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五百九十四章 事先列出清单为好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事先列出清单为好

第五百九十四章 事先列出清单为好

  听到长谷佑都的话,冯啸辰果然显出一些意兴阑珊的样子,懒懒地问道:“既然是这样,那贵公司打算向未来的合资企业转移一些什么样的技术呢?”

  “当然是一些关键技术,至少达到国际80年代后半期的水平。”长谷佑都谨慎地回答道。

  “全液压立辊轧制技术,包含在这些技术中间吗?”冯啸辰问道。

  “这个……”长谷佑都傻眼了。所谓达到80年代后期的关键技术,他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三立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向秦重转移技术,冯啸辰这个问题,让他如何回答呢?

  “冯先生,这个问题太具体了吧,是不是可以到以后再详细讨论?”吉冈麻也赶紧出来救驾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长谷佑都被冯啸辰问住。

  冯啸辰把眼一瞪,说道:“吉冈先生,我不认为这是可以放到以后再讨论的问题。我方同意贵公司与秦重合资,原因就在于贵公司拥有我们需要的先进技术,否则我们为什么不去找森永合作,或者找NISSIN合作?”

  森永和NISSIN……,吉冈麻也的嘴咧得能塞进去一整包NISSIN方便面,你一家造轧钢机的企业,和人家轧面条的企业能搅和到一起吗?可是,冯啸辰的反驳也是非常有力的,如果不谈技术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制方便面的企业去合资呢?

  长谷佑都这会已经缓过一点来了,他讪讪地解释道:“吉冈君的意思是说,我们俩都是做销售的,对于技术方面的细节不太了解。刚才冯先生提出的液压立辊技术,我虽然知道这个名字,但具体的技术是怎么回事,就说不清了,所以也无法回答冯先生的问题。”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搞销售的,技术方面的问题不太擅长……”吉冈麻也也赶紧附和道。

  冯啸辰耸耸肩,道:“既然是这样,那只能请贵公司派几名懂技术的人员过来参加谈判了。最重要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我们谈论什么控股权有什么意义呢?石主任、徐司长,你们觉得是不是这样?”

  “冯助理,技术上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等合资的方案确定之后再探讨?”徐振波小心翼翼地建议道。他虽然也是个副司级干部,说起来权力比冯啸辰还大,但冯啸辰的恶名并不仅限于外国人知道,在国家机关里也是有所传播的。当年高磊教授想找冯啸辰的麻烦,结果被冯啸辰反戈一击,弄得灰头土脸,徐振波也是有所耳闻的。对于这样一位杀伤力很强的年轻干部,徐振波觉得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冯啸辰不知道徐振波的想法,不过他也不会在乎对方怎么想。听到徐振波的建议,冯啸辰摇摇头,说道:“徐司长,三立能够向合资企业转移什么技术,这是决定我们要不要与对方合资的关键因素,怎么能不事先谈好呢?如果不谈好,等到合同签订了,对方还拿到了控股权,技术一点都不转让,咱们不是瞎忙活了吗?”

  “我是说,双方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个共识就可以了,没必要详细到具体的技术吧?你刚才说的什么液压辊,我也不太懂,这个技术很关键吗?”

  “很关键。”

  “呃……”徐振波被噎着了,正常的聊天好像不应当是这样的啊,难道你不是应当说得更委婉一点吗?

  “徐司长,你想想看,三立制钢所声称他们将会向合资公司转移技术,可他们派来谈判的人员,连一个懂技术的都没有,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你看,我们这边派出了崔总工这样的技术专家,结果一句话都说不上,这怎么能够体现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呢?”

  “……”徐振波实在是无语了,这算什么逻辑,怎么又扯到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上去了,听说你还是社科院的硕士,现在考硕士都不用考逻辑了吗?

  石福林原本也打算劝一劝冯啸辰的,听到冯啸辰把徐振波说得哑口无言,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去惹这位爷了。反正这也的确是日本人的错,他们如果派一个懂技术的人过来,能够把冯啸辰的问题回答上来,不就没事了吗?

  “要不,还是请长谷先生向公司总部汇报一下,请总部安排一位精通技术的人员过来,这样双方的沟通也能够顺畅一些吧。”石福林陪着笑脸向长谷佑都说道。

  “是我们考虑欠周了,抱歉!我们会马上联系公司总部,请他们安排技术人员过来。”长谷佑都只能屈服了,对方说的理由很充分,他想反驳也找不出话来。

  这次谈判就这样草草收场了。长谷佑都向公司总部做汇报,称中国人在控股权的问题上态度并不强硬,但对技术转移的问题非常重视。他建议公司编制一个向中国转移技术的假方案,用以骗过中方,等拿到控股权,后面的事情中方就没办法干预了。转移技术这种事情,里面能够玩猫腻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随便拖一拖,拖个三年五载的,有些技术也就成了过时技术,届时就算转让给中方又有何妨?

  小林道彦召集董事会和高管们对长谷佑都报告的情况进行了讨论,同意先编制一个虚假的技术转移方案以安抚中方情绪,同时指示技术部副总监寺内坦在必要的时候前往中国担任技术谈判代表。

  长谷佑都得到总部的回复之后,马上联系西北省驻京办,预约下一次谈判的时间。石福林把电话打到装备工业公司,询问冯啸辰的时间安排,得到的答复是榆北那边出了点事情,冯啸辰赶回去处理去了。据说这次的事情还比较大,连孟部长都惊动了,冯啸辰哪能还呆在京城不动?

  冯啸辰不在,那么其他人能不能代替冯啸辰去参加与三立的谈判呢?装备公司方面的答复很委婉,但却没有任何一点余地,那就是此事已经交给冯助理负责,别人越俎代庖不太合适,机关里的事情,哈哈,你懂的……

  无奈何,石福林只能告诉长谷佑都稍安勿躁,等冯啸辰从榆北回来再说。既然一时半会无法重开谈判,陈琨和崔永峰也就打道回府了,人家一个是厂长,一个是总工,哪能成天呆在外面?到后来,石福林也回西北省去了,毕竟他那里也有一大摊子事情要做。

  好不容易凑到几个人都有时间,冯啸辰也表示随时可以从榆北回来,长谷佑都给日本打电话一问,却听说寺内坦阑尾炎发作,到医院做手术去了,一两周内只怕是无法长途旅行。公司里自然也有其他的技术人员,但人家事先没准备,临时抓差只怕应付不了中国人的询问,万一穿帮了岂不更糟?

  于是,就变成了长谷佑都向众人道歉,提出推迟谈判时间。大家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事又被放下了。

  一来二去,等到双方再一次见面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时间。不过,长谷佑都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这种跨国的投资行为,拖上三年五年也都是正常的。

  “全液压立辊技术,将包括在三立制钢所向合资企业转移的技术清单中。”

  谈判一开始,从日本专程赶过来的寺内坦便用笃定的语气向冯啸辰承诺道。

  “是吗,这太好了,我们非常需要这项技术。”冯啸辰欣喜地说道,“你们转移的技术中,是否包括了全部的专利?”

  “当然,三立在全液压立辊轧制技术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我们将会把我们掌握的所有专利全部转移到合资公司,用于合资公司的产品生产。”

  “这些专利的清单,寺内先生能够提供给我们吗?”

  “完全可以。”

  “那么请吧……”

  “你不会是说现在就要提供吧?”

  “难道不是现在提供吗?”

  “难道需要现在提供吗?”

  “呃……”寺内坦也跪了,他压根就没做准备啊。

  “冯先生,专利清单是很复杂的,我们恐怕一时很难罗列出来。”长谷佑都提醒道。

  冯啸辰摇摇头,道:“与接近2亿美元股本相比,罗列一份专利清单需要的投入能有多大呢?恕我直言,你们光表示能够转移全液压立辊技术,却不说明技术中包括了哪些专利,到时候你们反悔了,卡着重要的专利不交给我们,那我们不是上当了吗?”

  “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冯先生,你应当相信我的人格!”长谷佑都几乎要暴走了。

  冯啸辰嘿嘿笑道:“长谷先生,我记得你有一句名言,友谊是长存的,合同是无情的,商业合作怎么能把信用建立在某个人的人格上呢?更何况,呵呵,呵呵……”

  我忍!

  长谷佑都狠狠地咬了一下牙,说道:“我方可以在合同中写明转移所有的相关专利,未来如果出现冯先生所担心的事情,双方是可以照着合同来进行交涉的。”

  “交涉就麻烦了,我们双方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进行交涉。”冯啸辰道,他说着又把头转向寺内坦,说道:“寺内先生,我觉得还是事先列出清单为好。比如说吧,全液压立辊技术中,轧制力反馈控制是一个关键因素,有关贵公司的轧制力反馈策略,是否属于技术转移的范畴?”

  daguozhonggong/9121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