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五百八十一章 赌一把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赌一把

第五百八十一章 赌一把

  听到冯啸辰的话,潘才山收起了笑容。他用鹰隼一般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态度凝重地问道:“情况就是这样,咱们的力量如何,大家也比我更有数。对于这个项目,大家是什么态度?”

  众人一下子都沉默了下来,拍胸脯是很容易的,但拍完胸脯之后怎么办,就不得不考虑考虑了。如果换成五年前或者十年前,这个问题也许更容易回答,那时候的榆重家大业大,能够经得起折腾,也承受得起失败的损失。而今天的榆重已然是衰弱不堪,甚至于职工工资都要靠向银行借贷来发放,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一个重大决策,是非常困难的。

  “难!”

  钟卓元第一个说话了,一张嘴就是一个“难”字。

  “压缩机这个东西,咱们过去虽然搞过,但已经丢了很多年了,现在要捡起来,没有把握。万一花了钱又没弄成,咱们厂可就真的完了。”钟卓元提醒道。

  “是啊,太冒险了。”卫学根也附和道。

  “谢处长,你的看法呢?”潘才山向谢富刚问道。

  谢富刚用手指指钟卓元和卫学根,道:“我的看法和他们俩一样,风险太大了,弄不好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潘才山笑了笑,然后突然沉下脸,对众人问道:“那么大家觉得如果不捡这个项目,咱们厂就不会完吗?”

  一句话把大家都给说傻了。搞压缩机,如果失败了,榆重的确会完。但不搞压缩机,榆重同样会完。现在大家所讨论的榆重,是指剥离了辅助业务之后剩下的这4000多人,这是榆重的核心部门,如果这4000多人也外出打工,或者到新成立的家政公司去当个清洁工之类,榆重这个名字就彻底消失了,40年的技术积累将化为乌有。

  “我同意潘厂长的意见。”张越说道,“榆重之所以落到今天的地步,就是因为缺乏拳头产品。我们既往的产品都是大路货,没有特色,其他企业很容易模仿,尤其是那些乡镇企业,控制成本的能力比我们强,我们要在这些产品上和他们竞争,绝对是没有胜算的。

  但压缩机不同,这是需要技术门槛的,对我们来说很难,对于那些乡镇企业来说,就更难。像咱们这样的大型国企,只有走高端产品的路线,才有出路,否则,咱们还不如接着把核心部门也拆分掉,去给韩总、姚总他们做代工生产去。”

  “是这个道理。”钟卓元也回过味来了,“压缩机这个东西,如果咱们做不了,其他企业也同样做不了。如果国家只需要一家企业来生产,那么就非咱们榆重莫属。”

  冯啸辰在旁边笑呵呵地给他泼了一瓢冷水,说道:“钟总工,你这个说法也不准确。目前国家没有安排其他企业攻克压缩机这个难关,并不意味着别的企业就不可能做到。秦州重机、林北重机、浦海重机,这些企业这几年的发展势头都非常不错,引进了大量的先进设备,也吸收了许多专业人才。它们虽然没有搞过压缩机,但如果到了万般无奈的时候,国家要求他们掌握压缩机的技术,相信他们也是能够把这项技术拿下来的。”

  潘才山道:“钟总工,今天我向国家计委的王司长打听过,现在国家还没有确定压缩机的生产企业,主要是因为西气东输的事情还在酝酿,没到正式立项启动的时候。他向咱们提前通报这个消息,也是想给咱们一个机会,让咱们能够笨鸟先飞。如果咱们觉得国家一定会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们,那可就错了,榆重现在这个样子,国家能放心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我们吗?”

  “哎,咱们榆重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谢富刚捶胸顿足地叹道。

  卫学根道:“说到底,还是咱们自己不争气啊。前些年国家搞大化肥国产化的时候,冯助理也是到过咱们榆重的,想委托咱们搞大化肥上面的合成气压缩机,结果咱们没接这个茬。如果当时能把合成气压缩机搞出来,就冲这几年国内新建的大化肥装置,也够咱们厂混个温饱了。”

  “那时候咱们手里有好几个大项目的设备在做,轻轻松松就能挣到钱,谁乐意劳心费力地去开发新产品?”谢富刚没好气地说道。

  钟卓元摆摆手,道:“老卫,老谢,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还有什么意思?那时候还是刘厂长在任吧?现在老刘的人都不在了,翻这种旧账有用吗?”

  卫学根道:“我不是说要翻谁的旧账,我只是觉得,当年咱们就是因为不愿意搞新产品,所以才一步步走到现在这步田地。现在有一个机会在咱们面前,如果咱们再不抓住,可就连后悔药都没地方买去了。”

  “这么说,老卫你是赞成搞天然气压缩机?”谢富刚问道。

  卫学根含糊其辞,道:“我是说潘厂长刚才的话有道理,咱们如果不搞这个东西,也一样会完,还不如赌一把呢。”

  “也对,就权当是赌一把了。”钟卓元也改变了口风。

  “那就赌吧,反正我老谢也是快退休的人了,赌赢这把,起码我的退休金就有保证了。”谢富刚也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了。

  “这么说,大家的意见都统一了?”潘才山问道。

  “统一了,赌吧!”钟卓元替大家回答道,他的口气不再犹豫,而是透着几分坚决。

  潘才山把头转向冯啸辰,说道:“冯助理,情况你都看到了。我们厂现在是破釜沉舟,无论如何也要赌上一把。不过,厂子现在的情况,冯助理你也是知道的,尤其是资金方面缺口很大,振兴工作小组这边,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一些支持呢?”

  潘才山刚才那番做作,就是演给冯啸辰看的,这也算是在秀悲情了。其实,早在吃饭那会,听王振斌说起压缩机这个项目,潘才山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决定要把这个项目接过来。说得难听一点,这几乎就是一根救命稻草,不管成不成,他都要试一试的。

  这些天,他和张越以及其他的一些厂领导也一直都在联系各种业务,希望能够给榆重找到一条生路。但试过各种方案之后,他无奈地发现,榆重空有40年的积累以及仍然堪称雄厚的技术实力,但却因为没有过硬的拳头产品,在这个市场上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地。有些老朋友碍于面子,答应给榆重一两个小项目,能够稍稍缓一下燃眉之急,但绝非长久之计。

  4000多人的厂子,不可能永远靠捡一些边边角角的业务来生存。更何况,国家把榆重交到他的手上,是希望他能够恢复榆重往日的荣光,而不仅仅是给大家弄碗粥喝就行了。

  榆重能不能把天然气压缩机搞出来,潘才山并没有底,毕竟他是搞矿山出身的,对机械行业不了解。不过,他清楚一点,要搞这么大的攻关项目,仅靠榆重目前的这点力量是不够的,必须得到国家的支持才行。而国家在哪?不就是眼前这位小冯助理吗?

  别看冯啸辰年纪轻,级别也不高,但他却是国家榆北振兴工作小组的副组长,考虑到孟凡泽的岁数只能允许他挂一个闲职,冯啸辰其实就是这个小组的真正负责人。只要冯啸辰愿意施以援手,这件事几乎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在此前,他让钟卓元、谢富刚等人表态,其实就是表给冯啸辰看的。他知道,冯啸辰的决心多大,取决于榆重自己的人决心有多大。如果榆重的这些中层干部、技术骨干等等都没有信心,潘才山也就不会向冯啸辰开口了,他自己都会觉得丢人。

  还好,榆重毕竟是几十年的老企业,钟卓元、谢富刚这些人的傲气还在,他小小地挑拨了一下,几个人的血性就被调动起来了,放出了‘赌一把’的豪言。什么叫赌,那就是要背水一战,把全厂所有的资源都投进去,需要一年甚至好几年的卧薪尝胆。能够支撑这一切的,只能是一种哀兵必胜的信念。

  “我需要看到一个详细的计划,包括对可行性的评估。”冯啸辰冷静地说道,“钟总工、卫处长、谢处长,还有潘厂长和张厂长,你们各位的决心我已经看到了。但这件事不是光靠你们几位就能够完成的,还需要全厂职工的共同努力,大家的信心如何,才是最为关键的。”

  “这件事,大家分头去办。”潘才山对众人说道,“要跟大家说清楚,这是咱们榆重最后的机会,大家如果还是一条汉子,那就站出来,哪怕是拿牙啃,也要把20兆瓦天然气压缩机啃下来。如果大家都是孬种,那就算了,这不,今天国家妇联的于部长也来了,大家都把家里婆娘的衣服换上,扮成老娘儿们给人扫地做饭带孩子去!”

  “放心吧,潘厂长,咱们榆重的人个个都是汉子!”

  “没说的,谁特喵没种,谁就是娘们!”

  “豁出去了!”

  众人的情绪都被潘才山给煽乎起来了,一个个拍着胸脯,说着一些大义凛然的话。也多亏这一屋子里没有几个现代女权,否则光冲着他们的用词,就得有一番鸡飞狗跳的争执了。

  daguozhonggong/91026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