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维术士 第1510节 邀请者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超维术士 > 第1510节 邀请者

第1510节 邀请者

  在卡佛莲视野之外。

  一道看似无状的水流,顺着波浪向着街尾的方向翻腾而去。

  这道水流正是魔术师所化,在明知很难敌的情况下,若是还与卡佛莲僵持,那她今天说不定就真的交代在这了。所以,她让咕嘟制造一场大混乱,趁着这场混乱的发生,偷偷的逃走了。

  按照她的设想,身后的混乱在短时间内很难结束,只要她趁此机会,跟着浪潮往下,应该很快就能离开这片街区。到时候,改换一下形象,先回去找导师摆平这场骚乱,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不过,就在魔术师跟着浪潮就要离开街区的时候。

  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就站在水底。

  周围狂躁的急流,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站立,就像是砥柱一般,静静的扎根于此。

  因为急流里有太多的碎片泥土混杂,魔术师只能隐隐看到他的打扮,似乎有点传统贵族的风格,至于长相……她看的不太清晰。

  不是因为水下泥沙的遮掩,单纯是因为对方的脸部,似乎遮掩了一层薄薄的幻术能量。她能看到的,仅仅是一片混沌的迷雾。

  本来,魔术师并不打算节外生枝,也没想过去理会这个在水底不动的怪人。

  可是,就在她准备绕过他,他身上有一道波动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道波动极为隐蔽。若非对方处于水下,且周围的水都在她的掌控中,说不定她就忽略掉了这道波动。

  当她感觉到这道波动时,眼睛倏地一亮。

  这是一股带着情绪力场的波动,虽然它的波动非常的轻微,近乎于无,但她依旧感觉到了,如果将这股波动释放出来,里面蕴含的情感力量会多么的充沛,令人着迷。

  作为一个喜爱收集情感之物的人,辅一感知到,心下立刻火热起来。

  她仔细的看了看,注意到这种波动来自对方胸口的衣兜。

  想来,应该是一件很特殊的物件。要不然,也不会贴身的放在胸兜里。

  越是特殊,越发重要;越是重要,她就越喜欢。

  就像她「借」走艾伦的割兽刀一样。虽然割兽刀上沉淀的情感太过尖锐暴戾,但艾伦对割兽刀的喜爱,为她增添了借刀的理由。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只是想,借来看看。”她内心中升起这个念头,至于借了以后还不还,那还需要问吗?

  不过在借之前,她也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实力,身上虽然有点能量波动,但并不强大。想来,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学徒。

  想到这,她决定动手了。

  她现在化为了水流,只需要加大水流的冲击力,到时候伸出手就能从他胸兜里将物件拿出来,就算对方发现不见了,估计也只以为是水流太湍急的缘故,不会发现是被她拿走的。

  “完美的计划!而且,这简直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她带着期待与兴奋的心情,缓缓的靠近那人。

  对方果然毫无察觉。

  她心中一喜,湍急的水流中伸出一只隐形的手,慢慢的探入他的胸兜。

  她摸到了,一个形状不规则的物件,她立刻将东西一捞,也不看具体是什么东西,飞快的化为流波,摇摆着向远方游荡而去。

  然而,就在她准备逃离的时候,突然,她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只眼睛。

  当眼睛出现的一刹那,周围的水流声停止了,混乱的水底世界变为了一片黑暗。她的视野里,只有这只眼睛。

  眼睛巨大无比,静静的注视着她。

  她的思维突然静止住了,就像有一个漩涡,将她拉进了一片宁静的黑暗世界。

  这个过程,在魔术师看来,非常的短暂。

  可当她从混沌中苏醒时,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水,她还呆呆的站在街尾,她的身周围满了人,每一个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瞪着她……

  ……

  安格尔走在芒士魔材街。周围人烟很少,街道上安静的过分。

  因为就在相邻的街道上,发生了洪水大乱,芒士魔材街的人要么去看热闹了,要么担心被牵连,避之唯恐不及,这才导致了芒士魔材街空空如也的情况。

  没有人流的遮掩,安格尔很快就来到了指甲炼金屋。

  按照规矩,他应该要先回答香木傀儡的问题,然后才能进入店内。

  不过,今日当他来到店门口的时候,香木傀儡什么也没问,直接就将大门敞开,示意安格尔进入。

  “正式巫师不用经过测试,就可以进入店内。”这是香木傀儡的回答。

  少了一道流程,倒是省了心力。

  走进炼金屋后,安格尔注意到,里面非常的冷清,他以往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有炼金学徒在激烈的讨论,这么冷清的情况还是他来指甲炼金店头一次看到。

  “因为都去抢课了。”这时,一道嘶哑苍老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安格尔回头看去,却见一个穿着梳理的干净整洁的低矮老太,站在他的身后,正静静的看着他。

  那一头孔雀开屏的发饰,以及由艳丽指甲构成的孔雀翎羽,已经表明了她的身份。

  正是这家炼金店的主人,也是邀请安格尔来的人。

  “婆婆,午安。”安格尔挽了一礼。

  指甲婆婆深深的打量了安格尔一眼,最后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真理的天空》记载的没错,你果然已经跨过了大壁障,成为了正式巫师。”

  “一点点运气和侥幸。”

  “在实力为上的巫师界,自谦可算不上一种美德。”指甲婆婆顿了顿:“不管你是如何晋级的,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安格尔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多说,而是询问起之前指甲婆婆所说的“抢课”。

  “为什么会抢课?因为研发院的一位成员回来了啊……”

  简而言之,一位研发院成员返回了天空机械城,因为接下来她打算闭关一段时间,需要用积分换取一些珍贵材料的购买权,可积分却差了一些,于是接了一个授课的任务赚取积分。

  每一个炼金术士对于授课,都有不同的要求。

  尤其是对听课之人的限制,更是很多。有的限制实力,不达某个境界不可听课;有的限制流派,流派之争本来在炼金界就已经赤裸的摆在台面上;还有的对流派和境界都不限制,但是这不意味着好事,说不定他会限制人数。

  据说,有一些炼金术士极其厌恶喧哗与吵闹,每一次授课,只准很少的人进入课堂。

  这种限制人数的授课,就会导致一个现象:抢课。

  只有抢到听课权的人,才能进入课堂。

  这一回,这位研发院的成员,就有这个规矩,她不在意你是金石学亦或者药剂学,不在意你是范德瓦力流派还是吉普赛流派,也不在意你是人非人、实力高低,但她对听课人数却有限制,不得超过五十人。

  以往,普通的炼金术士去授课,抢课的人都疯狂了。更何况,这一次授课的可是研发院的成员。

  于是,平日里在这里争论炼金问题的学徒,一股脑全都跑去机械城的反面城区抢课去了。

  这才导致了指甲炼金屋今日没人在此。

  听完指甲婆婆的述说,安格尔有些好奇的问道:“授课的人是谁?”

  会是上回在见证仪式上看到的过的那些人中的其一吗?

  指甲婆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你收到邀请函了吧?是不是觉得很疑惑,为何我会邀请你过来?”

  安格尔点点头。

  “很正常,因为这张邀请函不是我写的,不过我同意她使用我的名义罢了。”指甲婆婆走到一旁,轻轻敲了敲墙上的壁画,随着咔咔的声响,壁画慢慢的化为虚幻,露出了一条蜿蜒向上的楼梯。

  “你不是好奇是谁授课的吗?”指甲婆婆顿了顿:“授课之人,就是真正邀请你过来的人。”

  “跟我来吧,她在楼上等你。”

  在踏上楼梯时,指甲婆婆轻声道:“希望你不要觉得婆婆唐突。”

  安格尔摇摇头:“不会。”且不说是不是指甲婆婆邀请,只要是研发院成员的邀请,除非是如东菈这种疯子,安格尔基本都不会拒绝。

  而安格尔也相信,指甲婆婆应该不可能会授意,让东菈一流的人,使用她的名义去发邀请函。

  “她在研发院里,是为人最为温和的中性派。成员中无论是激进的,亦或者保守的,都与她关系不错。”指甲婆婆的言下之意,与此人缔结友谊,绝不会错。

  而安格尔听着指甲婆婆的述说,心中已经知道她说的人是谁了。

  上次见证仪式过后,米多拉也和安格尔聊了一些关于研发院成员的事,其中特别提到了一个人。

  米多拉对她的评价非常之高,也很建议安格尔与此人结交。

  不过那时安格尔要去黑城堡,且那人当时也不在天空机械城,于是就错过了,安格尔与她并没有交集。

  不过这回她会主动邀请自己,这却是让安格尔有些意外。

  “说起来,她这次特意回到天空机械城来做研究,还与你有些关系。”

  与我有关?

  安格尔本来还想询问指甲婆婆具体的缘故,可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间大厅的外面,从帷幔的缝隙中,隐隐可以闻到内里飘散出来的雅致香风。

  指甲婆婆指着大厅,说道:“到了。”

  chaoweishushi/4466464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