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八百四十二章 激流勇退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八百四十二章 激流勇退

第八百四十二章 激流勇退

  在霍源地铁事件中,还有一位当事人高磊教授,此时也尝到了四面楚歌的滋味。

  早在上次德国媒体刊发了对高磊的采访报道之后,发改委就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中央。财险公司因为政治觉悟不高、保密意识不强,受到了上级的批评,许广明的帽子好悬没被摘掉。有了这样一个教训,其他的部委和机构哪还敢沾高磊的边,纷纷把高磊从单位的专家库名单里剔除掉。高磊的两名博士生原本是在某部委实习的,也在第一时间被清退回去了,连个理由都没有。

  学术机构的反应要滞后一拍,甚至有些机构明知高磊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依然邀请他去参加学术会议,想用他的名气来炒作自己。随着中央领导的讲话在内部得到传达,这些学术机构终于明白这厮的事情闹大了,想靠他来炒作自己,没准会把自己弄到坑里去。于是乎,一些原本邀请了高磊去参加的学术会议,主办方先后向他发来通知,说因为天气太冷、道路泥泞、会场灯光暗淡等原因,出于对高教授健康的考虑,请您不要来了,千万别来,求您了……

  外面的路断了,单位上也在给他找茬。财务通知他,说接上级通知,高磊从国外申请到的各种资金不合规,不能入账,将于即日起退回原基金会,退不回去的,将由国家接管,高磊个人不得动用。几位此前一直和他同做课题的学者,也像是约好了一样,给他发了电子邮件道歉,说自己最近接了一个什么研究项目,不能和老高你一起做从前的课题了,真是遗憾啊,为了纪念曾经的合作,要不等9102年元旦的时候,咱们一块聚个餐吧,在此之前最好就别再见面了……

  高磊的博士一向都是令人羡慕的,但这些天就成了霜打的茄子,全都蔫了。博士生里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说高磊犯事了,上头会找他的麻烦,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博士们。如果他们继续留在高磊名下,估计博士答辩有个三五十回就能通过,博士学位证和退休证同一天拿到,也算是一段佳话吧。听到这些传闻,博士们都傻了眼,同样找各种理由申请换导师,而且也都是秒获批准。

  面对着众叛亲离的局面,高磊连发了十几篇博客,内容无非是痛斥各种制度,诉说自己遭遇的不公。他的这些博客如过去一样赢得了大批支持,但并没有什么蛋用,网民们的支持是很廉价的,根本就不能吃。

  在这个时候,美国哈佛大学向他伸出了援手,给了他一个为期一年的研究职位。高磊把这个offer贴在自己的博客里,还配上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古诗,然后便向社科院递交了辞职申请,远赴大洋彼岸去了。

  高磊的离开,除了在网络上掀起一点点小波澜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影响。网上的波澜也只持续了几个小时,便被某艺人又双叒叕出轨的消息给淹没了。

  冯啸辰无惊无险地渡过了一次风波,但却难逃老领导们的敲打。此刻,他就坐在孟凡泽家的客厅里,听着孟凡泽和罗翔飞对他进行训斥。

  “这一次的教训,是不是很深刻?”孟凡泽虎着脸问道。

  “是很深刻,我对自己要求不严,给组织上增加了麻烦,实在是内心有愧。”冯啸辰认认真真地做着检讨。

  孟凡泽岂会被他蒙骗过去,他盯着冯啸辰的眼睛,说道:“内心有愧吗?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冯啸辰一脸无奈地对孟凡泽笑道:“孟部长,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的情况,也是事出有因。我这个人对生活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就是嘴比较馋。当年一个临时工的工资也就够吃饭,想吃点好的就得欠债了,所以我才会出些下策的。”

  罗翔飞听不下去了,他板起脸说道:“小冯,孟部长的意思,你分明是懂的,不许这样打马虎眼。卖技术的事情,我们都能接受,毕竟你卖的不是属于国家的技术,而且你为国家贡献的智慧也足够多了。孟部长和我的意思,是你和辰宇公司之间的关系,这家公司其实只是挂在你父亲的名字下面,真正的所有者是你,这一点非但孟部长和我知道,纪律部门也是知道的,只是念及你的贡献,以及你在工作中的表现,不便过分追究罢了。”

  对孟凡泽,冯啸辰有点恃宠而骄,可以胡说八道。罗翔飞当了冯啸辰十多年的领导,冯啸辰对他是有一些敬畏的,听到他这样说,冯啸辰也不敢再回避问题了,他正色说:“罗总,您说得没错,其实辰宇公司就是我的企业,直到今天,杨海帆他们有什么重大的决策问题,还是要和我商量的。关于这件事情,我也的确有些为难,我一直希望我弟弟冯凌宇能够接过这个摊子,这样我就可以和公司完全割裂了。但现在看来,我弟弟擅长的只是技术,在经营管理方面是很欠缺的,所以我只能维持现状。”

  孟凡泽说:“你虽然是辰宇公司的真正所有者,但你从未利用自己的职权为辰宇公司谋取利益,甚至在公私利益存在冲突的时候,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私人利益,保证国家利益,这一点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你应当知道,国家公务人员,尤其是处在领导岗位上的国家公务人员,拥有自己的企业,是违反规定的。你现在这种做法,说难听点就是打政策的擦边球,这是不允许的。如果国家容许你这样做,那么其他人也可以效仿,而其他人不可能像你一样做到心底无私,这样就会给国家严肃法纪带来困扰,你懂吗?”

  “可是,我应当怎么做呢?”冯啸辰反问道。

  孟凡泽看了看罗翔飞,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我和罗总商量过很多次,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让你完全放弃辰宇公司,确实也是不合理的。最低限度,你应当尽量避免和辰宇公司产生业务上的交叉,这样也就可以规避一些闲话了。”

  “其实小冯在这方面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但架不住别有用心的人去演绎。这一次是这样,下一次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呢。”罗翔飞也是一脸无奈。正如孟凡泽所说,他们商量过多次,却商量不出一个万全之策。让冯啸辰彻底退出辰宇公司,当然是最理想的,但什么叫做彻底退出呢?难道要把冯立、冯凌宇也从辰宇公司赶出去,冯家不能保留公司的股权?

  冯啸辰说:“孟部长,罗总,其实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我也有些感悟。我有一个打算,过几年时间,我就辞职,退出体制,到辰宇公司去接我父亲的班,这样就没有矛盾了。”

  “胡闹!”孟凡泽勃然大怒,“你这是在向国家闹情绪吗?”

  罗翔飞也有些恼火,斥道:“小冯,这种话就别说了,我知道你这次受了一些委屈,但国家有国家的法纪,对你进行调查也是必要的,你应当心情愉快地接受调查,而不是心怀怨气。”

  冯啸辰摇摇头,说:“孟部长,罗总,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因为对国家的调查不满才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我在这件事情里并没有受到什么委屈,我对纪律部门的宽容是非常感激的。正如孟部长说的,我现在的做法是打政策的擦边球,纪律部门有权对我进行处分,现在这个结果,其实是国家对我的宽容,我是心存感念的。”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罗翔飞问。

  冯啸辰说:“我是认真的。装备公司的工作现在已经非常规范,各部门与全国各家装备企业的联系很密切,合作很顺畅,我在大多数时候只是一个收发员,负责在文件上签字即可,没有太多的用处。以我现在的身份,已经不适合像过去那样直接到一线去冲锋,遇到棘手的事情,也不便采取非常规的手段,我感觉,现在做事已经有些束手束脚了。”

  罗翔飞想了一下,点点头,说:“的确,以你现在的身分,是不宜像过去那样蛮撞行事的。但是,你在产业发展上的眼光是其他人无法比的,装备公司总经理这个职务,对你来说非常适合。其实领导一直想给你压更重的担子,只是你现在的年龄还不够,领导也担心拔苗助长,对你成长不利。”

  冯啸辰说:“罗总,我考虑过了,更高的职位并非我所愿,我的特长还是在经济建设的一线上。其实这几年我一直都在考虑要激流勇退,装备公司的工作可以交给年轻人去做,我想退到幕后,以民间的身份和外国企业打打交道,或许对国家更有益处。”

  “这是不行的!”孟凡泽断然地说,“党培养你不容易,你没有权力这样撂挑子。这次的事情,就让它这样过去吧。经过了这件事,上级领导对你已经有了一个更全面的认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应当不会有这么多周折的。”

  罗翔飞却是没有孟凡泽那样武断,他看着冯啸辰,想了一会,说道:“这件事,你再想想,我也想一想,或许你是有道理的。”

  daguozhonggong/446241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