,再亏了身子,终究是舍不得,这才敲了门。可是敲门以后我就踏实了,这本来就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少女仰起头,有些羞涩,虽然长相与玉儿不同,甚至比玉儿还要美貌上几分,但那动作那神态,几乎和玉儿一模一样。

  天渐渐亮了,少女跪在地上,讲述她从小到大的趣事,徐氏听得一动不动。

  待到天色完全大亮,徐氏一把扑上去,哭着叫:“玉儿。”

  自此以后,刘大人家体弱多病的女儿,开始渐渐好转。

  …………

  送走了徐氏,袁楹心换了新的衣裳,也有了新的身份。

  一份奔波,终于尘埃落定,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前世,她死后,不知为何,魂魄便跑到了刘泠玉的身体里,共用了身体之后,她也看到了刘泠玉的记忆,知道了刘泠玉的喜好。

  今生,她不想再死一回,但父亲谋反已死,袁楹心这个身份自然也不能用了。

  试问普天之下,还有比刘泠玉更适合自己的身份么?

  她笑着将手中的平安福丢进火盆里。

  这笑容,与刘炳仁夫妻之前看到的笑容再不相同。

  fuguiyingxiang/444247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