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五百九十八章 财产的来源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财产的来源

第五百九十八章 财产的来源

  “冯助理,冒昧打搅了。”

  两名穿着西服的机关干部来到冯啸辰在榆北的办公室,为首的一人向冯啸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上面赫然有纪检的钢印。

  “原来是赵处长,失敬了。”

  冯啸辰不卑不亢地向对方点点头,招呼二人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二人对面,等着他们说话。

  这两个人,为首的是纪检的一名处长,名叫赵健,另一人则是他的属下,名叫王丰硕。二人事先前没有向榆北方面打招呼,直接就来到了冯啸辰的办公室,这或许就是他们特定的工作作风吧。

  “冯助理,我和小王这次前来打扰,是因为我们最近接到了一些举报,其中有些内容涉及到了冯助理,需要向你核实一下,请你不要见怪,也不要有思想包袱。”赵健说着常规的套话。

  冯啸辰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的,赵处长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自忖没有做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思想包袱的。”

  “那就太好了。”赵健道,接着便向王丰硕吩咐道:“小王,你把照片给冯助理看看,请他辨认一下。”

  王丰硕黑着一张包公脸,像是冯啸辰上辈子欠了他多少钱一样。他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冯啸辰面前,说道:“冯助理,麻烦你看看这张照片上的戒指,想想有没有印象。”

  “戒指?”冯啸辰这回倒有点觉得意外了。其实,在郭培元行贿和施展美人计不成之后,冯啸辰便在等着对方进一步出招,纪检人员的出现,也是在冯啸辰的预料之中的。他设想过郭培元有可能会诬告他受贿,却没想到纪检人员先拿出来的居然是一张戒指的照片。

  “这枚戒指,我觉得有点眼熟。”冯啸辰看了看照片,皱着眉头回答道。

  “仅仅是眼熟吗?”王丰硕盯着冯啸辰的眼睛,话里有话地问道。

  冯啸辰直视着王丰硕的目光,冷冷地问道:“怎么,王同志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我看你是不敢承认吧?”王丰硕道。

  冯啸辰道:“王同志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必须认得这枚戒指吗?”

  “这枚戒指是属于京城工业大学杜晓迪教授的,而杜教授正是你的妻子,你妻子手上每天戴着的戒指,你也不认识吗?”王丰硕说道。

  冯啸辰点了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这的确像是我爱人的戒指。”

  “仅仅是像?”王丰硕咄咄逼人。

  冯啸辰冷笑道:“当然仅仅是像,因为我对戒指并没有特别的研究,别说只是一张照片,就算你把我爱人手上的戒指放在我面前,我也不敢确定这就是她的戒指。各人术业有专攻,我能够认出全国每一套30万千瓦火电机组的模样,但我并不知道每一枚戒指的差别。莫非王同志是鉴定戒指的专家,任何一位女同志手上的戒指只要在你面前晃过一眼,你就能够永志不忘?”

  这话就说得有些刻薄了,实在是王丰硕刚才的态度太过于显示敌意了,冯啸辰自然也不会给对方好脸。你是纪检的干部又能如何,我没做专心事,还怕你叫门不成?冯啸辰心里有数,他是孟凡泽、罗翔飞等人看重的年轻干部,是沈荣儒的学生,还有董老以及更高级别的领导都表示过对他的欣赏,区区一个王丰硕决定不了他的命运,就算把赵健加上,也奈何他不得。

  如果对方是客客气气地来找他调查问题,他自然也会给对方面子,好好跟对方说话。可这个王丰硕二话不说就摆出这样一副嘴脸,真以为他冯啸辰是吓大的?

  “小王,不要这样说话!”赵健出来打圆场了,此前王丰硕那样表现,赵健也是纵容的,有些干部被王丰硕这样吓唬一下,直接就把自己的事情全撂了,所以王丰硕的做法也算是一种问话的技巧,当然,遇到冯啸辰这种硬茬子,就有些适得其反了。

  “冯助理,别介意。这枚戒指,的确是杜教授戴的那枚,我们是请工业大学的纪检部门配合拿到这张照片的,事先并没有向杜教授说明,主要也是纪律的要求。我们请你辨认,主要是因为我们找人鉴定过,确定这枚戒指上的装饰物是真正的非洲钻石,价值很高。”赵健用委婉的语气解释道。

  “这一点我知道,不算戒指的价值,光是这枚钻石,在市场上应当值20万人民币吧。”冯啸辰坦然地说道。

  王丰硕眼睛都瞪圆了,他没想到冯啸辰居然会如此坦率地说出钻石的价值,在他想来,刚才冯啸辰支支吾吾,不肯承认自己认识这枚戒指,分明是打算抵赖。早知道冯啸辰愿意承认钻戒的价值,他又何必去玩这种花招呢?

  “冯助理,你是说,你知道这枚戒指值这么多钱?”王丰硕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啊,我当然知道。”冯啸辰用华姐那种关爱弱智儿童的目光看着王丰硕,应道。

  “那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这枚钻戒的来历。”王丰硕又问道。

  “这是我婶子送给我爱人的,有什么问题吗?哦,对了,我也有一枚类似的钻戒,上面的钻石比我爱人那枚还大,只不过我从来没有戴出来,而是一直放在家里,王同志是不是也想去看看?”

  “你婶子?她是干什么的?”

  “她是青东省东翔机械厂的工人。”

  “东翔机械厂的工人……”

  “是啊。不过她前几年就被派到非洲去照顾我叔叔了,我叔叔叫冯飞,是援非干部。”

  “一个援非干部的家属,她怎么能送得起你们这么贵重的钻戒呢?”

  “因为我婶子在非洲闲得没事,就自己开荒种菜,现在她拥有一个400多亩的农场,而且非洲的蔬菜价格相当于中国的10倍,你可以算一算,她一年能赚多少钱。”冯啸辰乐呵呵地说道,看着这位先前气势汹汹的年轻干部吃瘪的样子,实在是很让人觉得开心的。

  “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再核实一下。”王丰硕的调门没那么高了,他说是要再核实一下,可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这种事情要做假是很难的,冯啸辰敢说出来,肯定是有一些底气的。

  “除了钻戒的问题之外,还有群众反映你在榆北工作期间,经常在榆北的春天酒楼吃饭,而且还经常带着榆北振兴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一同去吃。据我们了解,春天酒楼是一家高档连锁餐厅,消费标准非常高。关于这个情况,冯助理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赵健拿出另外一份资料,对冯啸辰说道,他的态度远比王丰硕要更客气,这就是给自己留了余地,不至于把冯啸辰得罪得太狠。

  冯啸辰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说道:“赵处长明鉴,我去春天酒楼吃饭,可从来没有用过公款,这不涉及到公款吃喝问题。”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有疑虑。钻戒的来源,你的解释是合理的,但你频繁出入高档餐厅,而且没有使用公费,那么这些消费是你个人支付的,还是酒楼代你支付的?”

  “是酒楼代支的。”

  “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没有隐情,都是公开的情况。春天酒楼是一家创始于南江省的企业,最早是一家个体餐厅,是由陈抒涵和何雪珍两位股东共同创立的。而何雪珍……”

  “你是说,你母亲何雪珍?”王丰硕又傻眼了,他们来调查冯啸辰,当然事先也是做过一些功课的,至少冯啸辰的父母、妻女之类的名字,他们是熟悉的。如果何雪珍是春天酒楼的创始人之一,那冯啸辰就是春天酒楼的少东家了。他到春天酒楼去打个牙祭,能算是腐败吗?再至于说他带着整个工作小组的成员集体去打牙祭,那就非但不能算是腐败,简直就是廉政楷模,这是拿着私人的钱办公家的事,表扬还来不及呢。

  “可是,还有人反映你和南江省辰宇工程机械公司有往来,这个情况你能解释一下吗?”赵健索性把压箱底的问题也抛出来了。

  “辰宇工程机械公司是在德国波恩大学退休教授晏乐琴女士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目前它的最大股东是冯立先生,这个只要一查工商登记信息就能够查得出来的。”

  “晏乐琴,冯立……”赵健和王丰硕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国家干部还是富二代啊。你母亲创办了国内最高档的连锁餐厅之一,你婶子是非洲的地主,你父亲是一家大型民营工程机械公司的大股东,居然还有匿名信说你收受全福机械公司的几万元贿赂,贿赂个屁啊,阮福根能比你有钱吗?

  冯啸辰看出了他们的想法,淡淡地说道:“赵处长,小王同志,非常感谢你们认真工作的态度。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个人虽然是国家干部,但我的父母过去曾经经商,创办的企业规模也比较大。现在因为我的身份问题,他们已经不再直接管理企业了,但在企业的股权肯定是没法放弃的。

  我父母只有两个孩子,他们的收入,我和我弟弟相当于能够各拿一半。去年一年,仅我父亲从公司拿到的分红就有500万,你们觉得我爱人戴一枚价值20万的戒指有什么不合适吗?”

  daguozhonggong/9127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