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生在都市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开除!处分!(7) - 着笔中文网
着笔中文网 > 超级医生在都市 >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开除!处分!(7)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开除!处分!(7)

  (先来一发!)
  ————————————
  说叶修不学无术?
    如果以叶修的医术水平都算不学无术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有术的人吗?
    包括坐在会议室的这些人,有哪个是有术的?
    人品败坏?
    更是纯粹的扯蛋!
    钟飞宇和叶修接触的时间是不多,是不算特别了解,但是有些东西,是可以通过一些细节判出来的!
    为了救人,叶修连命都可以不要,拼了命都要使出还没有完全掌握的针法!
    这样的人,人品会坏到哪去?
    他倒想看看,这个陈副院长是怎么给叶修下那几个罪名的。
    “这……中医内科的医生向我投诉的,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向我投诉,好几个医生都向我投诉!”
    陈副院长呛了一下,他还真没有什么真正的证据,他的那些信息,主要就是中医内科的那些人的投诉,以及他那个外甥和他讲的。
    他的心中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但他还是没有想太多,他的那个外甥,虽然偶尔有些不靠谱的时候,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挺靠谱的,而且这事也不是他外甥一个人说的,是好几个人向他反映的。
    “另外,关于叶修为了替自己抬哄名气,弄虚作假,找人送锦旗的事情,是很多医生和护士都有目共睹的,在座的很多同仁也都知道这个事情。”
    叶修找人送锦旗的事情,也是他的一个底气所在。
    同时也是他当时之所以会那么相信他那个外甥所说的话语的原因所在。
    “因为有人向你投诉,因为人多,所以你就信了他们的话?”
    钟飞宇直接被陈副院长的话给气乐了,“你就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现在我也听到了很多人说你陈副院长贪污受贿,我是不是应该要把你给撤了?”
    越说,钟飞宇便越气,他当初怎么会相信这个陈副院长的?怎么会对这个家伙委以重任的?
    “钟院长……”
    陈副院长的脸色都涨红了起来,他开声便准备继续为自己辩解一下,但他还没有说话,便被钟飞宇打断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投诉叶修,我也不知道是谁向你投诉的,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凡事要讲证据!他们投诉说叶修医德败坏,好,那把证据交上来啊,他们投诉叶修医术不好,把证据交上来啊!”
    “我们医院,不是搞个人主观一言堂的地方,我们是讲规矩,讲道理,讲证据的地方!”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投诉的事情真的是对的,真的是有证据的,我们医院是不是要走一遍程序?是不是要进行一番严格的调查,是不是要给那个人一个辩解的机会!”
    
    “你连调查都没有,也没有去问一下当事人具体情况,你就敢直接把人给开除了!”
    “我就问你,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给你的这么大的权力?”
    钟飞宇怒目圆睁,向陈副院长发出一个又一个的质问,他的语气,一句比一句严厉,他的质问和用词,也一句比一句严厉。
    “你说叶修找人送锦旗的事情是在座的各位全都知道的事,是有目共睹的事
  实,我倒想要问一下在座的各位领导们,你们都是在哪看到叶修找人送锦旗的?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叶修找人送锦旗的?你们谁敢站起来拍胸脯说,以你们的人格向我保证,这件事情就是真的,你们有确凿的证据,有录音有录像,有人证有物证?”
    陈副院长的脸色涨得通红,他想要开口辩解一下,但是却发现,面对钟飞宇的质问,他竟然无从开口,钟飞宇所问的这些问题,他一个也没法回答!
    而看着钟院长那一副仿佛要杀人般的眼神,坐在会议室最末尾的曾豪,脸色直接便变得惨白得毫无血色。
    在会议一开始,钟飞宇开口的一刻,他便隐隐感觉不妙了。
    待到确定钟飞宇今天这个会议,真的是为了叶修的事情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已经苍白了。
    而现在这一刻,当他清晰地感受着钟飞宇的怒火,他更是连心神都彻底地颤栗了。
    他就算是再蠢,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这件事情要不妙了。
    他也不会愚蠢到认为,这件事情是陈副院长下命令的,他曾豪只是执行者,上面有陈副院长在前面顶着,他曾豪就能够安然无事,在潘晓明面前他可以用这样的说辞去和潘晓明这么推托,但是在常务会议上说?在钟飞宇和一众医院领导们面前这么说?那就是真正找死!
    你曾豪是医院的人事处长,还是陈副院长的人事处长?
    所以,这件事情如果确定出了问题的话,那么他作为直接的执行者,作为人事部门的领导,是无论如何脱不了关系的,他曾豪是肯定是要担责的!
    早知道这个叶修来头这么大,事情这么麻烦的话,就稍微推托一下好了!
    稍微推找一下,哪怕只是推个一两天也可以呀。
    曾豪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懊悔。
    当时陈副院长让他做这个事情,他觉得这只是一个小事,无关紧要,就答应直接处理了。
    陈副院长算是他的恩人,他今日的这个职位是陈副院长提议的,而且陈副院长现在正如日中天,很多声音都说钟飞宇以后退休的话,可能会是陈副院长接班,他也希望能够卖陈副院长一个人情,和陈副院长的关系更加亲密一些。
    却没想到,这个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个人情,会搞来这么大的麻烦……
    那边潘晓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这边钟飞宇又发飙了……
    “钟院长,那个叶修才到医院工作不到半个月,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就收到四面锦旗,这有些不可能吧,这件事情不用查也肯定是真的了吧。”
    一个和陈副院长关系比较亲密的领导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站出来道。
    “是呀,吴老和秦老位大国手医术那么高超,而且医德高尚,这么多年一直妙手仁心,治病救人,他们的最高记录才一天两面锦旗呢,难道说这个叶修的医术比吴老他们还高超不成?”
    有人带头开了口,就有其他人敢说话了。
    有人直接拿出了吴老和秦老两人最高记录一天收两面锦旗的事情。
    这个的话一出口,其他在座的那些领导们也都一副深以为然的神色,全都附和着点起了头来,他们都对这个观点非常认同,都觉得钟飞宇提出的这个问题是不需要论证的,是明摆着的。
    这就是他们这些人直接开除叶修的理由?
    这就是他们觉得不需要调查的理由?
    因为吴老和秦老的最高记录是一天两面锦旗,所以有人超过了两面,就一定是作弊?
    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他们哪来的这么大勇气?
    是谁告诉他们,收到的锦旗比吴老和秦老多,就是医术超过了吴老和秦老了?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而且,是谁告诉他们,别人就不可以比吴老和秦老高明了?
    钟飞宇听着他们的论调,看着他们还一副理直气壮,理所应当的样子,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他的目光望着那个开声说话的人,就要开口说话了,就要准备好好和那个人说道说道,但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一个声音已经先响了起来。
    “他为什么不能比我和秦老高明?”
    会议室的门,被推了开来,一脸杀气腾腾的吴老大步地迈了进来。
    “吴老!”
    会议室中,一众领导们看着推门而入,杀气腾腾的吴老,全都惊了一下,一个个连忙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在吴老面前,他们是不敢有半点放肆的。
    吴老虽然不是医院领导,也从未当过医院的重要领导,但是吴老在附属医院的地位,却是绝对不容置疑的。
    吴老可是附属医院这么多年的金字招牌,是享受国家津贴的专家,是中医针灸界的泰斗级大师,在全国拥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的。
    更为重要的是,吴老为附属医院的名誉,以及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他们这些人无法比拟的。
    这几十年附属医院的发展之中,所有人一致公认的作出了最大贡献人物有两个,一个是秦汉民,另一个便是吴老!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吴老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钟飞宇也没想到吴老会出现,看到吴老的身形出现也同样吃了一惊,在吃惊之余,他也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向吴老打了个招呼。
    面对这些人的招呼,吴老一刻平日慈眉善目的神态,一张脸沉得有如墨水一般,他的目光扫视着会议室的一圈人,语气严厉地道,“刚才的那番话是谁说的?站出来告诉我,为什么叶修的医术就不能够比我和秦老高明?”
    这……
    吴老这是怎么回事?
    一众领导们面面相觑了一下,一个个眼里全都露出了茫然和困惑的神色。
    他们都不明白,吴老为什么要发飙。
    他们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比吴老和秦老高明嘛。
    吴老这问题不是在抬扛么!
    但这些话语,他们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最少是不敢在这个时候说的,只要不是个白痴,全都看得出来吴老此刻正处在发飙的状态中。
    这个时候选择去顶嘴,那不是找死嘛!
    万一把吴老气坏了怎么办?
    吴老这样的国宝级人物出了事情,回头谁负得起这种责任?
    不能顶嘴和说话,他们便全都识趣地选择低下头,不说话,反正吴老是前辈,吴老的心情不好,那就让吴老骂一顿,让吴老发泄一下好了,反正被前辈骂一顿又不丢人,也不会损失什么。

  chaojiyishengzaidoushi/40120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
,