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七百七十六章 新的合作模式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新的合作模式

第七百七十六章 新的合作模式

  “面对中欧关系的这种新变化,在装备工业发展方面,我们应当如何做呢?”

  在国家发改委的一间办公室里,副主任韩宏饶有兴趣地对刚刚从欧洲回来的冯啸辰问道。

  韩宏与冯啸辰在十年前就已经认识了,只是那时候装备工业公司是隶属于经委的,与当时的计委属于两家,冯啸辰并不是韩宏的直接下属。这一次国家机构改革,经贸委撤销,装备工业公司被划到了发改委的名下,二人便成了真正的上下级。不过,在与冯啸辰接触的过程中,韩宏始终没把冯啸辰当成一个普通下属来对待,更多的是把他当成一个可以平等探讨问题的同僚,即便是有时候要指点一下冯啸辰,也只是因为自己的年龄稍大一些,在工作方法、待人接物方面有一些经验而已。

  韩宏把冯啸辰当成一个平等的同僚,冯啸辰自己可不能这样想。他从欧洲回来之后,第一时间便到了发改委,向韩宏汇报自己此行的所见所闻,其中特别提到中国与欧洲在技术上的合作模式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中国由过去单纯作为学生的角色,变成了现在这种具有平等地位的合作者与竞争者。

  “欧洲的技术底蕴依然是我们难以超越的,但双方的差距已经大为缩小,尤其是在一些新兴技术领域里,已经形成了互有所长的格局。此外,欧洲经济长期低迷,加之福利化的倾向导致大量的资金不能投向生产技术领域,而是变成了各种居民消费。类似于库克船长项目这样的大型技术研发项目,普遍面临着资金难以为继的窘境。而相比之下,我们国家这些年财政状况不断好转,企业手里也掌握了大批的流动资金,国家对大型项目高度重视,资金投入充足,这是欧洲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冯啸辰这样说。

  韩宏点点头:“你说得对。咱们过去一直说咱们国家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在前些年,咱们经济落后,财政捉襟见肘,就算想集中力量,也拿不出多少钱来。这几年,财政方面有钱了,我们发改委能够调动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已经能够同时展开几十个大型项目了。这样的条件,欧洲国家没有,美国和日本也同样没有。对于你们搞大型装备的人来说,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遇。”

  “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冯啸辰附和道。

  韩宏说:“是啊,你们是幸运的一代。不过,有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你们做不出好的成绩,那可就对不起我们这些老一代了。”

  冯啸辰笑道:“韩主任,您可不老。按照联合国的标准,您也就是刚刚过了青年的线,还属于八九点钟的太阳呢。”

  韩宏笑着用手指点着冯啸辰,说:“都说你小冯性格耿直,说话没遮没拦,怎么也学起拍马屁这一招了?”

  “我这就是耿直啊,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呢。”冯啸辰装出一副蒙受了委屈的样子说道。

  “那我就欣然接受了。”韩宏打了个哈哈。

  上下级之间开点这样的玩笑,也是常有的事情,有助于融洽感情。两人一齐笑过之后,冯啸辰接着谈起了自己对这些问题的考虑,这些考虑是他在欧洲期间所形成的,当然,也与后世的一些经验做了验证,确定是正确的。

  “和西方国家相比,我们国家的装备工业技术水平仍然是排在后面的,所以吸收引进西方先进技术的路线不能变。在美、日、欧这三个技术来源中,美国出于国际政治的考虑,对中国的技术转移肯定会越收越紧;日本担心中国发展起来之后会与他们争夺传统市场以及亚洲的经济主导权,所以对中国也会采取严防死守的政策。欧洲虽然也已经意识到了来自于中国的竞争,但因为与我们并没有政治利益上的冲突,所以对中国的防范心理是最弱的。我的意见是,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内,我们应当优先把欧洲作为我们开展装备技术合作的对象。”冯啸辰说。

  “这个思路不错。”韩宏点评道。

  “选择欧洲作为合作对象,除了政治方面的因素之外,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欧洲经济一天不如一天,而欧洲百姓的生活要求却一天高似一天,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除了出卖过去所拥有的技术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这就意味着我们从欧洲购买先进技术,甚至直接兼并其大型传统企业,都是更为容易的。”冯啸辰说。

  “你是说,欧洲人现在要靠卖祖产来过日子了?”韩宏问。

  冯啸辰说:“确切地说,是靠卖祖产来维持花天酒地的生活。”

  “我们愿意帮他们这个忙。”韩宏豪迈地说,“发改委会安排好资金,支持国内企业到欧洲去兼并有价值的装备企业,帮助咱们的企业实现技术上的跨越。不过,咱们丑话也得说在前头,发改委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这都是全国13亿人民的血汗钱,你们要去收购欧洲企业的时候,必须收那些有价值的企业,不能什么垃圾都搬回来。”

  “这是肯定的。”冯啸辰笑道,接着又说:“除了收购他们的企业之外,开展技术合作也是一个重要的途径。我这次带着罗冶公司和辰宇工程机械公司去欧洲寻找合作伙伴,就是要探索一下中欧企业间合作的新模式。罗冶是国有企业,辰宇是民营企业,都是具有代表性的。

  我在这次欧洲之行中得到的启示是,我们的企业与欧洲的配件供应商的合作模式要进行根本的改变,过去我们是以对方为主,屈服于对方现有的技术规格。而未来,我们之间的合作要以我们为主,让对方为我们量身定做。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已经拥有了市场的话语权,没必要再看别人的脸色了。”

  “很好,这一点非常重要。”韩宏说,“过去我们从欧洲引进技术,基本上是人家说了算。有些零配件企业的架子比我们的主机厂还要大得多,逼着我们按照他们划下的道道做事。我听说有些欧洲的配件企业,扬言周末不上班,我们这边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人家该休假就休假,该下班就下班,明明是花五分钟时间就能够帮我们解决的问题,非要我们等上好几天,我们蒙受了多少损失,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冯啸辰说:“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认为,到了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以后咱们和欧洲公司做买卖,要事先约定好服务条款。如果再敢出现这种让我们白白等几天的情况,直接就取消合作,让他们喝风去。”

  “也不可一概而论吧,有些时候我们还要有求于人,这个时候该忍还是得忍的。”韩宏提醒道。

  冯啸辰笑道:“那是肯定的,店大欺客,客大欺店,看人下菜碟这个道理,我们懂,欧洲人也懂,这次我在欧洲接触的一些企业,对待我们的态度明显比过去要谦恭多了。”

  “店大欺客,客大欺店,这就叫辩证法吧。”韩宏颇有理论高度地总结道。

  这样的聊天就属于人们所说的务虚的内容了。决策层在制订各种政策之前,往往都要先跳出具体的事务,站在理论和历史的高度上进行一些探讨,形成一些原则性的意见,然后再落实到具体措施上去。人们有时候评价领导会用到“高屋建瓴”这样的词,其实并不完全是恭维,真正的高层领导,对于很多问题的看法的确要比寻常人更有高度,他们思考的深度,远不是键政局的诸君能够想象的。

  有了前面的这些共识,韩宏和冯啸辰接下来便讨论了一些装备项目的具体发展思路,其中也包括了被冯啸辰命名为郑和计划的第六代钻井平台研制项目。韩宏对于装备公司计划在荷兰成立一家研究中心的想法非常赞赏,并提出其他的一些项目也可以照此办理。此外,研究中心除了开在欧洲之外,美国、日本等地方也同样可以设置,只要树起招兵旗,就不愁没有吃粮人。

  离开发改委回到装备公司,冯啸辰又召开了中层干部会,先由冷飞云向大家通报了欧洲之行的情况,接着由冯啸辰介绍自己与韩宏交谈的内容,传达发改委领导的指示。冯啸辰关于中欧合作新模式的提法,得到了众人的广泛接受。相比社会上依然存在的崇洋倾向,装备公司的干部职工是有更多自信的,这一方面是由于他们接触的事情更多,看法更为客观,另一方面也有冯啸辰这样一个超级自信的穿越者成天对大家潜移默化的影响。

  布置了各部门近期内的工作,冯啸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蒙洋一边给他递上刚泡好的茶水,一边低声地报告道:“冯总,海东全福机械公司的阮总来了,在会客室已经等了您一个小时,您现在方便见他吗?”

  “老阮来了?”冯啸辰眼睛里带上了笑意,说道:“请他过来吧,对了,一会给他泡杯极品大红袍。老阮这个人比较看重面子,别让他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daguozhonggong/425819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