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六百四十七章 好机会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好机会

第六百四十七章 好机会

  冯啸辰致过祝酒辞,酒宴便正式开始了。大家满饮了一杯之后,林重的厂长沈金宝站起身,表示在听过冯总的讲话之后,自己有一番感言,非说不可。众人一齐鼓掌,欢迎沈金宝发表感言,结果自然是大家也都预料到的,不外乎是感谢国家装备工业公司和冯总对林重一贯的支持,感谢所有同仁的帮助,感谢前往慕尼黑参展的销售人员们的努力,最后则是倡议大家举杯。大家刚喝完沈金宝敬的酒,罗冶厂长辛瑞江又站出来,表示“有感而发、不吐不快”,于是把整个流程又来了一遍。再往后,杨海帆、包成明,都在众望所归的目光中出来说了一点什么,并收获了许多的掌声。

  几家大厂领导分别都说完之后,那些中小企业的领导们也纷纷举手要求发言。有些企业领导只是应景地说一些感谢的话,还有些企业领导则在感谢之余,还提出了希望,那就是国家应当更多地组织这一类活动,让他们这些中小企业能够有机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同时,为了使他们获得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国家最好能够给他们一些扶持,比如财政拨款,或者比如政策倾斜。

  由于致词的人太多,后面那些中小企业领导也不再要求大家都干杯,而只是声称自己干了,大家随意。由于他们原本也是人微言轻,大家自然不需要太给面子,都是象征性地举起杯子润润嘴唇也就罢了。否则,光这一轮致词下来,就足够把全场都灌趴下了。

  致词环节完毕,酒宴进入了捉对厮杀的环节,大家分别寻找那些对自己有用的人,上前敬酒,再说上几句表达感情的话,这就是所谓的应酬了。冯啸辰在这个酒宴上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所有的人都要过来向他敬酒,他也需要到各桌去向其他人敬酒,这样一来,喝的量就不容小觑了。

  当然,许多人在向冯啸辰敬酒的时候,都会客气地说一句“冯总随意”之类的话,但在这种一对一的场合里,冯啸辰还真不合适“随意”。中国的酒场文化是很讲究面子的,人家干了满杯,他如果只是随意,那就是在人家面前摆架子了。以他的级别,倒是可以摆摆架子,可按年龄来说,在场绝大多数的厂长经理都比他岁数大,有一些甚至比他大出十几二十岁,属于圈子里的前辈,人家毕恭毕敬地上来敬酒,二话不说就是一满杯,冯啸辰好意思真的只是随意吗?

  幸好,这是在春天酒楼,陈抒涵应付这种事情也颇有经验。她早就准备好了两瓶特殊的五粮液,里面装的是一成白酒和九成矿泉水,闻起来也有些酒味,但喝上一瓶也没什么大碍。她把这两瓶特殊的酒交给蒙洋,蒙洋心领神会,寸步不离地跟在冯啸辰的身边给他倒酒,所以冯啸辰喝下去的,大多数只是掺了酒的矿泉水而已,否则也应付不了这么多人了。

  至于说那些敬酒的人,看到蒙洋手里专门拎着一瓶白酒,只给冯啸辰倒酒,从不给别人倒,自然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谁也不会去拆穿这个猫腻,大家要的只是冯啸辰的一个态度,谁会真的那么不识趣,非要把他给灌倒呢?

  喝了一圈,宴会上已经有一些人喝得有点多了,拉着与自己有些私交的朋友喋喋不休地说着各种主题的话,也没有人专门缠着冯啸辰敬酒聊天了。冯啸辰这才腾出手,叫上祁瑞仓和陈纻,开始挨个地拜山门。

  “沈厂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在社科院读硕士时候的同学祁瑞仓,他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国家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现在受领导亲自点名指派,在榆北市挂职担任招商局副局长。”

  来到林北重机的厂长沈金宝面前,冯啸辰非常高调地介绍着祁瑞仓的身份。

  沈金宝看到冯啸辰带着两个人向自己走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揣摸这两个人的身份,同时猜测冯啸辰的用意。现在听冯啸辰一介绍,他赶紧满脸陪笑地向祁瑞仓伸出手说:“原来是祁专家,幸会幸会。美国的经济学博士,了不起,太了不起了!”

  “沈厂长客气了!”祁瑞仓与沈金宝握了一下手,说道。

  “这位是陈纻博士,麻省理工学院学海洋工程专业的,手上拥有几十个国际专利,他是毅然拒绝了美国十几家世界500强企业的高薪聘请,毅然回国来创业的。”冯啸辰继续忽悠。

  “麻省的,太了不起了!”沈金宝又连忙与陈纻握手。相比芝加哥大学,沈金宝对于麻省理工的了解还更多一些,也深知麻省理工的博士有多高的含金量。结合冯啸辰强调陈纻手上有几十个国际专利以及回国创业这两件事,沈金宝隐隐猜出了一点什么,却还是不明白这事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冯啸辰介绍完两个人,然后摆出一副真诚的样子,对沈金宝说:“沈厂长,要说起来,我也是林重的一员。我记得,我这个林重生产处副处长的职务,到现在也还没被撤掉呢。”

  “哈哈,哪能撤啊!不但不能撤,而且以冯总现在的级别,怎么还能屈尊当个生产处副处长呢,怎么也得是……呃,怎么也应该是我主动让贤才是啊!”沈金宝错愕了一下,脸上已经有些尴尬之色了。

  想当年,林重的老厂长冷柄国为了给孟凡泽凑趣,生生给冯啸辰任命了一个林重生产处副处长的虚衔,以那时候冯啸辰的年龄和资历,这个职务已经算是非常破格了。大家都明白这个职务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并不当真。也正因为不当真,所以这么多年来,也没人想着要发一个文件撤销冯啸辰的这个职务,拖到现在,冯啸辰的名字依然在林重的中层干部名单上,而且还是副处长的职务。

  可十几年过去,冯啸辰已经从当年那个小青工变成了现在的国家装备公司总经理,正厅级干部,林重还把他当成副处长,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可要说给他提拔提拔,那就更成了一个玩笑,沈金宝的级别也就是正厅,难道要让冯啸辰坐沈金宝这个位置?再说,到了这个级别,林重哪还有资格去进行任命,这怎么也得是更高层的组织部门才有权力说话的,而更高层的组织部门,会跟着他们瞎胡闹吗?

  冯啸辰扯出生产处副处长这件事情,目的是要和沈金宝套套瓷,他打了个哈哈说:“沈厂长,我这个副处长的职务,就算是名誉副处长好了。在我心里,可是一直把自己当成林重的一员,沈厂长不会拒绝吧?”

  “那是当然,别说我,我们林重4000多干部职工,都把冯总看成林重的一员呢。”沈金宝说。

  冯啸辰点点头,做出感动状,然后笑着说:“沈厂长,正因为我是林重一员,所以有好事情的时候,我是第一个想到咱们林重的。我跟你说,陈博士现在手上有一个很好的项目,想找几家企业合作,祁局长他们已经评估过了,只要一次性投入2个亿,三年之内就能够收回全部投资,到第四年就有净盈利,每年的毛利润不少于8000万人民币,怎么样,沈厂长有没有考虑要参上一股?”

  “呃……”沈金宝傻眼了,他猜到了冯啸辰肯定要让他帮忙,却没想到是要让林重参股陈纻的项目。前面冯啸辰说得很明白了,陈纻是回国来创业的,那就是要搞一家私营企业了,林重是大型国企,在私营企业里参股,有这样的先例吗?

  “冯总,不知道你说的参上一股,是指什么?”沈金宝讷讷地问道。

  冯啸辰说:“陈博士回国创业,有一些自有资金,另外他手上的专利也是要折算成无形资产的。他打算利用自己的专利技术,在榆北办一家集装箱公司,专门生产集装箱,产品一半以上面向出口。榆北市拿出了两家骨干企业的全部资产入股,加上陈博士自己的资金,要凑出2亿的投资,还差4000万。我琢磨着,这是一个好机会,林重完全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来入股,两三年时间收回全部投资,再往后就是净盈利,这样的投资机会,可真是不多见呢。”

  “让林重投资?”沈金宝的脑子飞快地运转了起来。冯啸辰说的话,他只能相信一半,什么榆北拿出两家骨干企业入股,这种话也就是春秋笔法,两家企业是肯定有的,但榆北这样一个企业大面积亏损的城市,能有什么有价值的骨干企业?说穿了,就是把两家亏损企业塞进去了,也不知道是榆北市帮了陈纻的忙,还是陈纻帮了榆北市的忙。

  真正关键的,是那4000万的资金缺口,这才是冯啸辰话里的干货。很显然,是祁瑞仓和陈纻找不到资金,来请冯啸辰帮忙。而冯啸辰则打着“好机会”的旗号,在向他们这些企业化缘。

  那么,林重要不要掺和这件事情呢?

  沈金宝不由得踟蹰起来。

  daguozhonggong/9714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