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五百七十二章 凭什么收购我们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凭什么收购我们

第五百七十二章 凭什么收购我们

  “听说了吗,咱们车间要被私人老板收购了!”

  “真的?那咱们以后算啥,还是国企工人吗?”

  “想得美,以后咱们就是给私人老板打工的,人家想怎么捏咱们,就怎么捏咱们。”

  “艹,凭什么呀,老子堂堂的国企工人,凭什么就成了个盲流了?”

  “得了吧,咱们现在一个月连70%的工资都领不着,还是个屁的国企工人。”

  “现在领不着,那是国家欠着咱们的,以后还不得补发吗?”

  “等厂子破产了,你找谁补发去?你没看咱们榆北那个矿山机械厂,好几千人都下岗了,听说一个月才拿30%的工资呢。”

  “这事闹的,特喵的,都是方成举、易耀忠这帮孙子,把厂子给折腾黄了……”

  “唉,骂他们有什么用,还是想想咱们自己的出路吧。”

  “出什么路,反正我是绝对不会给私人老板干的……”

  这样的谈话,这些天在榆北重机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在发生。经国家经委和省经委批准,由国家榆北振兴工作小组和榆北重机厂部共同主持,榆北重机开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拆分重组。榆重本身成了一个控股公司,各个辅助车间和后勤各部门都独立出来,成为由榆重合资控股的法人单位。厂部机关的干部也进行了分流,一小部分留在控股公司继续任职,另外的大部分被分配到各个法人单位,还有一些则进了专门安置过剩人员的劳务派遣公司。

  这一轮拆分在厂里引起的震动并不大,因为大多数的干部职工都没有弄明白拆分的目的,加之企业早已处于半停工的状态,大家对厂里的事务也有些漠不关心,只觉得这是一次无聊的折腾。要知道,类似于这样的折腾,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什么全员岗位聘任制啊、什么厂内银行制啊、什么车间班组承包制啊,弄到最后大家都已经有审美疲劳了,觉得一切都是瞎折腾,只求自己手里的工资不要因为折腾而减少就好了。

  可随后的事情,却让大家都傻眼了。厂里突然出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其中绝大多数的陌生人都是操着满口“鸟语”的南方人。这些人一来就往各个车间里扎,瞪着通红的眼睛审视着车间里的设备,毫不掩饰那贪婪的表情。

  各种消息也陆续传出来了:一家来自于海东省金南市的私营轴承公司,看中了新成立的轴承分厂,也就是原来的轴承车间,打算以800万的金额全资收购;另外一家来自于明州省的液压机械厂,看中了减速机分厂,提出注资1200万元,拥有减速机分厂80%的股份,并获得完全的经营权力。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了此前那轮拆分的真正目的,原来是为了把整个企业分割成许多个小单位,以便外来投资者能够有选择地进行兼并或者合作。也就是说,从榆重拆分的那一刻起,国家就已经在准备“甩包袱”了。

  各级中层干部是最早明白这一点的,而且他们也意识到企业一旦被兼并,他们将是利益受损最大的一批。道理很简单,普通工人在国企工作或者在私企工作,都是一样干活拿工资,虽然身份上发生了转变,但经济利益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但干部就不同了,在国企他们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能够享受各种待遇,而一旦到了私企,人家还会这样重用你吗?尤其是当着车间主任、部门经理的那些干部,人家兼并了你的部门之后,肯定要安排自己信得过的人来当领导,怎么可能还让你呆在台上?而如果失去了现在的位置,他们还能吃香喝辣吗?

  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这些中层干部却没有几个站出来抗议的,原因无它,那就是此前易耀忠、郑群等人落马带来的冲击太大了,这些仍在位置上的中层干部其实每人也都有一些把柄,只是纪检部门没有深入去追究而已。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敢出来当出头鸟吗?

  自己不敢说话,他们只能是私下里鼓动本车间、本部门的工人出来发难了。中层干部们也知道这一轮改革是由国家榆北振兴工作小组发起的,代表着国家意志,不是几个人闹一闹就能改变的。他们需要的只是给收购方增加一些难度,这样收购方就不得不重视他们这些原来的管理者的作用,寻求他们的支持,这样他们就有了与收购方讨价还价的余地。

  “韩总,听说你是来收购我们减速机分厂的,你们厂是个什么企业,有什么资格收购我们?”

  减速机分厂的车间里,收购方明州新民液压机械厂厂长韩江月在减速机分厂厂长纪锡良的陪同下,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全分厂的干部职工面前。纪锡良刚刚介绍完韩江月的身份,一名30出头的工人便站了出来,大大咧咧地向韩江月提出了质疑。

  “这是我们分厂的铣工,叫曹昌盛。”纪锡良低声地给韩江月做着介绍,他看起来对韩江月颇为恭敬,似乎全心全意地配合韩江月对分厂的收购。殊不知,这位跳出来挑衅的曹昌盛,正是他在私底下安排好的。

  “哦,是曹师傅吧?”韩江月淡淡地一笑,说道:“我们新民液压机械厂,是原明州省机械厅下属的专业生产液压部件的企业,原来的名字叫新民液压工具厂。我们厂目前有500名工人,所有制性质是股份制企业,也可以算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明州省塘阜县拥有我们4.5%的股权,其余95.5%的股权由原新民液压工具厂的老职工所有,各自占股的比例不等。

  至于说我们有什么资格收购榆北重机的减速机分厂,这个问题就不太好回答了。事实上,我们是响应国家榆北振兴工作小组的号召,来帮助榆北重机实现资产重组的。也就是说,是榆北重机请我们来的,并不是我们自己要来的。”

  “是吗?那你们收购了我们分厂之后,我们算什么人呢?”曹昌盛继续问道。

  韩江月道:“我们并不是全资收购减速机分厂,而是向分厂注资并取得控股权。未来减速机分厂将成为榆北重机和我们新民液压机械厂共同持股的股份制企业,名字将改为榆北市新民减速机厂。至于各位工人师傅,如果愿意留在新厂子里工作,那么就是新厂子的工人。”

  “如果不愿意留下呢?”曹昌盛问。

  韩江月微笑道:“我们也不强求,而且我们也没权力强求。我们与榆北重机控股公司已经协商过了,不愿意转变身份到新民减速机厂工作的师傅,仍可保留原来榆北重机的身份,不过可能会被安置在榆北重机的劳务派遣公司。”

  此言一出,众人都喧哗起来,开始互相议论着:

  “她说什么劳务派遣公司?”

  “就是厂子原来的劳动服务公司,这一次改名了,叫劳务派遣公司。”

  “劳动服务公司,那不是原来安置家属工的地方吗,咱们可是正式工,怎么会安排到那里去?”

  “你还不知道呢?已经有很多机关里的干部被安排到劳务派遣公司去了。我告诉你,劳务派遣公司名字叫得好听,其实就是一个收破烂的地方。那里的基本工资只发40%,剩下的都是效益工资,干多少活就拿多少钱。”

  “这也可以啊……”

  “什么可以!那里根本就没活干好不好?现在整个厂子都没业务,劳务派遣公司能有什么活?说效益工资,就是哄鬼的,让你没法去闹。”

  “我艹,这么坑啊,那老子才不乐意去呢。”

  “不乐意?那就踏踏实实给这个姓韩的干吧,没听说吗,人家那是股份制企业,她就是资本家,咱们就等着被剥削吧。”

  “不干,坚决不干!”

  抗议的声音马上就出来了,有人矛头直指韩江月,有人则大声地质问纪锡良。不过,更多的工人采取了沉默的态度,他们中间有的是觉得单位被别人收购了也不一定是坏事,没准工资还能得到保障,另外一些人则是抱着观望的态度,希望别人去闹,自己等着看结果就好了。

  韩江月对于这个场面并不觉得意外,事实上,几年前她承包新民厂的时候,也是遭遇过类似质疑的,但后来新民厂在她手里经营业绩越来越好,职工收入翻着番地上升,各种质疑的声音也就消失了。新民厂好歹还是她的主场,有许多支持她的干部和职工,榆北重机的人对她是完全陌生的,如果没有一点质疑就全盘接受她,反而奇怪了。

  纪锡良看着这个场面,心里好生得意。他假意凶巴巴地斥责了几名嚷得最厉害的工人,然后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转头对韩江月说道:“韩总,你看这事闹的。看来,大家对企业改制这件事情,还是不够理解,是不是等我在工人里再做点工作,然后再考虑注资的事情?”

  “没关系,纪厂长,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是来和大家商议这件事的。灯不挑不亮,理不争不明。大家有疑虑,现在说清了,比以后再提出来更好,你说是不是?”

  韩江月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对纪锡良说道。

  daguozhonggong/9074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