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重工 第七百一十五章 去一趟非洲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去一趟非洲

第七百一十五章 去一趟非洲

        中国从80年代中期开始进行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的谈判,可直到90年代中期关贸总协定寿终正寝,谈判也没取得成果。随后,中国便转入了所谓“入世谈判”,也就是申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并在2001年12月11日正式加入了世贸组织,也就是人们日常说的wto。

        对于入世这件事,中国官方其实也是颇有一些忐忑的。加入世贸组织,将可以极大地减少中国商品出口的障碍,对于蓬勃发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无疑会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但同时,入世承诺也使中国相对比较幼稚的装备制造业、金融业等面临国外的竞争压力,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全面崩溃,最终使中国沦为只能依靠低端产业生存的失败国家。“拉美化”这个词,很长时间都是中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成为大小公知们诅咒中国的时候必须挂在嘴边的惯用语。

        不过,如果站在一名穿越者的角度来看,就会发现当年的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入世20年,中国的装备制造业非但没有在国外同行的冲击下溃不成军,反而是在激烈的竞争中愈战愈勇,许多个领域都冲到世界前列,以至于大洋彼岸的大统领听到“2025”这个数字都吓得夜不能寐,费尽心机想让中国把这个2025计划废止掉,这当然就是后话了。

        王伟龙不是穿越者,但他对冯啸辰的预言一向是有几分信任的。他点点头,说:“小冯,这些年你一直催着我们罗冶要加快吸收引进技术,又逼着我们把好不容易赚来的钱投进去开发新技术。说真的,厂领导和中层干部里对你说三道四的人可真不少呢,可现在回头看看那些因为缺乏核心技术而濒临破产的同行,再想想入世以后的恶劣环境,大家又都忍不住夸你有远见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永远都不过时。”冯啸辰说,“像罗冶这种大型企业,过去的日子过得很滋润,但那是建立在国家保护的基础上的,现在搞市场经济,未来我们还要加入wto,一边是民营企业要挤你的空间,另一边是国外大公司要占你的市场,你如果不练好内功,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没错,没错。”王伟龙连声附和,接着便想起了自己此行的正事,说道:“对了,小冯,我这次来,是想邀请你跟我一道去加贝国走一趟,我们为皮特西格铁矿制造的第二批自卸车,马上就要运到皮特西格铁矿了,加贝国工业部打算搞一次接收仪式,时间就在下个月的10号左右,主要也是庆祝双方合作成功的意思。我们厂党委开会讨论,觉得如果能请你冯总去出席这个仪式,对于罗冶将是莫大的光荣。这不,我就受厂党委的派遣,专程来向你送请柬了,不知道冯总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拨冗去一趟非洲。”

        “去非洲参加接车仪式?”冯啸辰一怔,随即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王伟龙,问道:“老王,你还有其他的话没有说出来吧?”

        皮特西格铁矿是由中国与加贝国合资开发的,中方出资的方式就是提供各种矿山装备,包括罗冶的自卸车、林重的挖掘机以及其他一些企业提供的其他矿山设备。采购这些装备的资金来自于国内的各家钢铁厂,它们也因提供了这些资金而成为皮特西格铁矿的股东。

        中方提供的第一批设备运抵矿山投入使用之后,矿山的产能得到了飞跃般的提升,所生产出来的铁矿石大部分运往中国,换成了中国出产的各种工业装备和日用消费品,促进了加贝国的工业化,也提高了加贝国百姓的生活水平。可以说,这正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加贝国政府尝到甜头,决定加大与中国的合作,罗冶的第二批自卸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运往加贝国的。王伟龙说的这个接收设备仪式,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了庆祝这些设备的到达,更重要的是宣告加贝国与中国在铁矿开发上的进一步合作。冯啸辰早就知道这件事,但因为事情与他距离太远,所以他并未想过要去出席这个仪式。

        对于罗冶来说,仅仅因为一个接车仪式就请冯啸辰飞几万公里去一趟非洲,也的确属于小题大做。考虑到冯啸辰目前的职位,罗冶提出这样的要求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孟浪的。王伟龙和罗冶的一干厂领导都是建国后成精的官场老手,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呢?很明显,他们请冯啸辰去非洲的目的绝不仅仅在于此,而是有其他的原因。

        听冯啸辰一语道破天机,王伟龙尴尬地笑了,他说:“我就知道啥事都瞒不过你冯总的一双慧眼。坦白说吧,这一次的接车仪式,应我们的强烈要求,加贝国工业部会邀请周围十几个国家的工业部官员和矿产公司高管前往观摩,我们和林重他们几家的想法是打算在这次仪式上发展出更多的客户。不过,我和林重的老刘讨论过,我们一致认为只有请冯总你去坐镇,我们才有说服其他客户的底气。今天是我过来给你送请柬,如果我没猜错,最迟到明天,刘旺甚至沈金宝估计就会来请你了。”

        他说的刘旺,是林北重机的副厂长,也是两年前带队去过慕尼黑工程机械展会的。至于沈金宝,则是林重的一把手,与冯啸辰也颇为熟悉。尽管装备工业公司与罗冶、林重等一干国有大型装备企业是同样级别的,但大家还是默认装备公司是各企业的上级单位,遇到麻烦事就要请装备公司出面解决。当然,经贸委当初成立装备公司,本身也是为了接替重装办的职责,所以对装备公司的确有协调、组织重大装备研发方面的授权,装备公司帮各企业跑腿,也是职责所在。

        听明白罗冶的真实用意,冯啸辰呵呵地笑了。他起身按了一下桌上的电铃按钮,刚刚回避出去的秘书蒙洋应声而入。冯啸辰向蒙洋问道:“小蒙,你帮我看看,下个月10号前后有什么安排,如果不重要的话,我可能要随王总他们去一趟非洲,前后估计……”

        “最多就是一星期。”王伟龙赶紧声明道。

        冯啸辰看了王伟龙一眼,假装不悦地说:“我好不容易去一趟非洲,难道就光是为你们站台的?就不兴我去走亲访友、游山玩水?”

        “呃……那我就管不着了。”王伟龙悻悻地说。

        冯啸辰于是继续向蒙洋说:“时间估计半个月左右吧,你想办法安排一下。”

        蒙洋答应一声,回自己的小办公室安排日程去了。冯啸辰与王伟龙是多年的朋友,他们见面聊的事情往往亦公亦私,所以每次王伟龙来的时候,蒙洋一般都是要选择回避的,只有在冯啸辰叫他的时候才进来。

        看蒙洋离开,王伟龙回转头,笑着对冯啸辰问:“小冯,你真的要在非洲走亲访友,你在那边熟人很多吗?”

        冯啸辰说:“我亲叔叔就在非洲工作,你不知道吗?”

        “有这样的事?”王伟龙显出十分好奇的样子,想了想,又说:“嗯,倒是好像听人说起过这件事,不过细节就不太了解了。”

        “我也不太了解。他是军工系统的,在那边的工作也属于军事秘密,我一向不便打听的。”冯啸辰敷衍道。其实冯飞在非洲的具体工作,冯啸辰是知道的,只是这种事情也没必要向外人多说了。他岔开话题,说:

        “走亲访友当然是说笑的,你们的邀请给了我一个启发,那就是我也的确得到非洲去走一趟了,推销一下咱们搞的各种装备,而不仅仅限于你们那些矿山装备。非洲各国的工业基础都很薄弱,正需要先进并且廉价的工业装备,咱们可以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先占领非洲市场,然后再推广到拉美和亚洲市场,最后才是去掏西方列强的老窝,抢他们本土的市场。去年我们在非洲建了三个售后服务中心,据报上来的资料说,几个中心的业务开展得非常好,但我没有亲眼看到,总是有点不太踏实的,借这次机会,我正好去实地观摩一下。”

        “原来如此,估计冯总你自己也早就有去非洲的打算了吧,借着这个机会顺水推舟,倒让我和刘旺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王伟龙假装委屈地说。

        冯啸辰笑着说:“既然王总这样说,那我往返非洲的差旅费,就在装备公司报销好了,绝不占你们一分钱的便宜。”

        “那可不行!”王伟龙像是被人抢了钱一般急眼了,“既然是我们邀请你去的,那么机票、食宿、吃饭,当然是我们罗冶和林重全包了,你如果敢在装备公司报销,那就是看不起人,以后也别来我们这里了。”

        “你这不是强迫牛头喝水吗?”

        “我们只是不想让别人笑话我们抠门。”

        “老王,你变了。”

        “哈哈,是你冯总变了。”

        “是变了,都老喽!”

        “说哪的话呢?是我老王老了,你冯总还是年富力强,是一朵花呢……”

  daguozhonggong/102534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