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是来当说客的吧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是来当说客的吧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是来当说客的吧

  “守超,你好啊!”

  冯啸辰又走到阮守超的面前,伸手与他握手,并打着招呼。

  “冯叔叔好!”阮守超规规矩矩地应道。

  他虽然是个富二代,但自幼家教不错,再加上老阮对他耳提面命,让他对冯啸辰必须恭敬有加,所以他在冯啸辰面前丝毫没有富二代的嚣张,像极了一个乖乖孩子的样子。

  冯啸辰说:“听说你改进了30万吨合成氨换热器的焊接工艺,提高了焊接的可靠性,你杜阿姨一直夸你在这方面有天赋呢。”

  阮守超道:“其实也主要是杜阿姨指导的结果,我只是在车间里做了一下实验而已。”

  “杜阿姨可不是这样说的,他说主要思路都是你提出来的,她只是派了几个学生过来帮你完善。她说你对电焊的理解,比她这个焊接学教授还要敏锐呢。”

  “那是杜阿姨过奖了。”阮守超略带腼腆地说。

  他们俩说的事情,其实是阮守超回公司之后搞的一项小革新。阮守超是学机械的,焊接也是专业课之一。他回公司后,阮福根让他在车间里管生产,主要也是想让他从基层做起,了解整个企业的运行情况。阮守超很聪明,也有几分阮福根当年的务实劲头,在车间里发现换热器的焊接工艺不太规范,就找到杜晓迪帮忙,做了一些改进。这样的小革新,对于杜晓迪这个级别的教授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难题了,她派了几个学生过来与阮守超合作,重编了一套焊接规范,提高了工作效率。

  这就是富二代的优势了,父辈积累下了不少人脉资源,而且也能拿出资金来支持,所以有点什么想法就能够找到国内顶尖的专家来帮忙,一点小想法就能够变成大成就。

  阮福根知道这件事情后,极为欣慰,几乎是逢人必讲,把自己的儿子说成了古往今来第一聪明孩子。在冯啸辰面前,阮福根倒是不好意思吹得太狠,毕竟这件事还是杜晓迪帮忙做成的,冯啸辰肯定是知道底细的。不过,冯啸辰知道老阮的这点虚荣心,偶尔会主动提起此事,算是一种恭维。

  此时,他在阮守超面前说到这件事,就不是为了恭维对方了,而是想留个由头,以便稍后与阮守超谈谈接班的事情。

  与众人打过招呼,按照事先说好的议程,阮福根把冯啸辰请到会议室,向他汇报了公司承接的几项装备工业公司业务的完成情况,随后众人又一起到了几个车间,察看了生产现场。中午时分,阮福根在公司的食堂宴请了冯啸辰,让老婆和儿子作陪。这桌饭虽然是在食堂吃的,桌上各种山珍海味琳琅满目,自然也不必细说了。席间大家聊的都是一些家常里短,倒也其乐融融。

  吃过饭,阮福根装作无意地向冯啸辰问道:“冯总,下午你有什么安排?”

  冯啸辰说:“我这趟到海东,是来躲清静。前一段太忙了,想休息几天。不知道会安这边有什么好玩的,我想去放松放松。”

  “放松放松?那好啊,我给冯总安排怎么样,吃喝玩乐一条龙,我老阮全包了。”阮福根豪迈地说。

  冯啸辰笑道:“吃喝玩乐一条龙就算了,我可是国家干部,吃喝玩乐是会犯错误的。你能够给我派个向导,带我去几个景点转转,就足够了。”

  “向导有的是。”阮福根说,接着,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阮守超说:“对了,还要找什么向导啊,守超,你这几天就负责陪着你冯叔叔,给他当向导兼司机,冯叔叔想去哪,你就带他去哪,听见没有。”

  阮守超点头应允:“好的,没问题!”

  阮福根以为得计,他向冯啸辰挑了一下眉毛,笑着说:“那就这样定了,我让守超开车带你去转。他刚买的法拉利跑车,小小一辆,就要300多万,我是看不出有什么好的。”

  “哈哈,这证明老阮你已经老了。”冯啸辰笑着揶揄道。他知道阮福根这样说其实是变相地炫耀,当然,这种炫耀在冯啸辰面前是不起作用的。冯啸辰是国家干部,不可能开个法拉利跑车去上班,但冯凌宇是有跑车的,而且也正是法拉利。冯啸辰曾借来开过几回,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众人出了食堂,阮守超开来他的法拉利跑车,冯啸辰上了副驾,阮守超一踩油门,车子轻盈地驶出了全福公司的大门,开上了通往会安海滨的道路。

  “冯叔叔,你想去哪玩?”阮守超一边驾驶着跑车,一边向冯啸辰问道。

  “我对会安不熟,你给推荐点好玩的地方吧。”冯啸辰说。

  “你是想看风景,还是想玩点我们年轻人爱玩的东西?”阮守超笑呵呵地问。

  冯啸辰也笑着说:“那就是玩点你们年轻人爱玩的东西,我在京城的时候,那些年轻人都不愿意带着我玩,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玩什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喝喝啤酒,聊聊天,玩玩桌游啥的。我们有时候会去郊外赛车,估计冯叔叔不会感兴趣的。”

  “嗯嗯,赛车就免了,我晕车。”

  “那我们就去喝啤酒吧,我约几个人一起去。他们也是听说过冯叔叔你的大名的,还一直说想见见你呢。”

  “是吗?那我就不胜荣幸了。”

  开车不能打手机这样的规定,在2003年还没那么严格,在海东省这种富豪遍地的地方,就更不为人所接受了。再至于对阮守超他们这些富二代而言,简直就是耳旁风,谁会在意?阮守超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给自己的狐朋狗友们拨电话,语气里颇有一些拉风。冯啸辰听不懂他那满嘴的海东方言,不过大致知道他是叫人到某某地方去聚会,还专门提到了冯啸辰的名字。

  “我们去青茅尖,那里是海边上,可以买渔民刚捞上来的海鲜吃。我让人带了德国的啤酒,边吃海鲜边喝啤酒,爽得一笔!”

  阮守超放下电话,对冯啸辰说。

  “一切听你的安排,我今天也玩一玩你们年轻人的玩法。”冯啸辰说。

  阮守超说的青茅尖,离着会安市区还有好几十公里。阮守超开的虽然是跑车,但以时下的路况,也只能当普通轿车来开。因为底盘太低,遇到路上有个坑坑洼洼之类,阮守超还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开,反不如普通轿车开得顺畅。

  “你说你这跑车,在这种路上连辆桑塔那都不如呢。”冯啸辰舒舒服服地坐在副驾位置上,笑着调侃阮守超道。

  “是啊,海东的这些破路,真是烦人。”阮守超无奈地说,“还是人家外国好,走到哪里都是高速公路,跑起来真是太爽了。”

  “我们也会有的。”冯啸辰说。

  “我知道,现在会安到建陆正在修高速公路,估计明年就能通车了。到时候冯叔叔你再到海东来,我开车去建陆机场接你。”

  “那我就先谢过了。”

  “从会安到金南,听说也要修高速,就是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如果这条高速修起来,我们去青茅尖就容易了,20分钟就够。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开工,等到修好,我估计我也老了,没兴趣去青茅尖吃海鲜了。”阮守超有些感慨地说。

  冯啸辰摇摇头:“不会的,最多五年时间,这条路就能修成。十年时间,海东各个地级市之间的高速公路都会修通。中国现在正在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基础设施建设的规模是非常大的,连接着我们装备制造业也会有一个大发展,搞装备工业正是好时候呢。”

  阮守超呵呵一笑,说:“冯叔叔,你这趟到会安来,就是来给我爸爸当说客的吧?”

  “嗯?”冯啸辰一愕,扭头看着阮守超,不知道说啥好了。

  他刚才把话往装备工业上引,就是想拐弯抹角地引出全福公司的事情,再说服阮守超接阮福根的班,在装备制造业这个平台上发展。谁曾想,他还刚刚开了个头,阮守超就直接把话给挑破了,这让他怎么往下说呢。

  “上次我和我爸拌了一下嘴,我爸第二天就到京城去了。接着冯叔叔你就到会安来了,我猜也能猜出是我爸把你请来的。我听我妈说过,这么多年,但凡公司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我爸就要去求冯叔叔帮忙,这已经是惯例了。”阮守超用一种玩世不恭的口吻说。

  代沟啊!

  冯啸辰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

  亏他和阮福根精心设了一个套,想不动声色地把阮守超套进去,在潜移默化中给他洗脑。可人家小孩子根本就没上当,你们这些大人撅撅臀部,人家就知道你们要释放一些什么颜色的排泄物了,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看来,真是不能低估这些小孩子了。其实,冯啸辰和阮福根唱的这出双簧,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被阮守超看破也在情理之中。冯啸辰和阮福根的错误,在于把已经年满23岁的阮守超看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想想看,他们自己在23岁的时候,都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凭什么认为下一代人在23岁的时候就会是一群傻白甜呢?

  daguozhonggong/4256975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