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七百八十九章 也不看你哥是干嘛的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也不看你哥是干嘛的

第七百八十九章 也不看你哥是干嘛的

  “杜总,怎么回事?咦,小周,小周怎么啦?”

  等在越野车边上的戴浩彬听到了树林那边传来的枪声,又怕又急,他对着对讲机拼命地呼叫杜晓远,却没有得到回答。好一会,就见杜晓远手里拎着两杆枪,背上还背着一人,从树林里狂奔出来。戴浩彬上前迎接,才发现杜晓远背的正是周晓晓。

  “她没事,吓着了!”

  杜晓远把周晓晓交给戴浩彬搀着,用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有那样的勇气和凶狠,能够对着一个大活人扣动枪机,把对方打成筛子。此外,背着瘫软的周晓晓一路跑回来,也远远超出了他的体力极限,或者换个说法,是唤醒了他潜在的体力极限。

  “血,好多血!”

  周晓晓倚在戴浩彬的胳膊上,余悸未消地喃喃念叨着。她抬头看了一眼杜晓远,突然又想起了刚才看到的画面,不由得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戴浩彬手足无措地向杜晓远问道,杜晓远这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人家姑娘看到他就恶心呢。

  杜晓远摇摇头,说:“现在没工夫解释了,快上车吧。万一刚才那两个劫匪还有同伙,大家一起围上来,咱们就完蛋了。”

  “劫匪!”戴浩彬一听,觉得自己的腿也有点不听使唤了。幸好,他还有一点自制力,于是赶紧半搀半拖地把周晓晓拉到了越野车上。杜晓远钻进驾驶室,启动油门,掉转车头便飞奔而走了。

  开出去一两公里,杜晓远心里踏实了一些,这才向戴浩彬说起了刚才的情景。他隐瞒了自己发现对方的枪没有拉保险这个细节,只说自己见到周晓晓有危险,于是不顾安危,迎着对方的枪口与对方搏斗,终于把一个黑人的脑袋打开了瓢,又抢了他的枪干掉了另一个黑人。

  “哇!耶!握草!”

  戴浩彬的嘴里不住地发出各种异样的声音,以此来表达对杜晓远的敬意。他自忖绝对没有胆量在胸口顶着一杆冲锋枪的情况下还与对方搏斗,但又觉得面对同伴女孩的危险,不可能袖手旁观。真遇到这种情况,自己该如何应对呢?呃,算了,还是尽量别遇到这种情况吧。

  “杜总,你刚才为什么要打死那个黑人啊?”

  周晓晓此时也已经缓过来了,此时怯怯地对杜晓远说道。

  她是亲眼目睹了杜晓远的英雄壮举的,一颗芳心早就粘在杜晓远身上了。

  此前在工地上的时候,杜晓远曾经用火辣辣的目光审视过她,还故意在她面前与其他人说起自己是金牌王老五。那时候,周晓晓对杜晓远是不屑一顾的,一个比自己大出十几岁的老男人,长得虽然还有几分帅气,据说也还有点钱,但岁数就是硬伤,自己除非是鬼迷了心窍才会考虑这桩叔侄恋。

  可到了这会,周晓晓的想法完全变了。她感觉到这样一个老男人或许正是自己所期待的,他的怀抱是那样温暖,他的后背是那样坚实,他的眼神是那样让人觉得安全。过去曾有一个闺蜜对她说过一个理念,如果有一个男人愿意为她而死,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值得托付终身的。

  刚才那会,人家把枪口都顶到杜晓远的胸口了,他还为了营救自己而与对方殊死搏斗,这算不算愿意为她而死呢?

  这是我的英雄,我愿意对他以身相许,周晓晓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现在唯一的心理障碍,就是不明白杜晓远最后为什么要开枪,难道他的基因里有一些暴戾的成分吗?

  “晓晓,你没注意到那个黑人的个头比我要大得多吗?”杜晓远开始解释起来,“我原来也想着把他绑起来就行了,可是,咱们俩谁去绑他呢?他的个头比我大,万一我上去绑他的时候,他把我制住了,再抢回枪来,咱们俩可就都没命了。我个人的安危也就罢了,如果害得你被人伤了一根毫毛,我可是万死莫辞啊。”

  “是吗?”周晓晓的脸一下子就热了,“原来……,杜总是担心我啊……”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戴浩彬赶紧把脸转向了窗外,懒得去看周晓晓那犯了花痴一般的表情。唉,工地上仅有的一棵好白菜,估计要被这个奸商拱了。可人家是实实在在拿命换来的艳遇,自己又有何话说呢。

  越野车一路疾驰,追赶着远去的卡车车队。照杜晓远的估计,他们耽误了这么多时间,卡车应当已经开出二三十公里了,自己追上车队,怎么也得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可没曾想,刚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远处的前方便出现了卡车队的影子,而且那些车已经停了下来,车上的工人们也都下车了。

  “怎么回事,老谭,老谭,你们怎么停下来了!”

  杜晓远把车开到跟前,从车窗探出头来大声地问道。

  “杜总回来了!”

  “小周,我看到小周在车里!”

  “太好了!”

  工人们一齐涌上前来,有人直接就伸手去拉车门,却没想过从外面根本就拉不开。杜晓远等人见状,从车里把车门推开了。一干人下得车来,马上就得到了热情的迎接。工程队里另外的几位女工扑上前,抱着周晓晓又哭又笑。那些男工则围着杜晓远和戴浩彬,询问具体情况。

  “先别忙,谭经理在哪,谁让你们停车的?”

  杜晓远没好气地打断了所有人的问话,气乎乎地吼道。经历过刚才那场生死搏斗,他的气场比先前大得多了。他现在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刚才那两个劫匪的同伴追上来,所以想着要赶紧赶路,走得越远就越安全。见车队居然停在这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杜总,我来了!”谭伟不知从哪钻了出来,没等杜晓远向他发飚,他又拉过来一人,说道:“杜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

  “妹夫,你怎么来了!”

  杜晓远眼睛一亮,一把就把那人的手给抓住了。原来,此人正是他的妹夫黄长锋,是在驻某国使馆当武官的。使馆官员代表的就是祖国,黄长锋出现,意味着自己这支逃难的车队已经安全了。

  “北非动荡,大使馆的同志紧急安排侨民和中资机构人员撤离。他们到姆布特电厂工地去接你们的时候,发现你们已经离开了,从你们留下的字条上知道你们是往阿瓦雷这个方向走的。也多亏你们及时离开,现在电厂工地附近已经成为交火区域了。”黄长锋向杜晓远介绍着情况。

  “那你是怎么来的?还有,你带了人过来没有?”杜晓远问。

  黄长锋说:“外交部给我们各个使馆都下了命令,要求我们派出人员到北非各个方向的边境上等候,准备迎接逃出来的中方人员。我听到消息,说你们这一路是往阿瓦雷方向来的,担心你们在路上遇到麻烦,就从阿瓦雷警方借了一批警察,入境前来迎接你们。反正现在北非的政局全部乱了,我们越境进来,也没人干涉。”

  “哈哈,关键时候,还是自己的妹夫可靠啊。”杜晓远笑着说。

  黄长锋说:“我刚刚迎上你们,就听你们那位谭经理说你回去接人去了,我正准备带一支队伍去迎你们。怎么样,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切,我能遇到什么麻烦,也不看你哥是干嘛的。”杜晓远牛哄哄地说,“就是路上遇到两个小毛贼,仗着自己手上有两杆破枪,想抢我们的东西。”

  “啊?”一旁的谭伟把嘴张得老大,这还不算麻烦?

  “然后呢?”黄长锋和谭伟同时问道。

  “我直接抄起一把扳手,把一个家伙给开了瓢。你是知道的,哥哥我擅长这个。另一个家伙想跑,被我抢了枪,把他给突突了。”杜晓远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的英雄事迹。这段经历,够他吹一辈子了。

  “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黄长锋傻眼了,饶是他见多识广,此时也不敢尽信杜晓远的话。徒手夺枪,干掉两个黑人歹徒,全身而退,这还是自己那个成天只知道混吃等死的大舅子吗?

  待到戴浩彬从越野车里把杜晓远缴获的两支冲锋枪拿出来的时候,黄长锋终于相信了。杜晓远还向众人展示了那把立下奇功的扳手,并扬言要把这把扳手保存下来,日后国家要建什么博物馆的时候,他再捐献出去。

  虽然与使馆的人员接上了头,但北非依然不是大家的久留之地。杜晓远有意要在妹夫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威风,当即下令各辆车清点人数,检查车况,然后继续出发。黄长锋知道杜晓远此时正处于极度刺激之后的亢奋状态,也不去打击他,只是带着自己借来的阿瓦雷警察部队,给卡车队殿后。

  一路上再没出什么变故,次日中午时分,杜晓远的越野车一马当先开进了兰巴图工业园,跟在越野车背后的,是十几辆浑身焊着钢板,堪比轻型坦克的大卡车。

  daguozhonggong/4251596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