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七百八十八章 原来都是菜鸟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原来都是菜鸟

第七百八十八章 原来都是菜鸟

  周晓晓也听到了那一声怪叫,她抬起头来,一眼看到了那两个黑人以及他们手里的枪,不由得尖叫一声,飞快地闪到了杜晓远的身后,一只手还紧紧地拉着杜晓远的胳膊,似乎这样能给她以更多的安全感。

  杜晓远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瞬间就涌入了无数英雄形象:荆柯、霍去病、岳飞、文天祥、冷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在脸上挤出了一个国际通用版的人畜无害表情。

  “嗨!Hello!思密达……”

  他一边搜肠刮肚地寻找着友好的表示,一边向那两个黑人打着手势,表示自己是个良民,让对方不要伤害自己。他这些年与黑人打交道不少,公司的员工也有不少是黑人,所以他并不害怕对方的肤色,真正让他害怕的,是对方手里的枪。

  两个黑人看懂了杜晓远的意思,他们慢慢地走了过来,冲锋枪一直平端在手上,保持着对杜晓远和周晓晓二人的武力威慑。走到二人跟前时,其中一个黑人上下打量了杜晓远一番,然后用手指指他的口袋,嘴里蹦出了两个英文单词:

  “You,money!”

  杜晓远的英语不算好,但这个词他是能够听懂的。听到对方向他要钱,杜晓远的心踏实了许多。在这乱世之中,对方完全可以把他们俩打死,然后再从他们身上把钱搜走。既然是开口要钱,那就说明对方是两个有节操的劫匪,只图财,不害命。而杜晓远是非常乐于花钱免灾的。

  “哦哦,明白明白,Money是吧!都给你!”

  杜晓远丝毫没有耽搁,马上就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钱包,把一把钞票全拿出来,递给了对方。这些钞票正是北非国的货币,是杜晓远专门换了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的。

  对方接过钞票,把枪反背在身后,便急不可待地开始数了起来。杜晓远看着他脸上露出来的贪婪和满意的表情,不禁苦笑,看来,这厮是个新手啊,自己怕是他宰的第一头肥羊吧。

  那黑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可笑,他认真地数完了钱,扭头向依然端着枪的同伴说了几句什么,估计是汇报收获,又估计是在与对方商量是不是要放过杜晓远一行。那同伴听完,脸上也笑开了花,但旋即又摇摇头,用手指了指正躲在杜晓远身后的周晓晓。此前那黑人明白过来,也用手一指周晓晓,说了声:

  “It,Money!”

  这里该用“She”好不好!周晓晓在心里愤愤不平地嘟囔着,同时不等杜晓远向她示意,便不情不愿地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同样拿出钱来,却先交到了杜晓远的手上。她实在是不敢直接和对方打交道。

  杜晓远接过周晓晓递来的钱,递给面前的黑人,然后等待着对方点数。那黑人也的确没让杜晓远失望,果然把周晓晓的钱也数了一遍,又向同伴汇报了一次。

  看到对方把钱收好,杜晓远陪着笑脸,用英语夹杂着手势向那二人问道:“我们可以走了吧?”

  两个黑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端枪的那个正待点头,却突然看到了周晓晓的脸,他眼睛里冒出一股异样的光芒,接着便向杜晓远一指,喝道:“You,Go!”

  “好好!”

  杜晓远如蒙大赦,拉着周晓晓正欲离开,却听到那黑人又喊了一句:

  “It,No_Go!”

  “什么意思?”杜晓远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刹白,他回头看了周晓晓一眼,又看了看那黑人。那黑人也不多废话,只是把枪端起来,把枪口向杜晓远晃了晃,意思是如果杜晓远不扔下周晓晓一个人离开,那么他就要开枪了。

  周晓晓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抓着杜晓远胳膊的手攥得更紧了,似乎是害怕杜晓远真的会扔下她离开。杜晓远心中叫苦,但还在做着努力。他从自己手腕上摘下手表,又反过手去,迅速地从周晓晓的腕子上摘下了她的绅表,然后拿在手上,向两个黑人晃了晃,说了句“值很多Money”,便递了过去。他希望用这个举动向对方传达一个意思,那就是他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前提就是必须带着周晓晓一块离开。

  对方毫不客气地劈手夺过了两块手表,揣进兜里,嘴里依然是那句:

  “You,Go!It,No_Go!”

  杜晓远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对方,此时此刻,他能够做的只有张开双臂,把周晓晓挡在身后,然后用语法混乱的英语向对方喊道: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把她留下,请你们让我们一块离开,我可以把所有的钱和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你们!”

  这些话,对方也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压根就不想听。那端枪的黑人直接把枪口顶到了杜晓远的胸口上,手也扣在扳机上,做出了要击发的姿势。先前接钱的那位黑人则绕到杜晓远的身后,一把抓住了周晓晓的手,想把她从杜晓远身边拉开。

  “啊——”周晓晓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呼救:“杜总,救我!救我啊!”

  “你——”杜晓远扭头去看身后那黑人,面前的黑人把枪又往前顶了顶,戳得杜晓远胸口一阵剧痛。杜晓远回过头来,对着面前那黑人怒目而视,对方也同样向他递来一个凶恶的眼神。

  “喵的,你们太欺负人了!”

  杜晓远终于爆发了。他手往背后一摸,便抄出了一直掖在腰带上的那把长柄扳手。他握紧扳手,抡圆了照着面前那黑手的脑袋便砸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血光从那黑人的脑袋上飞溅开来,那黑人闷哼一声便栽倒了。那个正在拉扯周晓晓的黑人见此,嚎叫一声,便欲从背后拿枪。杜晓远哪会给他这个机会,抡着扳手又向他砸去。也不知道是杜晓远手上的扳手可怕,还是他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可怕,那黑人吓得怪叫连连,也顾不上拿枪了,拔腿便跑。

  “往哪跑!”

  杜晓远占了上风,哪肯罢休,他一哈腰,把先前被他砸倒的黑人手里的冲锋枪拎了起来,拉了一下枪栓,平端着便向那逃跑的黑人扫了一捘子。

  “嗒嗒嗒!”

  一阵枪声响起,逃跑的黑人咕咚一声就栽倒了。杜晓远几步冲上前去,见对方趴在地上直哼哼,身上却是一点伤痕也没有,合着是被枪声给吓破胆子了。

  喵的,就这素质,还学人家当劫匪呢,杜晓远在心里鄙夷地骂了一声。刚才他敢于在对方用枪指着自己胸口的情况下拿扳手反击,是因为他无意中发现,那厮手里的枪压根就没有打开保险,甚至也没有一点要随时打开保险的意识。

  杜晓远在学校的时候参加过军训,工作之后也曾和狐朋狗友们到公安的射击场去玩过枪,对于枪械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他知道怎么开枪,也知道一把没有打开保险的枪要完成击发需要多少时间,而这些时间足够他用扳手给对方开瓢了。

  他不知道的事情是,这两位黑人劫匪的确是第一次干这行,在今天之前,他们俩还是两个守法公民,属于那种连杀鸡都不敢的乖乖宝贝。北非政局动荡,各地的野心家都闻风而起,本地有一位政客便带人劫了军方的武器库,把武器拿出来分发给平民,这两个黑人就是这样弄到了枪。

  他们俩其实也没打算要当劫匪,只是带着枪出来显摆,无意中遇到了落单的杜晓远和周晓晓。见对方手里没有武器,又是一向被认为性格温和的东亚人,两个黑人便萌生了抢劫的念头。枪壮怂人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他们万万不该的是在抢到了钱之后,还生出了色胆,如果他们不觑觎周晓晓的美色,而是放杜晓远和周晓晓离开,也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了。

  “杜总,怎么样?”

  周晓晓此时也已经跑过来了,看到那黑人趴在地方直哼哼,她扭头向杜晓远问道。

  杜晓远皱起了眉头,低声地向周晓晓说道:“我没打中他,他是吓得摔倒了。”

  “现在怎么办?”周晓晓问。

  杜晓远说:“我们不能放他走,他万一还有同伙,我们放他走,他会带着同伙追上来的。”

  “可是……”周晓晓犹豫一下,说:“要不,我们把他绑起来,等有人发现他,再把他松开,我们已经走远了,就不怕他们追了。”

  杜晓远刚才也想过这个方案,但看了看那黑人孔武有力的身体,杜晓远便不敢上前了。万一自己上前绑他的时候,他突然反击,自己与周晓晓两个人加起来也不可能制住他,那么一切就都要反转了。

  通原老家的公路边上那些大标语是怎么写的?拦路抢劫,当场击毙,没错,就是这样。想到此处,杜晓远把心一横,轻声地向周晓晓吩咐了一声:

  “晓晓,转身,闭眼。”

  周晓晓不明就里,依言转过身去,同时闭上了眼睛。

  “嗒嗒嗒!”

  一阵枪声骤然响起,周晓晓下意识地睁开眼,转回身来,不由吓得花容失色。只见刚才还在地上如筛糠般颤抖的那个黑人,此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在他的身上,有十几个弹孔在汩汩地流着鲜血。

  “你……”周晓晓只说出了一个字,就瘫软下去了。杜晓远眼明手快,一把把她搂进了怀里。

  daguozhonggong/425172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