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八百四十三章 次贷危机来临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次贷危机来临

第八百四十三章 次贷危机来临

  一年后,美国。

  随着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宣布申请破产保护,一场金融风暴突如其来地席卷了华尔街,并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西方世界。2007年6月22日,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宣布旗下两支投资次级债的基金出现巨额亏损。随后,各家银行纷纷宣布冲减不良资产,其中,花旗集团冲减了150亿美元,美林公司冲减了79亿美元,美洲银行冲减33亿美元。据金融专家估计,全美因次贷危机而造成的损失在1000亿至2000亿美元之间。

  在欧洲,汇丰银行提取了33亿美元的坏账准备金,英国巴克莱银行进行了27亿美元的注销,瑞士银行在第三季度核销37亿美元次贷坏账,年底更是宣称因与次贷相关的损失达到了100亿美元。

  亚洲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日本瑞穗金融集团、新生银行和青空银行均声称受次贷影响,业绩大幅下滑。中国的金融机构因持有上百亿美国次级债,损失预期将达到1/5。

  西方经济是完全建构在金融信用之上的,金融业的巨大震荡,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实体经济。住房市场是最早受到影响的,各国房价均出现了大幅下跌,住房信贷违约率飚升,新房开工数锐减。制造业同样受到信用崩溃的影响,由于各家银行出现了严重亏损,贷款难以发放,企业投资大幅度缩减,投资品市场随之萎缩。

  大量陷入经营困难的企业开始裁员或减薪,百姓的收入减少,又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低迷。西方百姓大多数没有什么家庭存款,日常消费都是靠信用卡,具有典型的寅吃卯粮的特征。收入减少,加上银行紧缩消费信用,无数西方百姓的生活顿时陷入了困窘之中。

  次贷危机的爆发,并非一日之寒。其根本原因在于整个西方世界的经济脱实向虚,大家都热衷于在金融市场上赚快钱,没有人愿意脚踏实地地做实业。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利润,华尔街的金融专家们发明出了五花八门的金融衍生产品,轮番炒作,制造出一种虚假的繁荣。在这种繁荣中,每个人都产生了自己拥有大量财富的错觉,殊不知这些财富完全都是空中楼阁,一朝梦醒就会化为乌有。

  在大洋的彼岸,中国国家发改委的大会议室里,此时正在召开一场关于应对次贷危机冲击的会商会,参数的人员都是各经济职能部门的官员。

  “据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提交的分析报告,次贷危机已经开始向实体经济蔓延,欧美各国都把今年的GDP增长率下调了0.5至1个百分点,上个月美国的制造业活动指数已经跌破了50,进入衰退期。日本央行的调查数据表明,大型制造商信心指数为负数,对市场前景均抱悲观态度。我们预测,次贷危机的影响在今年后几个月还会进一步扩大,存在演化为全面经济危机的可能性。”这是王振斌在向参会的官员们介绍情况。

  “王司长,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专家认为次贷危机已经见底了,美国经济在年底有望回暖,这和你们的预测结果不一样啊。”一位参会官员质疑道。

  “是啊,我也看过这样的说法。”另一位官员附和说,“对了,原来社科院的那位高磊,现在在哈佛大学当教授。前几天他发表了一个演讲,说咱们中国对次贷危机的分析过于危言耸听了,美联储有丰富的经验,能够迅速地采取政策,扭转局面,次贷危机最多再持续两三个月的时间,肯定就会结束了。”

  “高磊只是一家之言罢了。”主持会议的发改委副主任韩宏微微一笑,“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恰好相反。美联储的官员在私底下表示,他们能够采取的措施都已经采取了,但市场信心严重不足,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会掀起新的一轮风暴,届时受到影响的金融机构会远多于现在,他们已经在准备各种善后措施了。”

  “美国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对次贷危机的前景均不看好,他们认为明年发生进一步危机的概率在70%以上。”国家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祁瑞仓补充说。他现在也算是国际顶尖学者之一,像这种重要的会议,往往都会邀请他来参加的。

  “经济学界现在都在反思为什么事先没有预见到次贷危机的发生,大家梳理了一下这些年的许多迹象,发现这场危机早在5年前就已经有征兆了,只是被盲目乐观的市场预期给掩盖了。学术界的共识是,这场危机如果早两年爆发,还是比较容易控制的。现在爆发,已然是积重难返,估计全球经济都会受它的拖累,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很难恢复。”祁瑞仓向众人介绍说。

  “原来是这样。”先前提到高磊的那位官员讪笑着,给自己打着圆场:“看来这个高磊的话的确不能信,祁教授才是有真才实料的大学者。”

  祁瑞仓摆摆手,说:“我算什么大学者?我只是转述学术界的一些共识罢了。美国现在房价下跌得很厉害,很多房主都出现了资不抵债的情况,弃房的情况在不断增加。银行虽然可以按合同收走这些人的住房,但因为房价跌了,这些住房拍卖的价格不足以补偿银行此前发出的贷款,坏账不断增加。有知情者称,美国两家最主要的住房贷款机构,房地美和房利美,现在都面临着破产的威胁。这两家机构如果破产,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不亚于一场八级地震。”

  “唉,怎么会这样!”有官员感慨起来,“前些年,我们光听说什么南美债务危机,什么亚洲金融危机,谁知道美国也会这样,这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来自于商务部的司长徐振波撇着嘴说:“这应当叫报应不爽才对。当年亚洲金融危机,不就是美国人在背后搞鬼吗?现在轮到他们自己了。”

  “徐司长,这种话,我们说说也就罢了,你可是搞外贸的,怎么也这样说?”有人向徐振波开着玩笑。

  徐振波笑道:“搞外贸就不能批评一下美国了?你看装备公司的冯总,天天和外国人做生意,不也照样对外国人说风凉话吗?说真的,我这毛病,还是跟他学来的呢。”

  坐在会议桌一角的冯啸辰见徐振波把话题扯到自己头上了,便嘿嘿地笑了一声,说:“我赞成徐司长这个报应不爽的说法。关于美国的次贷危机,我们公司的分析人员也做了一些研究,结论和王司长刚才说的差不多。我们预计美国明年将会迎来新一轮更大的金融冲击,拖累全球经济都陷入长时间的疲软。”

  “长时间?多长时间?”徐振波皱着眉头问。他虽然刚才表现出了幸灾乐祸的态度,但对于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还是深有感受的。听说这次危机会持续很长时间,他便忍不住有些忧虑。

  “五年以上。”冯啸辰肯定地说。

  “这个恐怕不至于吧?”韩宏说,“我们这边的预测,同样认为明年会有更严重的危机,但最多持续到2010年左右,就应该开始复苏了。西方国家在应对危机方面还是有一些经验的,美国和欧盟都推出了刺激经济的政策,如果这些政策发挥了作用,这一轮危机最多持续三年时间,也就该过去了。”

  冯啸辰笑着说:“西方国家的确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危机干预机制,在以往也发挥过作用。不过,这一次的金融危机,与以往不太一样,西方国家要想很快从泥潭里走出来,恐怕是不那么容易的。”

  “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韩宏问。

  冯啸辰用手划了个圈,把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划到圈里了,然后说:“这个不同之处,就是中国在这轮危机里的作用。”

  “什么意思?”韩宏有些不明白。

  冯啸辰说:“其实,西方国家干预危机的手段,不外乎推出经济刺激政策,鼓励企业投资,以便恢复经济活力。在以往,他们是可以这样做的,因为他们可以通过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来消化所刺激出来的产能,相当于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来填补他们国内市场的空缺。”

  “现在有什么不同呢?”有官员问。

  冯啸辰说:“现在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了。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现在是属于我们的,西方国家要想占据这个市场,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也不像过去那样容易获得回报。非但如此,我们还在进军西方市场,从他们的嘴里夺食吃,这样他们就更难以消化产能,经济也就更难复苏了。”

  韩宏想了想,缓缓地点点头,说:“你说的,有一些道理。以往西方国家发生经济危机,首先采取的措施就是到国际市场上,也就是你说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上消化自己的产能,这就是属于转嫁危机了。这些年,咱们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很大部分都是由我们占领的,西方国家要想从我们手上把这些市场抢过去,的确是比较难的。”

  daguozhonggong/443714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