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多给他们一些希望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多给他们一些希望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多给他们一些希望

        “中国人在和勃朗公司谈专利合作。”

        位于京城的池谷制作所中国区办公室里,中国区负责人中村宪一在向内田悠汇报着自己了解到的情报。

        “他们想获得u形管强制循环工艺的专利授权?”内田悠问。作为一名销售总监,内田悠还是非常称职的,对相关技术问题都颇有一些了解。这一段,为了阻止中方参与阿根廷化肥项目的竞标,内田悠又对中国所拥有的合成氨技术现状进行了深入研究,所以中村宪一说出勃朗公司的时候,内田悠便知道中方想干什么了。

        “是的。”中村宪一说,“除此之外,中国人还在与埃尔公司、克雷默公司联系,应当也是谈专利授权的事情吧。”

        “呵呵,看来中国人对于阿根廷这四套大化肥是志在必得啊。”内田悠说,“他们担心这几家公司在关键时候拖他们的后腿,所以要预先排除障碍。其实,这几家公司拥有的专利,我们池谷制作所也有类似技术,而且也授权给中国人使用了。他们宁可放弃更熟悉的池谷公司的技术,转而寻求从德国、荷兰、美国获得技术,恐怕是怕我们限制他们使用吧?”

        “那是肯定的。”中村宪一说,“光是合成氨基础工艺这一条,他们就已经很头疼了,如果再加上关键设备上的工艺,他们完全就没办法了。”

        “可是,他们拿不到基础工艺,就算获得了关键设备工艺,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他们打算放弃池谷工艺,选择kellogg工艺或者braun工艺?”内田悠用带着嘲讽的口吻说道。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中村宪一说,“如果他们确定不能获得我们的专利授权,也许真的会转而寻求其他的工艺路线。在过去,中国曾经引进过欧美的合成氨装置,对于kellogg工艺以及braun工艺,他们并不陌生。”

        内田悠耸耸肩,说:“那就让他们去试试吧。他们在那些工艺上没有积累,仓促转型的难度,远比跟我们谈判获得专利授权的难度更大。如果我是冯啸辰,我肯定会选择和我们池谷制作所谈判的。”

        “可是,内田先生,你不是说我们绝对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吗?”助手菊池十郎在旁边怯生生地提醒道。

        “我说过吗?”内田悠装傻道,“菊池君,我不是让你去向郭培元透过风,说我们有可能会向中方发放国际市场许可证吗?我们的要求只是请中方在分包业务协作中降低一些协作费用而已。”

        菊池十郎说:“我已经向郭培元说过了,我还说,这件事我们只和冯啸辰谈,其他人来谈都是没用的。”

        “哈哈,这么香的一个饵,我想冯啸辰应当是会吞下去的。”内田悠嘎嘎地笑了起来,他平常其实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在下属看来显得颇为阴险。但这一段时间,他突然变得喜欢笑了,经常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便无缘无故地笑了起来。对于菊池十郎来说,他更喜欢原来那个面目狰狞的内田悠,而不是现在这个动辄傻笑的内田悠,因为内田悠笑起来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恐怖,菊池十郎甚至怀疑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笑容。

        “公司总部来电话,问我们和阿根廷方面谈得怎么样了。听说,乾贵理事长专门给董事长打过电话,也是询问这件事的。”菊池十郎汇报说。

        他说的乾贵理事长,是指日本化工设备协会的理事长乾贵武志。阿根廷这个项目,最早是乾贵武志了解到的,旋即转给了几家化工设备企业,让他们去与阿方商谈。内田悠去了一趟阿根廷,与阿根廷农业部的官员谈了一次,然后便跑到中国来了,没有进行后续的追踪,对此,乾贵武志既有些不满,又有些费解,因此便向池谷制作所方面求证了,而池谷制作所当然也就把电话打到中国来了。

        “你告诉总部,因为中国人想竞标这个项目,阿根廷方面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提出的谈判条件对我们非常不利。我要先把中国这边的问题解决掉,才能与阿方进行进一步的洽谈。”内田悠说。

        菊池十郎不吭声了,他知道内田悠说的事情是真的,但又不完全是这样。阿根廷方面的确是提出了一些新的条件,包括降低价格、增加服务条款等等,这都是中国人搅局的结果。但以日方的实力,再加上在阿根廷农业部内部的一些关系,内田悠如果想尽快达成这桩交易,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但内田悠却没有做进一步的努力,而是直接到了中国,与中国的装备工业公司打嘴皮子官司。池谷制作所对于与中方合作的原则是早就定下来的,那就是绝对不向中方发放国际市场的专利许可证。而内田悠却对外隐瞒了这一点,故意给中方留下希望,其原因自不必说了。

        别玩砸了!

        这是菊池十郎内心的祈祷。做生意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夜长梦多。内田悠这样与阿根廷方面拖延,万一出点什么变故,比如说有人撬墙角,甚至可能是阿根廷和英国又打起来了,这个项目可能泡汤了。十几亿美元的项目,内田悠居然就拿来作为与中方沤气的砝码,这也真够荒唐的。

        “对了,中村君,中国人想从勃朗公司手里获得专利,他们打算如何说服勃朗公司呢?据我所知,勃朗公司曾经拒绝过中方希望买断这项专利的请求,这一次,中方有什么必胜的把握,能够让勃朗公司改变主意?”内田悠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勃朗公司方面对于谈判细节是保密的。”中村宪一说。中方派人与勃朗公司联系,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具体双方是如何谈的,他就打听不到了。

        冯啸辰安排人去与勃朗公司谈判的时候,专门强调了要与对方约定保密原则,即便是签署了协议,也有对协议内容长期保密的义务。勃朗公司方面其实也希望保密,因为目前正在研究钌触媒工艺的企业很多,大家面临的难关都是相似的。勃朗公司获得了中方的专利授权,能够一举突破若干障碍,取得先手。但如果这件事让竞争对手提前知晓,对方预做准备,勃朗公司能够从中获得的好处就要打个折扣了。

        既然双方都不希望泄密,那么中村宪一要想打听到细节,就非常困难了。

        “或许是出一个高价吧,要不,就是承诺给勃朗公司一个大项目,用市场换技术,这也是中国人惯用的手法了。”中村宪一猜测道。

        内田悠笑着对菊池一郎说:“菊池君,你说我们要不要再放个风,说我们也有意让渡一些关键技术,吸引中方报价。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愿意出一个好价钱的。”

        “如果您觉得这样很合适的话,我可以向郭培元说明这一点。”菊池十郎表示。

        “可以多给他们一些希望。”内田悠说,“甚至于,我们可以在基础工艺许可证的谈判之外,先和他们谈关键设备工艺问题,挑一两件不太重要的工艺卖给他们。这样一来,他们对于拿到基础工艺许可证的信心就更足了。”

        “好吧……”菊池十郎败了,他原本想提醒说中国人也许没那么傻,己方的如意算盘不一定能够奏效。不过,他看到内田悠脸上又开始绽放笑容了,这一刻,他只想赶紧到别的办公室去打电话,以免晚上又做噩梦。

        京城的一处单元楼里,郭培元放下电话,转头对坐在旧沙发上的好友赵辛未说道:“刚才是池谷制作所打来的电话,他们表示,可以有偿地向中方转让一些工艺专利,希望中方派出有份量的官员和他们谈判。”

        这样说的时候,郭培元的脸上带着一些疲倦之色,似乎干这种居中带话的活儿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与几年前,郭培元的头发白了许多,腰也有些勾娄了。当初,因为诬告冯啸辰的事情,郭培元被公安部门刑拘,随即被判了两年徒刑,后来又因为在狱中表现较少,得到减刑,重获了自由。

        这一通折腾,郭培元早先存下来的一些家底都耗光了,老婆也跟人跑了,他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因为除了卖国之外别无技能,因此出狱后的他又开了一家咨询公司,依然负责帮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提供公关和情报搜集服务。为了省钱,他没有把公司办在写字楼里,而是开在自家的单元房里。他还给自己立了一条原则,那就是绝对不碰装备工业公司的事情,绝对不与一个名叫冯啸辰的人发生任何瓜葛。

        谁曾想,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躲着冯啸辰,可客户那边偏偏就让他给冯啸辰带话,说是要搞什么谈判之类。池谷制作所是郭培元的老客户,至今也还时不时给他一个到展会上发发小广告的订单,让他有一口饭吃。内田悠的助手菊池十郎找到郭培元名下,郭培元想推也推不掉,只能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接受了这个任务。

  daguozhonggong/9995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